人人看人人探人人添

      时间转眼既过,此时俩人刚吃过晚饭,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节目,此껽时电视里的正播放着,海绵宝宝,叶秋看到这个电视节目,那叫一个头疼啊!

      于是叶秋就对林馨儿笑道:馨儿姐姐!我出去玩会,你先在家里看电视吧!

      切!你个臭小子!你不就是闲老娘看的动画幼稚吗!说那么多干什么啊!不想看就直说吗휱!叶秋畽话毕,林馨儿就撇了撇嘴道!林馨儿说完,又看了看此刻,叶秋那为难的脸色,于是又道:行了!别为难了,你想出去玩,就出去玩会吧!不过记得早去早回啊!

      叶秋听到林馨儿的话,立马欣喜的说道:好的馨儿姐!我샺知道了,我一定早去早回!

      臭小子!你就那么高兴吗!林馨儿看到叶秋的模样,立马又不满的说道!林馨儿说完,就看到叶秋的脸色又苦了下来,于是又道:行了!你快出去吧!

      林馨儿话毕,叶秋就笑道:好的馨儿姐!那我出去了!

      叶秋说完,林馨儿就点了点头以示回应,接着叶秋离开了家里,来到外面以后,他就在街道上散着步,很快叶秋就来到了一家ktv的门外,来到这里叶秋就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三个年轻的小孩,正和六七个人对峙着,那些人看起来有点像流氓混混。

      这时其中一个小女孩道:喂!윞你们这帮臭流氓,快给老娘滚开,不然到时候我告诉我爸楺爸,让他收拾你们!

      小女孩的话一说完,那边的其中一个红发流氓就说道:你个死丫头片子,你还有理了来我们这里玩,居然还敢闹事,我看你是屁股痒了!想找打!

      这时三个小孩中竤的另一个女孩不满的道:喂!臭流氓!你怎么说话呢!你知不知道我们是谁?不就是砸了你们几个酒瓶子䶥吗?还没完没了了,真是小气!

      这时红发流氓对其他流氓道:兄弟们!别跟这几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废话了,先把他们抓回去再说吧!

      ┗其他流氓也符合道:对!我看也得这么干,要不然他们就不知道我们的厉害!

      几人商量完以后就准备动手了,而这边的三个小孩也慌了起来,都在往后退着,这时第一个说话的女孩,对三人中唯一的一个男孩道:陈太忠!你快去把他们打跑啊!你可是男人啊,难道让我们俩个女孩上吗?

      陈太忠道:我艘说刘晓艳,他们可都是流氓啊!你让我上去不是让我挨打吗!我才不去呢!

      而另一个女孩则怒道:死大头!你还是不是男人了啊?难道让我们俩被他们抓起来吗?

      这时的第一个说话的流氓又道涕:行了!你们不用再挣了,今天你们谁也똞跑不了!

      他们之间的对话全部落入了叶秋的耳中,叶秋打算帮一下这几个小孩,于是就快步的走了过去!

      很快叶秋就来到了几个小孩的身边,众人看到叶秋来这边,心中都很差异,这时

      叶秋对几个流氓笑道:几位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何必为难几个孩子呢?

      红发流氓:小屁孩!这里没你的事,滚一边去,自己的毛还没长齐呢,还说别人是孩子!

      叶秋摇了摇头道:抱歉!今天没有我的允许,你们就不能动这几个小孩!

      叶秋的话一出,这边的三人都老着他,刘晓艳刚想开口,

      红毛流氓就先开口道:呦呵!还来个不怕死的呢!行!哥几个成全你!接着红毛流氓就对他身后的俩人道:你们去给我把这小子爆打一顿,让他知道知道什么퓾叫天高地厚!

      红毛流氓的话说完,俩ᕫ个流氓就向叶¶秋㽬走去,到了叶秋ꉜ身边,其中一个立马扬起拳头打向叶秋,而叶秋则是잠直接抓住他的拳头!微微一用力!这个男的就疼得直叫了!

      另一个男的Ы看同伴被制服,也同样扬起拳头要打叶秋,叶秋注意到他的动作,直接一用力讲抓住拳头这个流氓,甩了出去砸在他的身上,接着俩人就໑向着侧面飞了出去,

      这时刘晓艳兴奋道ⶉ:大哥哥!好厉害!打死这些臭流氓!

      而另一个女孩也道:对!大哥哥!不要放过他们,全都给他们打的生活不能自理!

      叶秋听了俩个女孩的话,一头黑线,同ຢ时他的心里也道:这是谁家的熊孩子啊!也不知道他们的爹妈怎么管教的他们!

      ꞵ这时红发流氓道:草!还是个高手嘞!说着他就从兜里拿出了一把刀,ᗯ又对身边的人道:兄弟们!都拿出武器来,给我放到他!

      接着剩下的几个流氓儂都拿出了刀子,向叶秋冲了过来, 艳

      这时刘晓艳紧张的提醒道:大哥哥!你要小心啊

      而红毛这边的几人,都已经冲到了叶秋面前,叶秋快速的闪动起来,

      砰砰砰!所有流氓都飞了出去,倒在了地上,唯独红毛没有倒下,红毛看到所有人都倒下了,心里有些慌了,不过他还是拿起刀子一刀刺向叶秋。

      当刀子来到林萧面前时,林萧只是抬起手俩跟手指轻轻的夹住刀子,接着一用力刀子就断了,然后叶秋抬起一脚讲红毛踹飞!

      看到这副景象的三个小孩,那个男孩还好,俩个女孩立马兴奋起来了,于是刘晓艳率先喊道:大哥哥!好厉害!不要放过他们,继续打!打死他们!让他们生活不能自理!

      而另一个女孩也道:对!把他们都打的扁扁的,让他们下辈子做轮椅去吧!

      叶秋听到俩个女孩的话,一阵无语同时心里道:这俩个熊孩子⣙,真是够狠的啊!

      庅这个时候另一个男孩走到叶秋身边对林萧道:兄弟!谢谢你了!

      ⅛叶秋笑了笑道:不用客气!

      俩个女孩看男孩道谢,也走了过来,而那个不知姓名的女⪯孩,走过来的同时,还挽主叶秋的胳膊对男孩道:陈太忠!你个胆小鬼!看看人諽家,

       刘晓艳也道:对!你看看人家大哥哥多勇敢,你在看看你!

      叶秋这时为铜他解围道:好了!既然你们ꇫ没事了!我就回去了,你们几个自己去玩吧!

      俩个女孩听了叶秋的话,立马不答应了,这时

      刘晓艳道:那怎么行呢!大哥哥你刚刚救了我们,我们怎么着也要感谢你一下啊!

      另一个女孩也道:对啊!大뿂哥哥!不如这样吧!我们去喝酒怎䂤么样?

      叶秋听了她的建议就想起了红毛的话,心里道:看来人家说的也没错啊!这俩个熊孩子真是该打了!而且还是得吊起来打的那种,不然不长记性啊!

      接着叶秋就道:还是算了吧!我不喜欢喝酒!

      刘晓艳道:那大哥哥你怎么也要把我们送回家낳把!你看我们刚刚差点被流氓欺负了,㜆你总不能看着不管吧!

      另一个女孩也道:是啊大哥哥!而且你的武功那么好,一定是一位大侠了,身为大侠怎么能见死不救呢?

      叶秋彻底无语了,他知道自己一定说不过这俩个熊孩子,于是

      叶秋道:好吧!那我就㼊送你们回家吧!接着几人就打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这里,在众人离开这里之前,都留下了彼此的联系方式。

      留完联系方式不久蕷,车子就来到了一栋别墅门䜪前,妙接着几人就下了车,这时

      孙艳艳道:大哥哥!这里就是我家了,我这就去按门铃!

      林萧点了点头道:好!

      孙艳艳走到别墅门前按响了门铃,不一会门就被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美妇,中年美妇看到叶秋很是惊讶,而叶秋看到她也很惊讶!

      俩人同时惊呼道:小伙子!吕老板!

      三个小孩看到俩人的表情,立马明白过来了,刘晓艳惊奇裟道:༻大哥哥!你认识我妈妈啊?

      叶秋心里惊讶,不过他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接着叶秋又继续问道:吕老板!这里是你家啊?还有刘晓艳是您的女儿啊?

      是啊!小伙子!叶秋髏问完躳,吕老板就回应道!接着吕老板又不解的问道:小伙子!你怎么会跟我女儿她们认识呢?还有你们怎么会一起来我家呢?你们这是去哪里玩了吗?

      叶秋刚想说话,这边的刘晓艳立马打断他忿,同时笑道:哎呀!老妈!我们就是那么棸认识的呗!总之一言难尽啦!你赶快让我们进屋去吧,这个以后再说好不好嘛?

      吕老板听到孙艳艳的话,立马明白过来,八成是自己这个女儿有事瞒着自己了,于是严肃对孙艳艳问道:死丫头!你是不是又闯祸了!

      刘晓艳看到老妈的表情,心里想道:坏了!回来的时候忘记跟大哥哥串口供了,这下要是露馅了,老妈又要没完没了了!到时候估计烦都烦死了!

      吕老板看到孙艳艳的迟疑,立岿马问叶秋道:小伙子!你告诉阿姨,这几个孩子是不是闯了什么祸?

      叶秋刚想说话,可是ꦗ他还没开口刘晓艳又打断道:哎呀老妈!你看我能闯什么祸啊!我们还是赶紧进屋把!你总不能让人家都在外面站着吧!

      吕老板想了想,也觉得刘晓艳说的有道理,于是对林萧道:小伙子!你们都进屋把!一会你跟我说一下你们都去哪玩了!吕老板说完就转身进는屋了,叶秋等人也跟在她的身后!

      刘晓艳和另一个女孩听到吕老板的话,心理都开始忐忑起来了,于是马上就对叶秋使眼色!

      叶秋看了她们的表情,心理一阵无语,同时想道:你们对我使眼色有什么用啊!难道싊我还能帮你们撒谎不成吗?

      等几人进了屋里,吕老板就让四人坐在슸沙发上,然后她也坐在林萧身旁,接着

      銟 吕老板问道:小伙子!她们三个是不是闯了什么祸?你告诉阿姨!

      这时叶秋看向俩个女孩,立쟉刻就看见她们俩不停的扎着眼睛,这一幕也被吕老板看到了,

      你们俩个眼睛坏了吗?还是以为这样就能躲过去了啊?吕老板看到以后,就对俩个女孩呵斥道!吕老板说完她们,又问叶秋道:小伙子!你跟阿姨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吕老板说完,叶秋就看向俩个女孩,这时的俩个女孩,都看向了叶秋,轎同时用眼神威胁着他,不过叶秋此刻的心里也在想:嘿嘿!我如果不出卖你们,那我怎么跟吕老板交代啊!

      这时的吕老板,看到俩个女孩和叶秋的样子,立马严肃道:小伙子!不要理会他们,接着吕老板又对俩个女孩道:你们俩个都给我老实点,你们以为你们的眼神示意,我看不见啊!

      刘晓艳和另一个女孩,被吕老板说的都底下了头,这时

      吕老板对叶秋道:小伙子!快告诉阿姨,你们今天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

      叶秋无奈之下只好说道:吕老板!事情ꦫ是这样的,我在路过一家ktv的时候,看到的他们三个,这个时候他们正好被ktv的打手为难,所以我就顺手救了他们,但是我也不知道,那些流氓混混为딼什么要为难他们!

      吕老板听了叶秋的解释,立马明白过来了,此时的她虽然疑惑叶秋能打ﺪ流氓的事情,但也没有多问什么,于是她就呵斥眼前三人道:你们三个长本事了啊!去ktv然后还惹事了,让人追着打!

      这时的刘晓艳,恨恨的瞪了叶秋一眼,然后解释道:老ꑆ妈!我们只是去唱歌的啊!是他们找我们麻烦的!

      另一个女孩也道:是啊吕阿姨!你要相信我们啊!

      俩个女孩说完,吕老板就道:你们是学生知道吗?去ktv这种场所玩,本来就不是一个好学生该有的行为!而且你们还让人家追着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的叶秋,也在旁边看着热闹,同时他的心里也在偷笑:ᶽ嘿嘿!你们几个熊孩子,这回看你们怎嬜么解释!

      刘晓艳故作委屈的道:老妈!是那群臭流氓为难我们啊,你怎么能说我们呢,我们多冤枉啊!

      另一个女孩也点头道:是啊!吕쩚阿姨!不信你可以问陈太忠,他知嵝道怎么回事的!

      女孩说完,吕老板就向陈太忠问道:太忠!你在学校里可꤂是好学生,怎么会跟她们一起去ktv玩的,还有你们为什么会被追着打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阿姨说明白,不然我告诉你的父母,让他们收拾你!

      陈太忠看了一眼俩个女孩,他的动作立马落到了吕老板剱眼里ῴ

      Ճ吕老板道:太忠!你不要管她们俩,她们俩现在自身都难保,威胁不了你,你只需要老老实实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一遍就行了!

      陈太忠听了刘总的话,只能无奈道ᝬ:事情是这样的炧!

      쎙接着陈太忠解释了一遍事情的经过,大概意思就是,俩个女孩喝完酒后找服务生,而服务生的态度不是很好,൦所以她们就因不满服务生的态度,摔了酒瓶子!然后就惹怒了ktv的人!

      吕老板听过以后,立马对俩个女孩呵斥道:好啊!你们俩个死丫头,长本事了啊!居然还敢去喝酒,而且喝完⊚还摔酒瓶子宮惹事!接着吕老板又问陈太忠道:太忠!你有没有喝酒?䉾

      陈太忠摇了摇头,这时吕老板又看向俩个女孩,刚要开口说话,叶秋就打断了她!

      叶秋道:吕老板!小孩子总会犯错的,你就原谅她们把!

      叶秋的话刚说完,俩女孩立马寄予希望得看向吕老板,

      吕老板摇了摇头道:小伙子!不是阿姨对她们严厉,而是你不知道这俩个孩子有多调皮,有多不懂事,而且她们俩个经常闯祸,如果我不管的话,她们不知道要惹出多大的祸呢?

      吕老板说完话,刘晓艳立马不乐意了,于是她不满的道:妈!我们怎么不懂事了!难道你们就不喝酒了吗?你们就不去唱歌吗?为什么你们只知道说我们,让我们做这做那得,怎么不说你们自己呢?

      刘晓艳说完话,另一个女孩就拽了拽她的衣服,这时

      吕老板伤心的道:晓艳ㅄ!你居然顶撞我,难道你去喝酒,我这个当妈妈的还不能说你了吗?

      刘晓艳这个时候也生气了,继续道:那你们就不喝酒了吗?你除了责怪我们,什么时候为我们考虑过?你和爸큼爸每天都忙生意上的事情,有事了只知道责怪我!

      吕老板听了孙艳艳的话,眼睛立马红了,这时

      叶秋道:吕老板!你先不要说了,有些时候事情是不醚能勉强的!

      吕老板看向林萧道:小伙子!难道你也认为阿姨错了嘛?

      叶秋摇了摇头道:这不是谁错与对的问题,有时候强行的教育孩子未必会有好的结果的!

      吕老板道:小伙子!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这时的叶秋,藳对刘晓艳和另一个女孩道:刘晓艳!我这里有个故事,不知道你们俩愿不愿意听呢?

      刘晓艳道:哼!别以为你救了我们就可以对我们说教了,你倒是说说看,我看看你能讲出什么样的故事!

      벾 叶秋点了点头,然后就道:从前有一个小渱男孩,他从小就在一棵大树旁边玩儿。他特别喜欢这棵树。这是一棵大苹果树,长得很高,又漂亮,又有很多甜美的果子。 㔚

      这孩子天天围着树,有时候爬到树上摘果子吃,有时候在树底活下睡觉,有时候捡树叶,有时候他也拿着刀片、瓦片在树身上乱刻乱划。这大树特别爱这孩子,从来也不埋怨他ᡉ,就天天陪他玩儿。

      玩着玩着,孩굂子长大了。有一段时间他就不来了。大树很想他。过了很久,他鍮再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少年了。大树问孩子道:孩子!你怎么不跟我玩儿了啊?

      这孩子有点不耐烦,他说道:我已经长大了,不想跟你玩儿,我现在需要很多高级的玩具,我还要念书,还得要交学费呢。

      大树歉意的说道:真是对不起啊孩子,你看我也变不出玩具,这样吧,你可以把我所有的果子都摘去卖了,你就有玩具,有学上了。这孩子一听就高兴了,把果子都摘了,欢欢喜喜走了。

      就␘这样,每年他就是在摘果子的时候匆匆忙忙来,平时都没有时间来玩儿。等到他读书以后,又有很长时间不来了檅。再过一些年,这孩子已经长成一个青年,他再来到树下的时候大树更老了。

      大树看到孩子링很开心他说道:哎呀!孩子你这么长时间不来陪我玩了,你愿意在这儿陪我玩会儿吗?

      孩子说道:我现在要成家立业了,我哪儿有心思玩啊?我连安家的房子蟶还没有呢,我也没有钱盖房子呀。

      大树说:孩子,你千万不要不高兴,你把我所有的树枝都砍了就够你盖房子了。这孩子高兴起来了,把树枝都砍了,就去成家了。

      大树看到孩子走了,它的心里很伤心难过!

      这样又过了很多年,这孩子再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年人了,这大树已经没有果子也没有树枝了。孩子还是不高兴,一个人心事重重地徘徊在树下。

      大树看到孩子很伤心,于是貋它问道:孩子!你怎么了?

      这孩子说:我现在成长了,念完书,也成家了,我得在世界上做大事。这世界上的海洋这么浩瀚,我要去远方,可我连只船都没有,我能去哪儿啊?

      大树说:孩子!你别着急,你把我的树干砍了你就可以做船了。这孩子一听很高兴,砍了树干,接着就离开䌨了驔!

      这个孩子离开以后又是很久都쾧没有再回来,大树也再次陷入孤单和悲伤之中!珹

      又过了很多年,这个大树只剩下一个快要枯死的树根了。这个时候,这个孩子回来了。他的年纪也大了。

      他回到这棵树边的时候,大树跟他说:孩子啊,真对不起,你看我现在没有果子给你吃了藵,也没有树干给你爬了,你就更不愿意在这儿跟我玩了。

      这孩子跟大树랡说:其实我现在也老了,有샦果子我也啃不动了,有树干我也不能爬了,我从外面回来了,我现在就是想找个树根ᖴ守着歇一歇,我累了,我回来就椟是跟你玩的。

      这个老树根很蔁高兴,他又看见孩子小时候的样子了。

      叶秋的故事讲完以后,吕老板立马手捂着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了!而俩个孩子也沉默了。

      这时叶秋又道:我说了这个故事以后,有些道理相信你们会明白的,千万不要等这颗大树,只剩下根錪的时候,才知道珍惜!到那个时候一切袰就都晚了!

      林萧的话说完,众人都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

      叶秋对吕老板道:吕老板!我还有些事情,就先回去了!

      吕老板道:小伙子!还是我送你回去吧!

      叶秋点붨头道:也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吕老板笑了笑道:小伙子!你不用跟客气的!

      接着叶秋就把自싗己家的地址告诉了吕老板,然后吕老板就开车把叶秋送到林馨儿家楼下。在送叶秋回家的路上,吕老板一直在追问叶秋打流氓的事情,追问完,吕老板就知道叶秋会武功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