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1v2商洛林深悄悄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陪揊女孩子逛街,真的,绝无虚言。我之前和祝릈筱满拍拖的时候,可能是她知道我囊中羞涩텥吧,反正我们俩从来没有去商场逛过,폚更别提买东西了,不想去,主ꗌ要是咱受不了售货员的䠁异样眼神,是的,咱买不起,心里不好受,可是被人看不起的滋味更不好受。

      我们俩倒是去过一次朝阳市场,我记得,那是我们俩确定关系之后的第三个礼拜,应该뱶是199乲7年11月22日,下午2:20,小雪节气,天公作美,应景的下了彭城的第一场小雪,很薄,却把整个城市渲染的一片洁白,无暇。

      火车刚刚到了东火车站,车门刚一打开,我就跳了下来丧,整个行程虽͙然只花了1个小时不到,可是这是一躺开往新疆的长途老式慢车,车厢里人声嘈杂,行李架上団,座位底下,洗手盆下,到处都塞满了行李,汗味,烟味,混合着厕所里渗出来的尿骚味儿,差点没有让鉂人窒息。

      下了车,站台上堆满了ឈ人,我跟着人群朝出口移动。这是我从老家县城第一次坐火车ᮢ过来,之前都是톴坐汽车,这不是因为下雪了,路滑,怕不安全嘛。

      刚出出站口,祝筱满就已经等在那里了,她家在彭城市区西北,离东火车站20里,学校ዡ在正⺯南,离祝筱满家12里,三者正好形成了一个三角形。她知道我今天回来,特意跑来车站接我。

      䬰 见到我之后,她赶忙揽着我的手向右边一拐,去了朝阳市场。逛来逛去,她终于在二楼靠近北边卖毛线的位置停了下来,她问我喜ಽ欢什么颜色,我说,干嘛问我啊?我又不买。

      她说,我表哥过年要回来了,我啊,准备给表哥织一条围巾,最近我特意卍跟同学学了好几天,昨天在家里又向妈妈学了怎么收边,终于能够上手了。再说了,我想给他一个惊喜,你作为一个男人,⍑肯定知道男人喜软欢什么颜色了.

      哎呀,我差点笑哭了,用手抬起了她的嘴巴,同学,请问你这是什么理论啊?难道所有的男人都喜欢一样的吗?譬如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就像陈余就喜欢你们班的温峥嵘(温峥嵘复读了四年才考上大学⟌,年纪杻比我们大上几好几岁呢,已经有了岁月的沧桑,大家都戏称她为大婶)。虥

      哎呀,讨厌,你有没有正形啊,人家就是要你提供个意见,你考虑那么㋞多干啥啊?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还不行嘛!䁊

      嗯,这还差不多,快点说嘛!她用手揽住了我的脖子,央求道。

      好吧,好吧,我说,紫色的吧!我伸出手去帮她暖了一下耳朵。 ဳ

      哼,早说不就完了。喂,你好,ĉ老板,我想问一下,织一条围巾,需쵿要多꩙少毛线啊?

      结果谁成想,这个傻妞竟然连价钱都不还,人家说1斤二两就够了,30块钱,她立马就要掏钱,我赶忙拦住了她,最后在我的坚持下,22块钱搞定。

      出来后,她说我立功了,省了8块钱,要花在我身上,偏要买了两个粘玉米,一人一个啃了起来。啃完玉米,要坐车回校了㘻,祝筱满不愿意,偏要走着回去,火车站离学校有10几里路呢,也罢,既然她有这个雅兴,我只能相陪了。

      我们俩顺着黄河西路一路南下車,ꊈ开始的时候她还一路小跑,兴致盎然,又蹦又跳,到了七里沟的时候,她就不行了,特别是过狮子桥的时候(因为桥上有很多小狮子,我们就称之为狮子桥),那是个一个长长的上坡,我拉着她,像拖个小猪一样,好不容易过了桥,她又耍幺ⳃ蛾子了,说要坐在桥栏杆上歇歇,歇就歇呗,被她这么一折腾,我也累得不轻。

      坐在桥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人群,祝筱满把头靠在我的肩上,我一瞬间,忽ᛸ然觉得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一个月前,我还是个独行侠,奈现在竟然就和祝筱满如胶似漆ꮀ,一日不见如隔๒三秋似的。随着一声急促的鸣笛声,我才从虚幻中回归到现壺实。

      走吧。我从栏杆上跳了下来,左手拿起了她放在脚下的背酌包,右手扶着她的⊤胳膊。

      哎ិ呀硖,不走了ᯑ,不走了。她坐在栏굉杆上甩着双腿,连连喊道↕。

      䅿 就快到了,只有二三里路了。我쿹赶忙柔声劝道。

      可是我太累了,从来没有走过这么远的路,腿都疼了。她皱着眉,苦着齖脸说道。

      越歇越累的,再说这边也没有公交车啊? 

      ﺀ嘻嘻,我有个好办法。

      嗯?啥办法,说来听听。

      你转过身去。她神秘的说道。

      好吧。我转过了身,背对着她,她一下子就从栏杆上跳到了我背上,双手紧紧的搂住我的脖子。滟我赶忙双手托住Ὰ她的屁股,往上一抬⯃。胐

      她侧过脸,照着㜻我的脸“啵”的就是一口,夸道,我的小毛驴,出发......

      那一幕幕就像过电影一样,在我的脑海里放了一遍又一遍,后来一个礼拜之后,她送了我一条围巾,我才明白,原来那天是为我买的毛线。

      直到今天,我才发现,原来女孩们逛街并不是一定要买东西的,只要是逛街她们就很高兴,心情舒畅,百看不厌。

      甄善美在化妆品柜台看中了一支进口的口红,标价120元,她当场试了一下,问我好看不,其实我哪里知道什么好看不好看啊,只是觉得有点太红了,但是还是点点头,说好看,颜色真鲜艳。她毫不犹豫的买下了,我总觉܁得少数民族除了比较擅长歌舞之后,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比较喜欢化妆,呵呵呵。

      临近中午,甄善美要带我们去吃饭,顺着肯德基直着往南走,大概200米左右,在龙岗大道的西边往里謧走的第二条街上有一家“红灯笼东北菜馆”。看着甄善美轻车熟路,估计她经常来,大家落座之后,她也不谦让,直接点了菜.

      最先端上挗来的是“ⴄ酱骨架”,一大盆,香气四溢,热气腾腾,我还准备用筷子夹着吃呢,可是怎么夹都不合适,甄善美就笑了,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哎呀,你个傻小子,这不是有塑料手套吗,带上手套,直쎞接上手,吃酱骨架的乐趣在于不需要顾忌什么形象,拿起就啃⟮。

      牺 这酱骨架的味륂道真的不错,我确实是第一次吃,很入味,肉一点也不觉得柴,反而有种牛肉的那种丝丝爽口的感觉,特别是那头上有뾹点뢬雪花肉,顶掖头还有一块的软肋骨,不柴不腻,味道浓䐮香浓香的,大家各种啃、吸、吮、剔,反正最后连一丝筋膜都不能放过,弄的满手油滋,满緄口肉香,每个人都吃的不亦乐乎,纷纷赞不绝口。

      ㌴ 컀 吃完酱骨架,又上了小ା鸡炖蘑菇,酸辣土豆丝,蚂蚁⦃上树ⶱ等几个菜,还上了4瓶金威啤酒,透心凉胼,最后结账85块,我걘们5个人每人分摊17元统一交给甄善美,我问了一下甄,一᳠份酱骨架1㔸8元.

      졟 自从知道这个地之后,它就成了我在龙岗吃饭的岧首选。我后来带侯弘来吃过,带老扁和江明来㱑吃过,还带薛建来吃过,后来我自己有了条件之后,第一个学做的菜就是酱骨架,在那个年月,酱骨架的美味陪着我和很多同学度过了那贫味的青葱岁月。

      吃过午饭,李红梅要去游乐场。游乐场就在龙岗镇上,不远,我们直接走了过去。

      一进门,喔,⡉简直头晕。我税知道了什么是人山人海,我想游乐场的老板肯定在门口的最高的那个“炮楼”里面看着此꼱情此景把嘴巴都笑歪了。等了半个多小时,终于买到了团购票̮。进门是几闂个小丑在用水枪在和游客“战斗”,然后就是几个可爱的卡通真娃娃∥在欢迎我们的到来。

      首先映入眼睛的是高高的髮过山车,据说是深圳最多大的。排队的人太多,我和几个人继续往前走,龙卷风暴前停下来看了看,把人吊在上面来回翻滚,看的我都心惊胆战。ᨑ

      人太多了,到处都是长龙一般的队伍。终⑝于发现一个“墨西哥草帽”人很少,不过很巧碰到了质检部的石章华主퓶管和她的几个同乡,她很糟퓯糕,在玩“墨西哥草帽”的时候,对面的女孩子晕了,结果吐了她一胳膊,郁闷,在ባ玩之慿前就给了我一个阴影,排队的时候我“肚子”里真的很不舒服,总有种没有坐上去就想吐的感觉。

      真的上去了,我和梅清在聊天中就度过了,不刺激。尖叫地带━排队的人﫼太多,然后我们就找人少的游戏玩。双层旋转木马在很浪漫,特别是下面升上来的泡泡,气氛䒯很好,梅清和李红梅她们几个人玩的不亦乐乎啊。

      然后我们玩旋转杯子,我们发现了公转和自转蝚,结果我们的那个旋转速度特别快,甄善美都晕了。^_^,别人的都停下来了,就我们三个的还在那里傻转,后来发现一个有点小刺激的风火轮鹦,360度᪕旋转,以前和同学去洛阳的时候玩过,当时觉得很刺激,觉得自己还是敢玩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