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软件下载app

      429年6月末,当阿尔伯特和塞西莉娅捧着书籍资料来到他的公司,首先看到了员工们的注视,他们自发的停下脚步,好像在等他说点什么。

      “看我干嘛,现在是上班时间。”他笑着说,“回岗位上去。”

      “老大。”

      有人试探着走过来:“我们最近没出什么事吧?”

      “没有。”

      阿尔伯特很肯定地道。

      于是人们都散了。

      两人开始往二楼走,等到了拐角处,他看到了文化宣传部负责人,对方也看到了他。

      “老板。”

      负责人摘下了帽子。

      “怎么了?”

      “乔恩,您招的那个斯莫兰人,神职者。”他摇头,“不见了,他这两天没请假,也没上班。”

      “我知道。”阿尔伯特向他走近了些,压低声音,冲他眨了眨左眼,语气非常轻松,“我会处理这件事,交给我吧,别有压力。”

      “哈。”

      文宣部负责人耸肩:“你是老大。”

      然后对方回去工作。

      两夫妻走进【雷明顿通用技术公司】总裁办公室,阿尔伯特在他的办公桌边坐好,塞西莉娅开始文书资料整理和属于助手的日常工作,她需要协助处理那些公司运行的日常琐事,包括调度、人士、资源分配等等,作为总裁的黑发施法者的则更像一个核心决策人、“道路”规划师和研究员。

      “唔.....”阿尔伯特打量了下四周,点头,“整挺好的。”

      他们所在的这个总部办公室,刚刚经历了一次被拆光的真.地毯式搜索,幸而负责搜查他办公室的阿瓦兰迦情报部门还顺手把这里装修了一遍,所以这里比以前更加整齐和精致:

      本来的木地板被换成了精加工符文附魔钢材,更不易破坏且便于清洁,负责发光照明的天花板则被整体翻新,而且房间的四角,垂挂下来四个特种【微光植物】花篮。

      它们能够自行聚集水汽养活自己,所以甚至不需要打理。

      墙面则采用棕色木纹壁纸。

      厚实的质感莫名地带来了几分自然与居家感。

      此外还有最令他感觉良好的书架———官方情报部门帮他换了个大书架,还专门把所有书与资料整理分类了一边,并特别在书架底部放了个保险柜。

      “今天主要做三酸两碱工程那边。”他对妻子说,“气体分离实验和化学成分分离实验有了新进展。”

      “我们需要重新开始。”

      阿尔伯特和唐吉诃德发现,他们又一次错估了科技与魔法技术结合的结果。

      “还有材料研究那边,之前的钱全烧光了,要找组织再要些经费,各个地方的,官方炼钢厂以前勘察到的矿材资料也快到了,需要我们去筛选和交接。”

      阿尔伯特的心情显然没有他展示给员工们的那样好。

      真可惜。

      他想,如果自己以前记住了那些矿材成分就好了,那也就不用在这里费劲,做许多重复性工作。

      “那....乔恩?”

      塞西莉娅不确定道。

      “我知道他在哪儿,那孩子还没离开这座城市,这次这件事,和他没关系,和教廷有关系。”

      他临走前还给男巫留了封信,信上特别暗示了他会离开,阿尔伯特百分之百确定那就是乔恩所写,在转生此世以前,在他追随那面红旗的生命中,发生了太多太多事,所以,他专门练过笔迹识别。

      “咔。”

      阿尔伯特打开抽屉,取出了那封信。

      —————

      【阿尔伯特先生敬启:】

      光线昏暗的小巷里,棕发青年静静地坐在边缘靠墙书写着,神情中有些微的紧张。

      【很冒味以书面形式打搅你,感谢你这些天来的教导与照顾。】

      他专心书写着,没有理会零星几个来往路人,和外面伴随着朝阳升起而逐渐“苏醒”的街道。

      【这些天以来,我感觉自己在这里已经学会了很多道理,我不再是刚来时的那样了。】棕发青年的笔触顿了顿,继续写道,【您可能不知道,我没有同您说:我是为了学习和了解才乘船来到了阿瓦兰迦,有很多人,我的同学、朋友、亲人,都不认可我的选择,但我认定,“这世上一切的活物本是一样地,只是在路上有了先后,才有了分别”,我相信,“分割陆地的海洋之下依然是陆地,我们是生活在同一片大地上的兄弟姐妹”,我相信。】

      【任何一个人都有他善与恶。】

      【就像硬币的两面。】

      【我不相信许多书籍上描绘的“纯粹的恶”,于是我要自己来寻找善良,顺便历练自己。】

      他抬起头,深深地吸了口气。

      “沙沙沙.....”

      【我确信我找到了。】

      【而且我认为,趁着自己时间还充裕,多见识些东西总是好事,这一点,我也确信达到了,我所以不再像来时那样迷茫和...脆弱。】

      【谢谢你。】

      【......】

      棕发青年站起来,将纸放入信封,整理了下身上神职者制服的领口,然后走出巷道,一个拐弯,就到了一户宅院门前,顺手将信塞入宅院门前的收件箱。

      【不论怎样,谢谢你。】

      【你让我深刻地认识到了事物之间的内在联系。】

      【你让我认识到,破除偏见的重要,在这里我必须为我的偏见道歉,我曾经被自己的愚见蒙蔽了....对不起。】

      棕发青年抬头看了眼天空,整理了下帽沿,加快脚步。

      【你的员工——神职者.乔恩】

      他左手上那这一张纸。

      是一封“征召令”,上面简短地说明了乔恩的亲人、朋友、老师都在想他,还有大洋对岸的斯莫兰教廷。

      ——他生长的祖国需要他。

      —————

      “亲爱的。”

      阿尔伯特放下信纸,顺手撸了下摇晃到手边的蓬松猫尾。

      “我下午出门一趟。”

      “公司里就拜托你了。”

      “嗯?”塞西莉娅的猫耳首先转过来,然后她才看向他,“去哪儿?”

      “大使馆。”

      阿尔伯特点头道:“按照法律程序,某人要回国的话,必然要经过教廷驻阿瓦兰迦大使馆。”

      正好有些东西,想和“对岸”聊一聊:

      他想确认些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