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短视频记录生活在线

      “对了,那时候还发生过这样那样的事……”绕开已经快要养废号的土间家“瑰宝”,土间桂龙一边往里屋走,一边回忆着。

      土间家私人医院。

      “桂龙大人,从检查结果来看,总悟少爷的身体很健康……”

      土间桂龙:“???”

      肾上腺分泌呢?

      “完全没有问题,总悟少爷的身体甚至比一般的运动员都要来得健康。”

      “嘶!”听见这话,土间桂龙狠狠的吸了口气,他再次看了眼病床上的总悟,半晌,才啐了一口道:“果然,我就知道怪物是不可能这么早死的!”

      这么想着,他把总悟刚在在贵族医院检查的化验结果递给自己的私人医生:“检验结果是这样没错吧?”

      “桂龙大人说笑了,这种将死之人的检查结果,怎么能跟总悟少爷的比?”

      土间桂龙:“Σ(⊙▽⊙“a”

      尼玛,两边都是他看着检查的,怎么会差这么多?

      “除非,总悟少爷能够自我控制控制肾上腺素的分泌,而且,恢复能力也要远超常人……”

      总悟的恢复能力如何?

      三天两头把总悟送到病床上的土间桂龙最清楚不过,一般人可能要将养半年左右的伤势,放在总悟身上,也就是半个多月就能开始复健,想到这,土间桂龙不动声色的问道:

      “多田,你在我土间家工作了多久?”

      “桂龙大人,从我父亲开始,我们多田家都是为土间家工作。”

      “那也算是很久了,你说,如果一个人能自由的控制肾上腺素分泌,那他会怎么样?”土间桂龙的脸色依然冷漠。

      “不可能,要是能够控制,那他要么最终进化成神,要么,其本质就是怪物!”

      “怪物吗?”土间桂龙似问非问。

      半晌,他才对着着身边的管家吩咐道:“川岛,千叶贵族医院里面,一个带眼镜的医生,送他去国外吧,另外,吩咐人,把总悟在千叶贵族医院里面的检测结果,抹除掉。”

      “是!”那管家到是通透,土间桂龙一说,他就知道要送走的医生是谁,至于原因,有些东西不知道比知道强。

      “多田……”管家一走,土间桂龙再次把目光看向自己的私人医生:“你从来没看过我给你看的检测结果,明白吗?”

      “是!”多田医生心中一紧,仿佛抓到了些什么,却又不敢发问,只能扯开扯话题道:“桂龙大人,总悟少爷的身体虽然应该是不需要住院治疗,但……”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就听见土间桂龙道:“对了,总悟呢?”

      “总悟少爷不就在……”多田医生指了指玻璃窗里的病房。

      看着空空如也的病床,多田瞪大了双眼,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见外面有人呼唤道:

      “不好了,总悟少爷越狱了……”

      “会不会说话,这里是医院,哪来的越狱?”

      “不好了,总悟少爷逃院了!”

      ……

      土间桂龙:“O__O “…”

      尼玛,总悟那小子到底是怎么在那么多护士的看护下,从病床上逃离的,还有,住院都不能好好住吗?胡闹!

      “啧,居然留下了那么多把柄,还要老头子来收尾。”逃离病床的土间总悟一边在医院闲逛着,一边嘀咕道:“这次就谢了,老头子。”

      “话说回来,医用酒精到底是放在哪呢?药品房吗?药品房又是在哪里?”

      揉了揉依然在发胀的大脑,土间总悟一边避开医院里的工作人员,一边搜寻着。

      “总悟少爷!”

      “老头子疯了?让那么多人找我?”再次避开一个工作人员和一名土间家的管家后,土间总悟吐槽起来:“这些家伙不会以为,这样叫我就会出去吧?”

      “总悟少爷,出来吧,我们今天不打针……”

      土间总悟:“_!”

      老头子什么时候这么卑鄙了?这明摆着是在败坏他的名声,他,土间总悟,什么时候怕过打针了?

      再一次避开几名工作人员后,土间总悟顺着医院的指示牌,找到了药品房。

      此时。

      土间桂龙已然在发火:“你们怎么搞的,连一个孩子都看不住,还是一个受伤的孩子……”

      “可是从检查结果来看,总悟少爷不像是受伤的样子。”多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道:“而且,桂龙大人,总悟少爷到底为什么会逃离病床?”

      土间桂龙:“怒(ノ`ー′)ノ???~~┻━┻”

      我特么怎么知道总悟在想啥,你不都说了,那家伙本质上就是一个怪物,人类怎么可能猜透怪物的想法,当然,这些话只能放在心里想想,事实上,土间桂龙只是沉默。

      半晌后,他才道:“总之,不管用什么方法,也要把总悟那家伙找到。”

      ——

      那边的土间桂龙正在发火,药品室里的土间总悟却是漏出了一丝得逞了的笑容。

      “话说回来,直接吸收乙醇好像对身体不太好,我还是找找医疗酒精吧。”看着面前一堆的化学试剂,总悟很轻易就找到了装乙醇的瓶子,只不过想了想,他又放了回去。

      想他土间总悟,在外面都是喝茅台,吹瓶威士忌,豪饮伏特加,没想到进了医院,只能靠医用酒精混日子。

      “老头子,总感觉咱两这仇结大了,虽然,扫尾什么的都弄好了,但——”摇了摇头,土间总悟现在并不准备想这些问题。

      搜寻了片刻,翻翻弄弄一团糟之后,总算是从一个宽敞的药架上找到了医用酒精。

      连兑水都没有,土间总悟打开就是一口豪饮,然后感慨一声:“爽。”

      “总悟少爷,总悟少爷,快出来吧,医生说了不打针,也不打点滴……”外面,依旧是乱哄哄,犹如闹市一般。

      土间总悟:“((‵□′))”

      “嗝~!好烦人的一群家伙,不知道医院里要保持安静吗?你们当医院是自己家开的?”

      土间桂龙:“不好意思,这还真是自己家开的,从修建到人员聘用,通通都是土间家出钱,反正也没指望过这医院能赚多少,为了自己家的混小子闹一闹怕啥?”

      对此,土间总悟只想说:“这个社会死掉了啊,完全被资本操纵了……那啥,你们再让我喝两瓶,我这就出去跟你会会,不就是病床上躺十天半月吗?我习惯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