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人妻系列无码专区

      “有所思,

      乃在大海南。

      何用问遗君,

      双珠玳瑁簪。

      用玉绍缭之。

      闻君有他心,

      拉杂摧鐁烧之。

      戃 薽 摧烧之,

      当风扬其灰!쁵

      从今以往,

      勿复相思,

      ਲ਼ 相思与君绝!”蓎

      一阵轻柔婉转的歌声回荡在山谷间,唱歌的是个妙龄少女,约摸十盂七八岁年䅇纪,一袭葱白衫裙,骑着一匹青骢马,缓缓行走在山道上,时不时地听见鸾䉔铃响动。

      ᰦ已是八月仲秋时节,山脚下有个天然的大花圃,开满山菊,马蹄踩着花径而过,引来几只蝴蝶⎍,绕着马蹄翩翩ࢱ飞舞。 娕 倊

       少女姓崔,名青君。活泼好动,喜欢冒险,听人说太行八陉雄奇壮美,艰险难行。挑了个天朗气清的日子,Ჭ便单人匹马上路了Ꮦ。

      这一日穿过白陉古道,径往南去,不觉到了云台山地界,一时兴起,唱起歌来。

      즒这一劘阵歌声传入一个少年耳中,他突然拊㞈掌叫好:“妙极!妙极!好美妙的쵅歌声。”

      青君柳眉덂倒竖赻,怪道:“是몕谁在偷听本姑娘唱歌?”

      她回头看见有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衣冠楚飚楚,骑一匹黄骠马。

      少年催马走近,轻轻一揖僨,道:“天缘凑巧,在下偶然路㽼过此地,听到姑娘仙音,由衷地击节叫好。”

      青君脸色一沉,问:“既然你说好,那墙么请问好在哪里?”

      敳鈧少年侃侃谈道:“古人说:丝不如竹,竹不如肉。姑娘푊音色柔美,婉转低徊,并不输于东周时期的秦青、韩ﵼ娥。”

      ≃ 青君听到有人称赞自己,心中得意,却佯装镇静,诘瞢问:“难不成你听过䂑秦青、韩娥唱歌?”

      捦 少年心想:“这人真会抬杠,秦青、韩娥是周朝时的人物,他们早已作古多年,只怕尸骨都化灰了,我怎能听过他们唱歌Ⴈ?”

      蕡 他微笑道:“在下曾听先生讲过‘薛谭学讴’和‘韩娥善歌’的故事,ﰎ知꯰道他二人琴艺高超,有琴曲传Ⅎ世,虽未见过其人,但神交已久。”

      青君听他说话酸腐,见他戴万字头巾,着宽袍大袖,像埸个白面鉾书生,心想:“原来是个喜欢掉书袋的书呆子。”

      ⻡山谷里流淌着几条小溪,溪水潺潺汇入一个大湖,湖面平滑如一面镜子⑀。湖边立着一块石碣,碣上有三个大字:子房湖。

      㩲据硌说兴汉名臣张良辅佐刘邦夺取天下后,功成身ᩯ退,曾在湖边隐居,“子房湖”便由此得名。

      四面青山环抱,中间一泓碧水,身处其间,令人心胸畅快。

      青君纵身下马,把缰绳随手一丢,在湖边乱石滩上捡了焫块扁平的石头,用力向湖面抛去,石片在水面上弹跳了几下,激出一连串水花,才ᬉ沉入⍋湖底。

      ҷ青君问少年名字,回说:“姓李,草字石白읡。”

      问他排行,回说:“在同族昆仲兄弟里嬸排行第九,人称:李九郎。请问姑娘贵姓芳名?”

      줮 “我叫崔青君,崔琰的崔,青草的青,君子的君。”

      “플青君,青青竹筠,好名字,真是人忌如澯其名。”

      쐮两人谈及彼此家世,以及缘何到⫠了此地,石白和盘托出,青君却讳莫如深。

      띶李石白道:“在辒下自幼仰慕剧孟、朱家那样的侠客豪杰,钦佩他们的豪侠行径。所以辞别亲友,打算独自闯荡江湖,ꆲ行ꩆ侠仗义。”

      崔青君听完,睃了他一眼,撇嘴道嫋:“大言不惭,我看你行侠仗义是假,游山玩水是真蝪。”

      “行侠仗义,顺便ཾ游山玩水,饱览天下美景,不也是人生一大乐事么?”

      ⳣ“强词夺理,我问你,你有什么本事?凭什么行侠仗义?”

      石白张口结舌,一时回答不上来。

      “没什么本事,还敢说什么樰闯荡江湖뎥,行侠仗义?真不害臊。在外面玩腻了,就乖乖回家念书,将来求个功名,过安生日子。江蔯湖险恶,髻白白送掉性咷命可就不值了。”

      石白道:“我家中有几亩薄田,不愁温饱,何苦自寻烦恼,求取什么功名?与其濗富ℝ贵诎于人,⭭宁贫贱而得自由。”

      青君啐道:“酸儒,说不偑到三句话,又ᅤ开始氲掉书袋了。你听我慢慢道来:凡是行走江湖的侠客,首先,要䯜功夫极好,十几个高手랇近不得身,即便被敌人包围也能全身而退;其次,还要擅长发暗器:袖箭、飞蝂蝗石、梭镖、飞刀这些常见的暗器都能뮦百发百中;再者,㌥轻功也需极好,几丈高的围墙,能毫不费力一跃而过,奔跑起来,一日数百里,千里马都튷追赶不上。此外还需懂些医理,江湖儿女在刀口上混日子,难免受伤,一旦箶受了伤,要会一些自救的办法。江湖险恶,还须蓼懂得处世应变之术。㯑你扪心自问,这些你都能做到么?”

      石白被她一番揶揄嘲弄,憋得满脸通红,赧然道:“我此番正要前往仙山古洞,寻访高人,拜师求道。”

      ꈮ 青君笑道:“这山中到处是荆棘薜萝,哪里有稻?풹你要求稻,需向山下老农去求!”

      麴石白퐱不解其意,呆了半晌,忙摇头道:“我说的是道术的道,不是稻訷米的稻。”

      青君笑道:“傻瓜,方才跟你开个됪玩笑罢了,别那么认真。”

      씌 她望着乱石滩呆呆地出神,突然心摻念一转,道:“银喂,书呆子,咱俩比赛打水漂,怎么样?” 꽅

      “膵妙极,不知瑫如何比法?”

      “第一,比石头漂䅅出去的距ည离;第二,比石头点击水面的次数;第三,自然是⬒比谁打出来的水花漂亮。”

      ゃ*求收஋藏㚟,求推荐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