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福利在1000集第92集

      “蔷哥儿,听说你最近买了䓴一套宅子,꓿还是镇国将军的大宅子?” 羴

      贾母温䂱言问道。

      若是寻常孙辈,哪怕是东府贾珍,她看不顺心,ో也能招来教训ꯟ骂一通。

      先前贾宝玉被贾政好一通收拾,有人说是贾珍做的耗,不쾻就气得她叫来后狠狠教训了通?

      便是不算相辈分,她还是大燕乹一等荣国公夫人,不帏算宗室,天下比她还贵重的妇쾣人有几人?

      富贵了大半辈子了,向来顺风顺水,怎会在后辈面前藏起委屈心思?衅

      可是眼前这位,又不一样。

      若只有太上皇的夸赞,那也倒罢了。

      孝道当天,有圣人赞誉也不能当免死金牌。

      偏偏,贾家先前做下了对不起贾蔷的事,理亏在先,还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狗屁尿事。

      为了防止贾蔷宗炸锅,坏了大阬事,贾母也只能耐着性子,好好说话。

      贾蔷闻言,点头道:“是有这回事,在西斜街那边。”

      ˜ 堂上好些人虽都知道此事,可听了这话依旧动容。蝍

      京城买套宅子,是许多人一辈子都做不到的事,更何况⧧还是宗室王公的豪宅!

      贾谢母按下心里的不安和恼火问道:“你不是在姨太太那边住着?好端端的,怎起了릷套大宅子?”

      贾蔷微笑了下,道:“㳦因为想要开个会馆,好多交些朋友,结识⺆一些有能为之人,以求长进。”

      贾母闻言皱了皱眉头,她不大愿意理会外面爷们儿的事,不过倒也愿意支持家里人上进。

      蝄贾政书房里养的那么些个清客相公,她都知道,也觉得挺好。

      因为那些人都有一技之长,或能文,或通乐,或识画,或知金石之妙。

      퓕这也是她偏爱小儿子的地方,相比于贾政的文雅好学,大儿子只知道在家里养小老婆吃花酒,就很让她看不上쑔眼了。

      族 可是,难道为了养清客,就号下一座那么大的宅子?

      伩贾母奇道:“那你手头银子可够不够ક?ꯌ若不够,我这里还有些,你先拿去用。”

      贾蔷闻言,微微ꐿ躬身,道:“银子够使了,多谢老太太好意。”

      贾母愈发奇道:“我使人问了,你从东府里出来并没带什么银子傍身。出去虽支了个买卖,可卖些烤肉뫘就能赚到四千两银子?”

      贾蔷并不意外贾母知道这些,反而意外她知道的这么简略粗糙。

      不过没等他开制口,一旁贾宝玉就笑着帮衬道:“老祖宗可别小瞧了蔷哥儿的买卖,听云儿Ꮼ妹妹说,好些侯府诰命都求到她二婶婶门上,想寻蔷哥儿的方子,用来ᰲ发财呢。蔷哥儿和淮安侯府一起做买䀅卖,发了不小的财。”

      贾燐母等人再度震惊,一起看向史湘云,问道:“果真如此?” ⭘

      史湘云刚才吃酒᥶吃的有些多,这会儿脸红扑扑的,憨憨಍笑道:“可不就是如此?连二婶婶,都想着能不能弄到蔷哥儿的方子。淮安侯府不到一个月就赚熉了好几百两银子,可把二婶婶馋坏了……”

      此言一出,贾母就变了᾽脸色。

      坐在史湘云旁的薛宝钗忙拉住她,笑道:쾔“都是我的不是,刚才和她多吃了点酒,都吃醉说胡话了。뾄”

      贾母毕竟出身史家,娘家侄儿媳妇居然起了这样的心思,实在让她没面子。

      王夫人赞许的看了宝钗一㬯眼后,在一旁笑道:“能挣那么些?看来那烤肉是好吃的。”

      众人注意力一下就转移了过去,纷纷猜测,到￧底该有多好吃,才能赚那么些银子。鶊

      ᤲ连贾母都笑道:“我倒☨忘了这一茬了。”

      贾宝玉开心笑道:“我吃过些,像是西域胡人的味道뿟,老祖宗、太太肯定吃不惯。倒是蔷哥儿做的奶油果冰,那个才真正好吃。”

      ꇷ 见贾宝玉看燀来,贾蔷微微笑了笑,道:“原是该送进府里,给老太太、太太们尝尝的蜝。不过正如宝…진…宝二叔所言,烤肉之法得自西域胡法,味辛辣冲人。好食者,ꪤ皆是不讲究养生之法的百姓,再者就是习武性烈之人,所以淮安侯府才会将买卖雒设在军营门口。宝二叔当初吃的,是没加辣椒的,所以他觉得不好吃螎。”

      ꢗ 贾母闻言这才放下心来,对跃跃欲试的贾家姑娘֛们道:“蔷哥儿说的是正理,那些味道重而爆烈的,吃起来好似过瘾,实则对身子一点好也没有,泥腿子百姓缺盐少味的,他们爱吃也就罢了,咱ꄠ们这样的人家可沾不得。”

      话锋一转,又道:“纵是一个月㺫能赚上几百两银子,可你出府也不过二月,怎攒得起四千两银子?”

      贾蔷道:“除了西域胡方外,我还摸索出了两张染布鹞的方悱子。其中一张已被京城⒈八大布行之一죞的恒生布行所得,恒生号少东家王守中也与我成了好友。另外还有一张方子待售,就王守中的估价,这样的方子价值颛不少于三万两银子。所以,买一处宅子的银子,并不缺的。”

      此言一出,荣庆堂上一片寂静。

      三万两银子,便是对家财有百万之巨的薛家来说,都绝不算少了。

      两张方子,就能得六万两银子……

      旁人不说,都不是眼皮子太浅的,独王熙凤一双丹ⲻ凤眼딍里看贾蔷﷓的眼神,似圣快要将他给吃了!

      她耗ﻭ尽心思去放印子钱,一年才能赚几个……

      贾母沉吟了稍许后,缓缓问道䗄:“那方子,果真值三万两银子?别不是人家看在太上뽿皇的面上……”

      贾蔷淡笑道:“老太太,太上皇虽赞我,但那句话只能护着我,不会无缘无故꽿被人欺负了去,却不能让我去倚仗之뿂作威作福。而且,如今清流中对我一片斥骂,王家是生意人,躲我尚且躲不及,哪里会花三万两银子讨好我?醨”

      贾母闻言⇚,似也是这么个理,不过又纳闷起来,道蓩:“怎地士林中有人在骂你?”

      넅 贾韤蔷巎呵呵了声,道:“他们认为我说的话太谄媚,毫无风骨可言,是䊖蛊惑君王䊙贪图享福受用,大肆挥霍的佞幸小人。”

      贾母回想了下她ꝵ所听到的贾蔷说的话,忽然笑了笑,道:“你说太上皇廤花些银子盖宫殿是好事,岂不合该让人骂了去?不过咱们这样的人家,只要有祖宗爵位在,有圣眷在,那些官儿骂几句也不当什么事。前儿你又得了太上皇的赞,还是当着ꎯ天家和诸年老大臣的面,说你是ﳨ个好孩子,是个明白人。我今儿看了,确峽实是个好的,先前委屈你了,那些事不提也罢。往后,你就多来院子里,和你宝二叔一起读书。”

      宫里就要到要紧的时候了,她可不想放个不安定因素在外面。

      先诓进府里,等宫里大事定了后,再밑赶出去就是。

      为了贾家的大事,她愿意再受些委屈。

      ެ却不想,贾蔷听了她的话居然没有感恩꺜戴德,反而道:“老太太,我明儿就要离京南下,去疼南边儿有事……”

      “你去南边儿?㓆”粁

      贾母闻言登时皱起了眉头来,她打心底深处不愿让贾蔷这个能惹祸的离开她的监视范围内。

      去南边儿也맓不成,薛家那位丫头ᒡ为什么进不得宫?

      不就是因为她那混帐哥哥在南边儿办下的好事?

      ೉ 若是贾蔷在南边儿也闯出大祸来,却是要牵连到贾家和宫里的!

      正当她沉下脸来要反对时,忽听门口方向传来一阵动静,有丫头禀报说是老爷和链二爷来了……

      皅果然岘,没一会儿就见ꐦ贾政和贾琏몇两人面色不好的匆匆进来。

      看到贾政的脸色,贾母心头便是一沉。

      然后就见贾政目光居然先在林黛玉面上顿了顿,方声音沉ꡎ重道:“母亲,扬州妹丈那橗里打发人送信过来쉉,说是他身子骨不大好了,让甥女回去侍疾。”

      此言一出,贾母等人自是唬的面色一变,林黛玉那张小脸,更铥是惨白无一丝血色。

      若非病情到了骇人之时,担心临死时无儿女尽孝身前,又怎会这个时郠候打发人来接?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