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一,二,三区

      “上次送回来洗的那件衬衫已经放你房间了,别忘记带走。瑶之这次回来,ꓽ这三样礼物,一分不少地给我送过去,人家回滻来你也不知道关心关心ْ。”

      易雨烟没好气地说着,余光时不时地瞥向一旁的沈黎川,表情冷冷的,跟刚进来的样子没什么两样。

      沈黎᠏川暗自打量着易雨烟,内心有些坦然。

      易雨烟每次说这些事쉮的时候,沈ᗠ黎川都෼怀疑这是不是那个温文尔雅,典雅知㽯理的女人。

      或许是做了母亲,孩子的事便是大事。

      可每每想到,自己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等娶了老婆以后就肭成了别人家的女婿,心里还是隐隐作痛。

      毕竟把人家的花给拱了,易雨烟的心里确实过意不去。

      “知道了知道了。”

      忍受不了易雨烟的喋喋不休,生怕她还会说些什么,沈黎川随便找了个借口上ࢳ楼。

      刚进门,熟悉的卧室还是他印象⒟中的摆䩤设,沿着墙角走过,便在床上看见了一䟇件叠好的衬衫。

      微微颔首,拿起,思绪间好像又飘回了第一七次䟎去简柒家的场景,原本没被他注意到的细枝末节,此时此刻像墱洪水一样涌进他的脑海。

      买衣服拿混了吗?

      쮂黑眸阴沉沉的,让人捉摸不透到底在想些什么䘠,只是抓着衬衫的手,力道不由得加重,以至于那材质比较柔和的衬衫被펂抓变了形。

      回忆像打开了阀门,上一次带夏瑶之去喝下午茶看见的事像被钉了钉子一般深深地印在脑海里。

      烦人得很。

      沈黎川蹙着眉,不耐烦地找了一个袋子,把眼不见为净的东西装进去,离开ᬊ之前又看了一圈,随即便带上门。

      “妈,我先走了。”沈黎川拎起桌上被易雨烟准颐备好的礼物,三个不大不小的礼品袋,透ᵎ过刚刚的观察,ㆱ应该是首饰之类的东西。

      쩣易雨烟送人东西没什么区别,首饰是最主要鯠的,难不成送她那些珍藏已久的艺뱾术品?

      “小川。”

      Ἂ 易雨烟站在楼梯口喊了一声,看着沈黎川的背影,易雨烟的心蓦地一紧。

      她的这个儿子,她只求一生健康幸粒福就好,至于其他的,就随遇而安,依了他吧。

      “眼睛有任何的不舒服必须第一时间告诉你哥,不要逞能,电竞的事情妈妈理解你,但是你能不能……”

      背对着她的身子让她感觉到背后一凉,她知道,沈黎川最不想提前他眼睛的事。

      可,她是他的母亲,只想他好而已。

      “你能不能稍微顾着点自己,医生说随时可能复发,到那时候就来不及了,你真的要拖下去吗?你爸爸在国外已经联系솀好了医生ꝸ,只要你꽨同意,现在就可以进行二次手术,小둗川,你……”

      ﮍ “妈。”

      沈黎川攥紧了拳头,手里还拎着袋子,随着力度的增加,手心里渐渐地勒出了几道红痕。

      䉒 啙 从易雨烟开口的那一瞬间,沈黎川就一直在压抑,颤抖的身体禁不住摇晃,在易雨烟说他父亲在国外联系医生的时候就已经绷不住了。

      复发…… 䊠

      沈黎川似乎氛想퓫起了之前有一段时间眼前突然一黑的场景,睁꫐开眼又是一片光明。

      而TY,现在才刚刚开始,他怎么能贸然离开。

      还有简柒䅰,他一点也不确定,她心里给自己的位置留㽬了多少……

      퀿 ⌾“妈,别担心,我知道了,先走了,您一个人在家别太无聊,有时间打打电话给哥和我。”

      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让틷易雨烟觉得特别不真实。

      ၳ 呆呆地望着沈笮黎川的毅然离臀开,易雨烟几乎是软了身子,手撑在楼梯扶手上才勉强站立,苍白的脸色让人看得앐心疼。

      王妈迅速的过来扶着,在易雨烟身边这么久,沈黎川的事没少听易雨烟念叨。

      亼“瀰夫人,您就别ↇ操心了,二少枊爷很懂事,他会有自己的主意的。”

      “不会,小川这孩子从小脾气就犟,认定了的事情从不会改变,我只是担心,为了一场游戏而把自己的眼睛搭进去……”

      “夫人,上楼荾休息吧。”

      憔溉悴的湠面庞在王妈的眸子里浮现,䤒这还是第一次,她看见易雨烟这么无助的模样,先生새在家湓的时候,这些事又怎么錚会舍得让她操心?

      可每当先生在处理这事的时候,一旁的易雨烟更加心疼了,迫쒥于沈黎川,她只能闭口不谈,生怕触到了沈黎川心底的那一根紧绷的끗弦。

      㠙王妈的思绪飞得有⍐些远,챟搀扶쉆着易雨烟进卧室,余光扫过间,才发现易雨烟的乌黑的头发中摳,竟隐雏藏了一根白发。榶

      掯还记得,当初沈黎川想去打电竞的时候,先生和夫人,都极力反对……

      出了沈ꚢ宅,沈黎川原路返回,跟来的时候差不多,ⲍ除了心情抑郁点,面色憔ꕶ悴ٔ,还有点烦躁鑫。

      这些话,自打他不怎么回家的时候,易雨烟챃就放在耳边念叨頉,他有些怀念他父亲在家的时候了。

      至少,没有易雨烟那么“扎心”……

      打车坐到沈氏财团楼下,位于市蝐中心地带,车水马龙,好不热闹,

      汽车的鸣笛声不帉绝于耳,人来人往,沈黎川在大门,还停留了一会儿。

      沈﫦黎川用那张沈临安给他的那张直属执行长的电梯卡,二䲁话没说,在众目睽睽之下裤,上了最高楼。

      “叮큄”的一声,门开。

      秘书部人员加上苏城奕一共五个,可现在,顶楼空荡荡的,只有其中一个秘书坐在电脑面前,以一个惊人的手速在敲打着键盘,大概是在打一份文件。

      似孅乎是感到有人靠近,秘书头也不抬,专注着码字,“执行长正在开会,要等一会儿,如果您没什么事,可以到休息区等候。”

      没有人ێ回答,空气中传来一阵无声꺁的尴尬,只有阵阵键盘声。

      秘书像是被码뚂字气得有些怒火攻心,本来那么多的一长篇,现在竟然是他在这儿做ᣐ着这湩种半死不活的工作,换谁谁都气愤。

      一边打字一边骂人,吐槽谁写的这么长。

      而这边,余궗光本来就注意到了人,而那人像是没听到一般,没声,却还站在那儿。

      Ṟ哑巴吗?

      “不是我说,䲍您还有什么事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