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柱甘露寺蜜璃黄本

      “轰!”

      罶背着炸药包的日军已经用连续用几个炸药包叠加在厚实的墙壁上炸开一个宽达三米的豁口。

      几名日军连̋续丢了几枚手雷进入ȋ仓库内轰然爆炸Ꮽ后,在外还在遭斾受楼上丢手榴弹的日军迫不及待地涌入。

      쒲 望远镜中,看着近百名己方士兵爆破成功并迅速进入,丰田秀却并没有想象中那般欣喜若狂。

      从指挥官的角度,他当然希望战事越顺利越好,但站在一个军人燵的角度,他又感觉这轮进攻实在몚是太顺利了。

      ꀲ顺利的仿佛对方指挥官就是ℑ个超级蠢蛋一㑠样。

      哪怕己方已经干掉了对手的大杀器,哪怕己方拥有四辆坦克,对方也不应该就如此轻易的让自己的前锋就这样冲入大楼吧! 뱍

      要知道,在战斗开始之前,他其实就已䲧经做好了黑川织造쌳那个蠢货和他手下集体当炮灰的打算。

      胜利的希望,其实是寄托在那随后跟进的两个步兵b中队身上的好嘛?

      但为毛,炮灰就这样成㳗了刺入敌人心脏的尖刀?

      这就像是两个武林ᯥ高手对决,其中一个已经想好了几种对策,伸出一记迎面拳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撩阴腿,那汷知道对方竟然如此的菜,仅是那一拳就打了对方一个满脸桃花开。

      ᷖ然后,搞得大占上风的武林高手心뻞里倒还有点儿켕虚。

      ố 八嘎的对手莫不是打算着喷老子一脸血吧!

      或许,也就是看着两个步兵中队近400号人已经进入仓库正面200米距离,甚至开始不再猫着腰前进,而是大跨步莤提速的那一刻,心里有点虚的日军少佐才总算又踏实了点。

      ⲍ 不管中方指挥官打的什볶么盘算,冲进去的100号人只要不是100头猪,总能坚持到后续主力跟进吧!

      “咚!咚!咚実!”熟悉的闷响声响彻战场。

      刚刚把心放踏实点的日军少佐顷刻间出了一身白毛汗。

      望远镜上抬,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两朵绚烂的火花。

      中方的机关炮不仅没在上一轮‘打草莎惊蛇’中被干掉,八嘎的竟然还多出来一挺。

      但这,并不是让丰田秀脊背一凉的真正理由。

      中国人,为何一直忍到现在才把他们的杀手锏拿出来?

      㩳 他넸们在等什么?

      ” 等坦克吗?

      従 先前不是已经有了两辆89式还有94式?

      难道那䥚都不能满足他们᳍的胃口?

      人一连串的问号在日军少꽬佐脑海中浮现,差点儿把脑瓜儿原本挺好使的日军少佐自己都给问䖭蒙圈。

      但很快,他就知道答案了。

      窨 两挺机关炮此时从鐖楼顶冒出头,要打的主要目标自然不会是步兵。

      哪怕一颗炮弹带走两人,对于目前已经提高速度马上就要进入全员臦冲锋阶段的400日军步兵来说₮,也是无法阻挡的了。

      쨃两挺机关炮的目标,只能是坦克。

      㗅只是,和日本人想象的不一样。

      最先受到机关炮攻击的坦克,并不是距离仓库最近的四辆坦克,而是远方不可一世由民居中冲出的两辆89式。

      或许是因为太过放松,两辆89乙型坦克开出了小跑车速度,短短一分钟,两辆重12.7吨的钢铁巨兽就跑出了快200米,可是比迈뻲着小短腿的日军步兵쉈们跑得快多了。 䳛

      两挺机关炮没有分散炮击,就瞄准了其中一辆,谁让那辆坦克顶盖上还插着太阳旗显得很拉风呢!

      那就和骑兵对战中非要穿着亮银甲再骑一匹白马一样显眼。

      遀“铛铛”已经连续试射好几发的机关炮终于击中了坦克还算厚实的前됟装甲,不过不是正面命中,而是텭击中了圆溜溜的炮塔侧面。

      然后,炮弹被犹如钢盔一般的圆角给弹开,就留下一道长长的弹痕和一溜令人心惊目眩的火顥光。

      卿还躲没有把坦克如何,却把后方正在伴随前行的日军步兵们快吓尿了。

      在场的绝大部分都是老兵,他们很清楚,别看这几发炮弹对坦克没什么损害,但能击中,已经证明着中国人的射手业揔已调准了准星,天知道那一刻,方才还威风赫赫的89坦克就会被打成一支大火炬。

      他们再呆在后面,随时都有可能因为被打爆的坦克里的炸药殉爆牵连。

      都不等中队长的军擩令下达,在带队的军曹高声命令下,跟在被瞄准坦克后的两个小分队做鸟兽散,纷纷藏入他们认为安全的废墟中。

      日军渣渣一惙般的步坦协作训练在这一刻暴露无疑,自认为牛逼哄哄的装甲兵看不起土鳖步兵,而土鳖们在危险来临的듔那一刻,抛弃坦克也基本不过脑子,身体反应特别诚实。

      当然了,相对于被击中坦克里的几名坦克手来说,日军步兵顶多只是害怕灾难性后果的发生,而心中不断MMP的,只能是坦克中的人。

      쿉 他们不是恐惧,而是懵逼了。

      中国人已经不是不㭜讲武德的问题,而是太特么不區讲武德了,说好的一挺机关炮都被干掉了,为毛﫿不仅还活着而且还多出一挺?

      钳 这样类比一下,一个猥琐小短腿男却偏偏娶了貌美如花堪比金莲的老婆,最놞害怕的事莫过于戴绿帽ೀ,然后呢!老婆信誓旦旦告诉短腿男ꅢ,你想ቑ多了,老娘其实喜欢的是女人,쪕短腿男是不是特开心?

      然鹅,开心的フ短腿男某一天从外归ၹ来㨎,却发现床上多了个男银,不,是两个,你说他是个啥子心情?

      最要ᬵ命的是,这两叅个‘奸夫’还拿着刀짏,九环大砍刀、青龙偃月刀那种.....

      这又是啥子心情?

      恐钽怕茻只能由德川少佐来告诉你핂这种从天堂到地狱间心情转圜是啥样的了。

      只可惜,怕没机会。

      “倒车!倒车!”日军少佐욟疯狂的拍打前方坦克驾驶员的肩膀。홭

      是的,就是这样,日军坦克里没有装无线电,别说和ᙕ外界通讯,就是坦克内部,都得靠‘拳打脚踢’式,那是属于日军装甲兵们独有的通讯方式。

      靠说话?你想多了,ꇕ柴油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中没有人쥓能听得清说话,难不成还要驾驶员百忙之中回头看自家中队长的口型,靠猜?

      䛎倒车的抉择自然是正确的,开炮还击已然属于来不及,而且对方在楼顶,一个不小心就把炮弹越髯过楼顶打租界那边去了,早在进入战场之前日军各级长官都已经严禁뀀从正面鿀对仓库大楼仰射,ﲔ平射已是흍极限㌟。

      再者,坦克装甲最离厚的地方莫过于正面装甲,17毫米的装甲如果还不能让人安心,难道靠尾部的12毫米装甲吗?

      ᨸ插ᣔ着小旗旗的89坦克疯៘狂綠倒车,一帮及时䉭躲开的日军步兵都在心里暗骂MMP鸤,庆幸自己躲的快,不然那帮混球不管不顾的倒车还不把老子压成肉松饼了?

      八嘎的,你们咋佲不去死?至少超过一半的日军步兵在内心深处咒坃骂着。

      然后,他们的期待就成真了。

      雷雄早在日军前锋步兵进入㐻四十米距离时う就已经将两挺机关炮抬上了楼顶早已设好的炮位里。

      䜱 光是瞄准两台不可一世从远方冲过来的89坦克就花¢了足足一分钟,这会儿更是靠试射调툩整好了准星,那会让它跑俗了?

      十秒钟之内,两挺机关炮一口气各自打出了五发炮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