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娘照片

      贾睿觉得全身难受,不光脑子疼,四肢百骸也跟浸在百尺寒潭里似的,冰冷,沉重,一动也动不了。

      “艹,一定是被鬼压了。”浆糊般的脑海里还留有一丝意识。

      正默默蓄力,好睁开眼睛从鬼压床的不妙中醒来时,突然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忽远忽近。

      一个略带嘶哑的低沉男声自言自语道:“怪哉,风月宝鉴怎么不见了?”说着,一双带着暖意的手上下抚摸他的身体,显然在找那什么宝鉴。

      贾睿想躲,然意识又支配不了躯壳,只能默默忍受。

      那双手所及之处就像有毛毛虫爬过,不适感比鬼压床还强烈。

      来人似乎是个话唠,边找边发愁道:“完了,万一找不回来,警幻那娘们一定会发疯。”

      “警幻?这个名字好熟悉。”贾睿为了转移不适,努力回想刚听到的话。

      就在他苦思冥想的时候,来人又喃喃自语道:“不对啊,这人明明刚死,身下一滩东西又腥又臭,都还没干,拿在手里的宝鉴怎么会丢了呢?难道被收起来了?”

      接着,就好一番翻箱倒柜,中间还将贾睿的身体翻来覆去好几回,但仍然一无所获。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个苍老的男声从室外大声喝斥道:“谁在那里?!”

      自言自语的声音立刻消失,那人也似乎化为一阵风从窗户卷了出去,踪影全无。

      “吱嘎。”

      门被轻轻推开。

      有人缓步走近,脚步沉重而疲惫。

      他来到床头站定,俯身帮着盖上被子,还摸了摸贾睿的额头。

      手很凉,枯瘦,像是竹枝,有些冰,有些硌。

      来人慢慢坐下,冲着床上的贾睿轻叹一声:“瑞儿,你什么时候能好?只要你好起来,祖父再也不打你,逼你读书了。唉,是祖父不对,不该把恢复侯府公子的荣光全都寄托在你一个孩子身上。祖父知道错了,呜呜……”

      苍老声音里满是心酸苦楚,呜咽声更是让贾睿听得鼻子发酸,似乎身体还残留着原身的情绪情感,有悔痛,有不甘,有仇恨,更有对死亡的恐惧。

      “原来是这具身体的爷爷!”

      老人在床沿坐下,摸了摸孙子蜡黄瘦削的脸庞,继续小声唠叨。

      什么去王氏那儿求人参救命,琏二家的只给了几钱参须渣子,一副“独参汤”都没凑齐,跟打发叫花子似的。

      什么嫡支狗眼看人低,瞧不起他一家子,亏得他和贾代善是亲兄弟。

      最后还笑话孙子,冲着跛足道士喊“菩萨救命”,真是不知所谓,怎么也该喊“道祖保佑”才是。

      贾睿听老者不停唠叨,脑袋竟然越来越清明,且越听越吃惊,这“风月宝鉴”、“王夫人”、“琏二家的”、“跛足道士”,不是红楼梦里的吗?

      “艹,难道我成了人妻控贾瑞?!”

      他极想睁开眼睛看一看,这渴望比因在沙漠里走了四五天没喝上一口水而对水的渴望还强烈,然而,眼睑就跟没有似的,死活睁不开。

      不用多想,此时贾睿也明白,跟前的老人就是贾代善的庶弟贾代儒,而刚才找东西的就是跛足道士,找的是大名鼎鼎的风月宝鉴。

      贾代儒又坐了一会,给扯了扯被子,这才叹息着起身离去。

      老人刚走,跛足道士一阵风似的就又回来了,仍翻箱倒柜的找宝鉴,可还是没找到。

      不过,他显然不死心,又在贾睿身上摸来摸去。

      而贾睿呢?就像夜深人静喝多了黑咖啡,疲惫又兴奋,完全无法沉睡,灵魂如同悬浮在虚空黑洞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恍如万年又恍如一瞬,黑洞里出现一点针尖般的亮光,并慢慢膨胀扩大,胀到无法再胀时,烟花般炸开!

      “啊!”

      模模糊糊的,爆炸声里竟然还夹杂着一声惨叫。

      惨叫消失,贾睿也彻底清醒,暖意潮水般涌来,身体像泡在母体子宫里,舒畅无比。

      而这时,道人的手又一次摸到胸口,忍无可忍的他终于能再次睁开眼睛。

      视线带着强烈的厌恶,仿佛有形有质,射向跛足道士。

      而对此有感的道士也抬头看了过去。

      两道目光空中相接,如同对轰,激起大片无形涟漪……

      有人说,喜不喜欢一个人可以在看到对方的十秒内做出判断。

      虽然看不清是不是长短脚,但眼前这位道士气质却的确颇为不俗。

      不过是一件洗的发白的蓝色道袍,偏偏穿出了几分仙风道骨。

      就连绾发的荆簪都闪着光,柔滑润泽,也不知是包浆还是宝光。

      年龄?判断不出。

      面相不过二十,双眼晶亮,眼神沧桑,仿佛已看尽这世间无数沧海桑田。

      是滴,贾睿对这位道长并没有恶感。

      但没有恶感,不代表他不想收拾对方。

      “你……”

      “你……”

      两人异口同声。

      道士想问:“你怎么活过来了?”

      贾睿想问:“你真的是修行者、来自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

      “你先说。”

      “你先说。”

      又一次异口同声。

      一而再再而三的巧合让警惕与戒备消散大半,二人相视而笑。

      道士一瘸一拐的走了两步,在靠近床头处的鼓凳上坐下。

      贾睿双肘支起上半身,靠在床头枕上,飞快扫一眼屋内,心里只来得及感叹一句“寒酸”,口中却先发制人,问道士:“你在找什么?”故作不知。

      跛足道士定定看着他的表情,一字一顿道:“借给你的风月宝鉴。”

      贾睿听罢,故意怒道:“你这个道士不老实!”

      “我如何不老实了?”

      “哼,你说那镜子是太虚幻境空灵殿仙子所制,专治邪思妄动之症,有济世保生之功,只给那些聪明俊杰、风雅王孙看照。”

      跛足道士轻笑一声,垂目扯了扯道袍下摆,点头道:“我正是如此说的。”

      贾睿呸了一声:“为何反面有个吓死人的骷髅立在里面,非诱逼我看正面,生出那些见不得人的邪思来?非但不能治病,分明还会加重病情!你不是想救我,是想害我!哪里老实!”

      跛足道士不知想到了什么,手一顿,抬眼看向贾睿,眼里惊讶一闪而逝,似乎在判断他究竟知道了什么,但嘴上却极强硬,矢口否认道:“我已再三交代你不许看正面,只看反面,怪不得我。怪只怪你受不了诱惑。”

      “呸!一面是阴森森的骷髅,一面是朝思暮想的心上人,任谁都会看心上人。”

      “你这个法子,和一个人犯了错,要么死刑要么领十两银子回家过活一样的选法,看似给了选择,实际上只有一种结果。”

      “被你害的我差点被阴差锁走,又如何说?你哪里是救命,分明是害命!”

      道士听到这话,脸色一白。

      被阴差锁走的那一幕虽是幻境,但从来没人能在经历后再次活过来,眼前这人活生生的,中气十足,显然不对劲!

      贾睿嘴里嚷嚷着,声音越来越大:“我算明白了,你不是救命,分明是拿我的魂魄去喂那邪门镜子呢!歪魔邪道,今儿非锁你去官府不可!”

      一番话说的跛足道士心神不安,这人怎么像忽然开了心智?

      心念数转,他决定早些脱身,摆手道:“那宝鉴丢了就丢了,不让你赔,但咱们的因果也就此了了,告辞!”

      不等贾睿回答,便晃了晃身子。

      说来也是奇怪,那足有一米七八的高大身子晃动过后,竟然慢慢变小,像被压扁了缩小了一般,几息后变成一张轻薄纸人,随着莫名出现的一股旋风,从窗户缝钻了出去,消失在青天白日之下,着实诡异。

      “哼,算你走的快,晚一点等身体养好,非让你赔的只剩内裤不可!”贾睿冷笑一声。

      随后,闭上眼睛,他将贾瑞的记忆快速浏览了一遍,越看越气。

      这小子二十出头,因家贫竟然连个通房也没有,更不论娶妻。

      自从见了王熙凤之后,就魂牵梦绕的暗恋上了。

      及至后来,见王熙凤与贾蓉贾蔷贾宝玉几个关系暧昧,就生了妄想。

      宝玉不提,还是个十一二岁的孩子。

      可贾蓉贾蔷都近二十了,尤其前者还娶了大三岁的秦可卿,不用想,早懂人事,难保与王熙凤没有私情。

      他便想着也一亲芳泽,三番两次的明示暗示王熙凤。

      可惜他对自身认识不够。

      一来,祖父贾代儒读了一辈子书不过是个秀才,只能靠打理义学谋生。且打理义学还不是因能力出众,而是靠嫡支施舍。

      二来,父母双亡,自己又是个无财无势无才的,就连容貌也只是清秀,远远比不上俊美的琏二。

      不知哪来的勇气认为王熙凤会看上他!

      可想而知,王熙凤在收到他勾搭的信号后有多膈应,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王熙凤是什么人?凤辣子!辣,是泼辣,更是狠辣!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扑街短命鬼。

      头一回,让贾瑞晚上悄悄的在隐蔽的穿堂等。

      贾瑞呢,如获至宝,信了凤辣子的鬼话,真以为她像许诺的一样,会配合着把上夜的小厮们都放假,好让他乘虚而入。

      结果摸黑摸入穿堂,被锁在里面整整一夜。

      腊月天,穿堂风,夜又长,朔风凛凛,侵肌裂骨,一夜下来,人几乎冻死。

      等回到家里,又被性情严厉的贾代善发现一夜未归,以为去了嫖娼赌博,被狠狠打了三四十板子。

      这还没完,又不许吃饭,罚他跪在院子里读书,不补足十天功课不许起来。

      冻了一夜,又遭了苦打,且饿着肚子,跪在寒风冻地里读书,滋味可想而知。

      就这,仍不死心,又去找王熙凤。

      王熙凤见他如此,第二回整他,又约了晚上在夹道处的空房子见面。

      而他呢?再一次上钩,还被贾蓉贾蔷当场抓住把柄,被逼着以赌债的名义写了欠条,动辄就是五十两,贾代儒一年还没这么多收入呢。

      被两人勒索不说,数九寒天还被泼了一身屎尿。

      也是他鬼迷心窍,合该一死。

      就这样仍然执迷不悟,还是满心想凤姐。

      其实他未尝不明白上回是心上人同贾蔷贾蓉做的局,但就是不肯面对现实。

      贾蓉两个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货色,三天两头上门勒索银子,他怕祖父知道,天天过的胆战心惊。

      精神上相思病重、唯恐事泄,金钱上债务是个无底洞,学业上祖父逼得又紧,更兼两回冻恼奔波,因此心火夹攻,一病不起,眼看要不成了。

      贾代儒只这一根独苗,千方百计到处求爷爷告奶奶寻医治疗,肉桂、附子、鳖甲、麦冬、玉竹等药,吃了几十斤,银子花了无数,一直不见好转。

      后来不知从哪里打听了“独参汤”的偏方,这才去求王夫人。

      可惜,管家的是王熙凤,老人家不知孙子早就把这人得罪的死死的,且这病还是这个狠辣女人做的局,竟然指望求到人参,实在可怜可悲又可叹。

      贾瑞呢,自然不想死,这才在听到上门化缘的跛足道士声称能治“冤业之症”时,苦苦哀求治疗。

      什么是冤业之症?冤鬼附身。

      宿主的冤亲债主附在他身上,不是来讨债的,就是来讨命的。

      讨命一定要把他折磨到死为止,讨债要叫他受相当的痛苦,还要花上一笔可观的医药费,那是他的债务。

      这种病是无法用药治好的。

      一般而言,佛家才会有这种说法,但当日上门化缘的却是个道士,还是个跛足道士。

      可以想见,当时奄奄一息的贾瑞是如何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喊着“菩萨保佑”求道士治病。

      跛足道士就给了风月宝鉴,让他看反面,还说三天包好。

      他呢,不敢看那面的骷髅,见正面是王熙凤冲他巧笑嫣然的招手,心神荡漾,轻飘飘的就去了里面,拉着王熙凤就是好一番云雨。

      事了,王熙凤还像妃子送别皇上一样送他出来,把他喜的不行。

      出来后,再看一眼正面,王熙凤又冲他招手,他魂儿便又去了里面,再次云雨一番。

      好嘛,夙愿一朝得偿,一次两次哪够?三番两次下来,遗了一滩又一滩精。

      到了最后一回,刚要出镜子,却见两个人走来,一个白帽子一个黑帽子,拿铁锁把他套住,拉了就要走。

      他呢,唯一的念头竟然是叫喊:“让我拿了镜子再走!”

      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这话可一点也不掺假。

      想到这里,贾睿冷笑一声,薄唇嘴角勾起一个细小的弧度,在夕阳下透着刺骨的冰寒。

      贾瑞虽说暗恋有夫之妇并不光彩,但王熙凤竟然就因此要了他的命,将活生生的人折磨的病死,不可谓不毒辣。

      别说贾蓉贾蔷三番两次的跑来勒索银子没有她的手笔,这女人不弄死他显然不会罢休。

      草菅人命,凤辣子绝对是红楼女人第一。

      既然贾睿今儿成了贾瑞,就不可能放过罪魁祸首,不管是王熙凤,还是贾蓉贾蔷,又或者跛足道士,警幻,他一个都不打算放过。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养好身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本钱雄厚了,报仇才能更容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