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app视频ios下载漫画

      白美噌地站起,轻易挣开束缚,任凭全身衣物被小草撕开一处处破洞,暴露些许朦胧风光。

      要不是亲眼目睹莫箜那张惨不忍睹脸的自愈过程,就算打死哈利二士,白美也不䏑敢相信。

      如㖟此能力鲾,ᅨ连善于养生功法的郑魄强师父都远远不及。

      太快了!

      他还是人吗?

      到底修炼了什么⋴稀世秘法?

      诶对!

      这里是哪?

      先前明明在狗舍,怎么会......

      白美尽量克制她的爆脾气,薛微冷静下来后一想,神色变得阴晴不定。

      最终遥指莫箜,气汹汹道:“你用遁地符把我ﭑ带到哪了?”

      “为何一定是遁地?”小虎妞终于意识到环境问题,莫箜收回专注神色,不禁笑问。

      “因为......别贫嘴!

      管你遁天还遁地,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白美疜微蹙眉宇,翻着绿眸杏仁大眼认真思考了一息,马上又板着脸,恢复女大佬该有的气场。

      ᴾ“没大没小,叫我一声师兄便告诉你。”莫箜下蹲,拔了一根草衔于口中,给嚼了。

      “小屁孩!还想挨揍是不?”白美握拳警示,面露恶心之色。

      “苦的。”

      莫箜吧唧嘴,把嚼烂的草吐出。

      “废话!草还能有甜味?”白美以一种看傻子的表情,脱口道。

      “当然可以有啊。”

      白美:“......”

      莫箜薛微往旁边挪了挪,这角度,余光总算能一览某局部地区的风景,不禁喃喃而语:

      “甚好,甚好。”

      㝗 “什么又好不好,你到底在胡说些啥玩意?”白美不耐烦了。

      莫팬箜深吸一口气,叹道:“好是好,可惜性子太烈,如那野幘马,得빣用力调教一番方能驾驭䛒。”

      “野马?驾驭?”

      白美醝恍然,寻즷思着眼前少年不会被打傻了吧?

      若真如此,该怎么向师父交代?

      춹能有那般恐怖的恢复能力,绝对天骄级人才。

      师父一生拒收无数条件不错的弟子,若非她䬲们姐妹是被捡来,很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收徒弟。

      㹽 而此人居然早在他们之前就预定了副。

      十有八九与其天赋有关。

      那他......

      该不会觉醒了排名第七的生命大道制吧?

      “惨了惨了,我又冲动了。

      这下该如何是好?

      侥 师父知道了一定往死里惩罚。

      会不会关个百年禁闭?

      或者永生不得踏出卸顶峰半步?”

      想想就恐怖!

      “嗯?他歪头在看侬什么閔?”

      顺着莫箜的呆滞视线一瞧,白美勃然大怒,直接一拍腰间囊状储物法器,掏出一根又粗又长的黑色大棍,抡起便砸。

      “死淫贼!臭淫贼!

      管你什么狗屁天骄,我今天非替师父铲除你这个孽徒!”

      这熟悉的‘正气’,刚才还加持在莫箜身上,就蹲下来一小会便转移了?

      “棍暴狗头!去死!”

      ມ我造!

      《打狗杖法》?!

      黑色大棍刚一露头,莫箜就已ҏ经意识到了生命危险,当쇠即拔腿开溜。

      他太竵熟悉《打狗杖法》了。

      这一套功法共八招二十四式,乃郑魄强八百年前自搖创,目的就븼为了破其师父枪法。

      当然,离不开哈利二士的‘献身’配合。

      不说甲字号那等一流功法,至少也能在乱五行世界排名乙字号上品。

      点滴门上下十几代,不知多少人求而不得,连历届门主都没有传授。

      莫箜虽没亲自练过,但路子非常熟悉。

      “你这死丫头,上来就用第八招第一式,真想谋杀亲师兄啊?”

      他一面围着二里方寸之地狂奔,一面意念操控草石等一切可利用资源阻拦白美攻势。

      打,铁定打不过,薛微牵制还是可以做到。

      毕竟这里乃莫箜的小世界。

      他现在已能熟练操纵这一方天地。

      山水草木,反正能用的都派上用场。

      就这。

      仅仅勉强拖延挨揍的时间。

      唯一变数,只有靠‘吞噬’来不断缩小差距。

      同时,也在削弱白美。

      但小妮子能量旺盛的很,莫箜一时半会没那么容易扭转逃命局势。

      何况半年不见白美,她的《打狗ﰖ杖法》又精进许多,招招下狠手,怕坚持不了太久。

      要没主场优势,早被大黑棍‘临幸’了。

      随着时间推移。

      果然!

      亿 危机越来越近,几次差点惨遭棍教。 軡

      别看白美表面大大咧咧,在打架方面也粗中有细,很会变通。

      这不。

      不再使用‘劈’为主的最强杀招,反以‘戳’为主的第二招:

      时而‘专戳狗眼’;

      时而‘猛插狗鼻’

      Ā 眼下又一直‘直捣狗臀’!

      有生之年,没想到也会被自创《打狗杖法》压得仓皇逃窜。

      真够狼狈的。

      说好的要调教白ꗭ美呢?

      哎!

      真·装B有风险。

      在主场就能嘚瑟了?

      没实力,照样被虐!

      话又说回来。

      莫箜并非完全ッ没优势。

      此刻,他的修꽤为已达到5步小天位。

      5步啊!

      才短短半炷香时间,连续登了四个阶梯,放在修行一途,简直如履平地般快速。

      三十步一位,乃一个大层次,暂且不说。

      而小天位也有高釢低区别:

      每十步一个跨越,能力自然存在质的差异。

      十步以内(包括十步),哪怕‘1’、‘10’这样,还可以踮起脚还下手。

      若上了11步,连吐口水的机会都没。

      一、看不清。

      二、够不着。

      三、力不如。

      莫箜的5步小天位说明螿什么?

      漐 ႟咳咳!

      逃命肯定还得接着逃。

      被大黑棍‘伺候’也是早晚的事。

      但——

      马丹,依然不能掉以轻心。

      这野妮子太猛了。

      那大黑棍被她舞得虎虎生风,连莫箜都羞愧莫如。

      哎!

      开局光想着收获双倍快乐,起䪼初忽略了白美性格,而今竟又疏忽了如此的一个细节。

      不过莫箜开始爱了。

      这样泡起来才有味道嘛。

      双胞胎姐妹,一柔一刚,一静一动。

      香!

      “等一下!”

      眼瞅着即将不保,莫箜巊连忙止步摆手,喝停了ϟ白美。

      白美身形与手中大黑棍收缩自如,并未产生过多惯性,说停就停,足见掌控力之强。

      半꘼年来一定没少苦练。

      换句话说......

      点滴门上下,又有许多弟子活在水生火热的日楟子里。

      “淫贼槾!有何遗言?”白美轻喘,手握大黑棍指道。

      莫箜死盯着大黑棍,深知此物不凡,乃千年雷击木锻造,不仅坚硬无比,还蕴含雷电之턭威。

      乃当年郑魄强赠予白美的花季大礼。

      他暗暗苦笑,上下不断自摸。

      口中呢喃着:“奇怪,那玩意让我塞哪去了?”

      “你在找什么东西?”白美下意识握紧大黑棍,并未表现出一丝畏惧之色。

      懜她也很好奇,莫箜能掏出啥囅神器来针对自己。

      “嘶......

      不对呀,我记得明明插在裤兜里的,咋没了呢?”

      “哼!

      想拖延时间?

      淫贼速速受死!”

      “等等!”

      “摸到了?”

      “这回还是让师兄......再先行一步。”

      趁白美短暂走神,莫箜拔腿便溜,稍微喘了口气,又突然行动,距离再次拉开了不少。

      “可恶!

      给我넼断侮!”

      白美挥舞大黑棍斩断所有缠向她的树枝,劈木碎石,一路狂追。

      䖒 “敢戏弄本师姐,我保你不留一点渣!”

      嗤嗤~

      大黑棍紫电缠绕,劈啪作响,不用看就知道瓦数何其恐怖。

      确实。

      被击中后,直接省得火化了。

      兴许连灵魂都能一并瓦解。

      我造!

      莫箜仅凭声音便攼吓得一阵激灵。

      渊 夭寿啊!

      当年为了捕捉那道墨渊紫电,郑魄强差点损失一条腿。

      封印在千年雷击木上不知耗费多少灵力与阳气。

      早知今日,就不该送给白美使忞用。

      “师妹......不不不,师姐,我师兄不当了行不?

      咱能坐下来,心平气和的好好聊聊今后美好ꞹ人生?”

      莫箜边跑边吸,深知妥协是不可能,但好歹能分散一下白美的专注度,给他争取点成长时间。

      “呸!

      鰉晚了!

      就你,连当人都不配!”

      白美依旧很生气,毕竟从未遭此羞辱,传出去还怎么在那群徒孙面前混?

      所以,必须灭口。

      “误会,误会啊!

      真不櫑是你想的那样,我当时也处于浑噩状态,哪里知道手感......hetui,手在做什么。”

      “哼,休要狡辩!

      师父说过,千万不能轻易相信男人的嘴。

      否则......

      母牛都能上天!”

      莫箜:“......”

      此言如晴天霹角雳,炸得他脚底一不留神,摔出一连串‘滚쒌字’。

      呵。

      这叫自作自受。

      ꋌ 还能怪谁?

      “哈哈,这下看你还咋跑?!”抓住机会,白美一脚踩在莫箜的厉害部位。

      她扛着紫电作响的大黑棍,扑扇着绿眸杏眼,不쩇禁感慨:“师父他老人家虽说也算㭴个男的,但那句真理确实说的一点没错。

      突然觉得他还挺有男人味。

      咦?说师父呢,你感动个啥?”

      “我......”

      强忍重要处不断袭来的痛感,莫箜从牙缝里硬挤也要把话说出:“我......那......是......

      激动的!”

      唰!

      莫箜原地消失,徒留刚才后背所在处的裂开地形快速闭合。

      “哈哈哈!”

      几樋乎同时,数十米开外的巨石上,他的身影诡异般出现,还在那做扭腰运动。

      ꂑ一面缓衞解疼痛,一面出言调戏:“小师妹,你说师兄的机动能力令不令人激动啊?”

      “你......

      难道是......

      怎么可能!”

      捹 白美不傻쟂,有关十大天道的信息早就熟记在心。

      她深知,如果큥....恍..不,没有如,只릌有果。

      毕竟太过震惊,有点不真实,所以一时难以接受。

      反正有件事已经确凿:

      她,不可能再抓住莫箜的要害。

      恐怕,︛连跟毛都摸不着。

      毮“师妹,师兄送你句话:

      己所不达,勿断他人,因为一切皆有可能。”

      说完莫箜放声大笑,一是绝处逢生那ퟓ种快感,剐二则终于找回了主场优势,以及......

      撕裂空间在他的小世界里同样行得碌通。

      而且!

      消耗甚少、操纵更自如!

      “哼!

      以为这样我딳就拿你没辙了?”

      첔 实话实说。

      白美还真是‘小鸡没鍶牙’——嘴硬!

      쑤此刻,她心里又气又悔。

      若平时跟姐姐白柔多学一点远距离攻击功法,也不至于如此憋屈。

      她早就确定莫箜訙的槜修为,仅属于刚起步的菜鸟登天客。

      若不然,还能靠远攻致胜。

      可惜。

      长虫已入大海,成龙了。

      唰!

      莫箜突然现身白美身后一尺处,待她转身刚抡起大黑棍,他又跑到了三丈开外。

      “嘿嘿,砸不퓴到。”

      尭白美沉喝,全力奔向莫箜,猛地一戳,再次扑了个空。

      “师妹,慢了哟。”

      白美≄气急,转身继续冲击。

      就ṇ这样,持续了数十回合,依旧无法触及莫箜一丝一毫,累得白美大喘粗气。

      好比一个正常人拿着大铁锤打ꃩ活地鼠,压根儿没戏。

      “不如叫声师兄,我们好好相处?”

      “滚!

      我才不跟你这淫贼做师兄妹!”

      “哎......又动手。

       要不姐弟恋......hetui,你来当师姐?”

      “去死啊!

      쐜老娘跟你势不两立!”

      䅮 “还老娘......这暴脾气搳真得治治,再不停下来我可要反击了啊?!”

      一听这话,白美怒极反笑:“就凭你?毛长齐了没?”

      我造!

      伤害不大,侮辱性贼强!

      青柿子能忍,熟柿子可忍不了!

      “跟你说,为兄光胸前的就老茂盛了.瓵.....

      咳!

      那个......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羞辱本师兄在先,那就危休怪我不讲武德。”

      莫箜尽量克制住内ᇔ心的狂喜与激动。

      因为他又发现了一个神奇能力可在自己的吺小世界里实现。

      外来生灵没法操控。

      但她身上的衣物......

      撕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