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层浪破解盒子绿巨人

      见女人没有回答,副将耸傩了耸肩,吊儿郎当的说道:“亏我做了这么多年间谍칡,结果你连句问候都没有。”

      “㣄所有人!杀!”那持着血刀的女人冷喝一蚾声,理都不理会他,气息引动,脚下红光爆闪,身体眨眼间便闪至一个士兵身旁,士兵连人影还未看清,便被ࠄ一刀枭首。

      “驭܁血刀。”女人声音轻喝,话音落下,那被枭首的尸体中,一股血流从脖子处激射而出,晶莹红亮的血流像小蛇一般缠绕在刀身上。

      㿾 女人手腕转动,刀锋环绕,燭那血流宛如被赋予了生命,随着刀尖劈去的方向疾驰而去,穿透一个个士兵的身体,这些士兵无一例外,身体都肉眼可见的干瘪起来。而那血流从一条长蛇逐渐成长为一条盘旋腾空的血縼龙。

      树林中钻出的人影只有四十人,錰却将这一百五十骃人的士䝶兵杀的丢盔弃甲,惨叫连连。

      那副将动都没动,就站在一旁看戏,当看ᤁ到那䃙一条腾空的血龙时,感受着那磅礴的威势,忍不住咂욌咂嘴:“这死丫头也不知道哪里找到的器法,十几年没见,比我强了啊。”

      看着看着,却发现那血龙身躯转动隱,竟然朝着他的方向破空而来。

      “卧槽,欺师灭祖!”那副将惊怒道,雁翎刀瞬间拔出,双手竖握。

      “鹰击长空!”᾿ 

      一道若有若无的鹰啼响彻在众人心头,雁翎刀迎着扑⺭面而来的龙首狠狠斩去。

      “轰!”的一声巨响,血龙炸裂开来,那副将噔噔噔的一连退了十几米远才堪堪稳住身形,内衬的紫色百花袍被黏糊的血液给浸透,整个人好像泡在血液里一样。

      “死丫头,下手没点轻重춠!”ƌ那副将抹而了把脸上的血水,勃然大怒道。 ⒋

      那女人ʶ踏步走过来,冷酷的脸上难得露出一点笑容:“还不错ᐛ,没老得连骨头都朽了。”

      副将也是气笑了:“我特么当师傅的都还没有考验你呢,你这꼤当徒弟的到是反过来考验我了。”

      “你打得过我?”女人再说话时脸上又已是寒霜ᰁ密布ᩈ,仿佛刚才那笑容从未出现在脸上过。

      副将脸色一뺪僵:“打不过!”

      甠“这次暴露了身份,回浊界吧,师母说,她很想念你。⑂”女人轻声说道,语气中是说不清的无奈。

      副将癶脸色一怔,随即面色复杂的说了一句:“好!”

      那年,妻子肚子䓫中的孩子都还未出生,他接到任务后,便匆匆离开,此一去相隔两界十数鍆年,这一回去,也不知道冪孩子是否会认他这不称职徂的父亲。

      女人点点头,转身看向其他人:“伤亡怎样?”

      뛧 “⤣三人轻ⅆ伤,一人重伤,无人死螯亡,ⷐ敌人全灭。”人群中走出来一人躬身禀报。

      ₴ 女人微微颔首:“将重伤的栭人带晽回我们隐藏的山洞里疗伤,其他人立刻更换着装埋伏。”

      这个伤亡很正常,那一百五十人大多都是普通人綽,只有少数修行者蠒而已ᐠ,而她这四十人队伍却全是修行者,两者的战斗根本不是对等的

      众人应了声是,纷纷开始在尸体堆里扒着ⴐ较䦩为完好的士兵衣物,进行伪装。

      “这次闹这么大,你可能会受到上级娸很严重的惩戒。”副将在一旁问道。

      “不会的餅,此间任务结束,我会回内部接受罪地试炼ㄆ,而且闹大了也好,竼给你个ĩ回家的理由。”女人回答道。

      副将却脸色一变:“你三阶巅峰了?”

      这罪地试炼便是前往浊界一个叫罪恶之箕地的地方进行试炼任务。若是有人通过任务,上级会赐予能增加突破四阶几率的宝物。

      但这试炼死亡率极高,非同阶无敌者根本不可能在试炼中活下来。

      “两年前寎我便是三阶巅峰了,如今已经卡了两年了。”

      副将神色震撼:“我真不知道十年前把你带回见天明是否是个正确的决定。”

      十年啊,十年就到了三阶巅峰,猧就是那些天才从刚开始修炼到三阶巅峰也要壨三四十年,而普通点的先不说能不能上三阶,就是能上三阶,也得七八十年。

      十年三阶巅峰,他之前别说没见过,他听都谵没听过。

      㗐 “卡鹡了两年你急什么急?卡了上百年的都大有其人!”副将一下子就急了,他是真不忍ܣ心看着这么个天才消失在世界上。

      Ϛ“你对我走出罪恶之地没有信心?”女人撇了他一眼,寒意刺骨슇,好像不信任ᱼ她对她是非常大的侮辱。

      副将翻了个白眼:捼“这特么霒是信不信任的㋑问题ﺛ吗?参加这试炼的人每年都有㠏,但是已经近百年没人活着通쪟过试炼了!这数据你就没了解一下?”

      ㇋无论再强的人,在一切底细都被别人知촥晓摸透后,也会不小心掉阴沟里,常在河爅边走,哪能不湿鞋?

      “那我就将是近百年第一个通过试炼的人!”女栙人语气平淡,却透露出无与伦比的强大自信。

      副将再次吐槽道:“每个去的人都这么说。”餪

      “你不用再቎说了,我去意已瀒决。”女人声音突然冷ꖩ硬起来。

      副鯸将还좧想说些什么,最后却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他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再说下去也没有用。

      鸿一群下属换好衣着后来到两人身前肃溬立。

      女烒人满意的点了点头:“造访西院붛的学生大概还有一天就要到达开荒路中段,所有人记住軇,只能⽹活捉,不能格杀!现在,到指定地点进行封锁,不可放过任何一人。”

      “是!”

      一道道身꾏影钻进树林中嗍,消失不见。

      ……

      第五天,开荒路ᰐ中段。

      十来个学生正风尘仆仆的向前赶着路ኝ,他们中只有少数人的튢脸上才显出很重的疲态,这少ꠐ数人多是各个大城中文课的第一,却没能ນ觉醒出修行资质੫。

      而武课第猅一,那一定是修行者了,六级觉醒资质,七级生中能排前面的一定都是修行者。

      一群人醛正走着,最ኰ前方一个拿刀的青年突然摆手,示意众人停止。

      “왈怎么了老赵?”后边一个文质彬彬的青年问道,显然和那赵姓青年熟识。

      “前面有十几个守城士兵”赵姓青年指了指ᩰ远处的十几个人。

      “这守城士兵是保护我们的,继续走吧。”后边一些知晓内情的学生催促道。

      一群学生听完,恍然大悟,不疑有他,ᚶ纷纷迈步继续前行。

      刚刚靠近那群士兵,赵姓青年脸色一变,他看ᷬ见这群士兵拔刀而出!慌张的吼了一声:“快跑!”

      话音刚落,脖颈一痛,眼前一黑,整个人顿时昏迷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