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号荡铺

      虽然张燕并没有见过许安,但是他心中笃定说话那员骑将就是许安。

      他看着玄铁胄下那张䏢略显年轻的脸츣庞,手不由自主的古搭上了马鞍旁的弓箭。 镻

      不到⢑数十步的距离,张燕自小便好勇善斗,少时又经常上山㞅打猎,弓术不说百步穿杨,但是也是一等一的射手,区区数十步距离,张燕自觉起码有五六分的把握,一箭射中许安。

      张燕微微阖目,心붽中不断权衡着利弊,໭思索着自己的判恎断。

      㚦 此时大门洞开젳,若៬此人真是许安,自己射死了许安,他一死井陉关群龙无首,对攻城自是大大有利,甚至一战而下也不是一定。

      不过刘辟和龚都也在许安壣麾下,这两人乃是黄巾军的̽宿将,只怕是一时间也难以破城,而且如今自己身旁꽂骑兵并非ꀄ太多,只怕是难以阻止城门关闭。

      但是若此人不是许安,不仅㉀会激怒了关上的守军,而且还让自己和麾下的军队陷入险境。到时候双方鏖战之际,紧随而来的汉军便会毫不费力的吞噬掉他们的性命。䙊

      就在张燕心中盘算之际,许安身后一员身形魁梧的骑将驱马靠了上ᘝ来。

      张燕摸向弓箭的手也慢慢的停在了半空。

      身形魁梧,壮如熊罴,倒提着一把长柄的战斧,此人或许就是张牛角生前提及过的太平道渠帅㜂龚都ꧬ。

      张燕早就听说龚都在ṯ军中颇有勇名,广宗一战,就ሂ是龚都作为先锋,率先꽚击破了汉军的军阵,才让广宗的黄巾逃出生天。

      机会转瞬即逝,现在有了龚都在许安的旁边护卫,射杀许安的概率无限接缽近于无。 㪏

      쥐 张燕内心也松了一口气,当时的压力也确实太찅过于沉重。

      许安好像有点不耐烦,扯着枣红马的马缰晃了两晃,见没有人回应好像要返回城中。

      张燕赶紧打马읟出阵,高声回道:“뭫我等正是张牛角的部众ﬤ。”

      许安注意到了出声回应的张燕,回答他说话的这名⯄骑士穿着和四周的骑士相差无几,但是声音颇为洪亮,虽然看不到长相,但是许安心中有一种微妙的感觉,他觉得此人应该就是后世那一统太行的黑山军统领——张燕。

      许Ӗ安扯动缰绳,侧过战ᓮ马,平놦视前方大声问道:“你是何人?”

      “某乃张燕,ፗ本姓褚,军中솃人称’飞燕’。”

      张燕轻湵轻夹了夹马腹向Ԍ前走去,他很清楚关内有如此ၫ雄壮的军卒,只怕是就算倾尽全力攻关,结果也不过是徒劳的,反而是坿便宜后面追击的汉军。

      想到此处,张燕也下定了决心,能已数百人搅动风云,奇袭井陉䃦关,短短月余一统太行中段,拥兵上万,想来也不是什么鼠辈,如今已到了这般田地,Ⱂ归顺许安也不失鯅为良策。䭖 殣

      更何况他张燕在太平道中连渠帅都不是,而许安不仅是太平道的渠帅,还是人公将军张梁的弟子,甚至还有传言说太平道的仙书《太平经》就在许安的身上。

      张燕策马行到近前㻛,许安这才看清张燕的面目,与许安所想咴不同,也和后世的三国志之ᗿ类的游戏不同血,张燕并非是一脸的络腮胡,凶神恶煞的模样。

      反봏而看起来颇为뤊中正平和,蓄着短而尖的山羊胡,眉目清明,披着一身黑色的战袍,外罩着一件뭟半身骑甲畛。

      张ࢢ燕打马上前,一边打量着眼前的骑将一边问道:“敢问将军可是许安?”

      “正是。”

      戴着玄铁胄的许安看起来颇为英武,肤色略微有些黝黑,蓄着短髯,不过看起来倒是没有怎么打理,在一身汉军华丽的将校甲衬托之下,更是添上了数分的威势。

      但张燕并没有怎么失望,他从来不以貌取人,长得威武雄壮之人也앫多有草包,而面꧶相卑鄙丑陋之人也不乏豪杰。 ⺪

      “你们不是一路炝打到了瘿陶吗?我提兵攻下井陉就是想来策应你们起事,怎么你们反而到了井陉?”

      许安虽然明知道历史上的进程,但是还是问쨬道。

      张燕叹了一口气说道:“汉军援军来势汹汹,兄长张牛角在瘿陶不幸被流矢射튯中,病死在军中,汉军追击甚急,某不得己想从井陉逃入太行躲避壥官兵的追杀ꙷ。”

      “汉军离我军可能只有两日的距离,前厩锋骑兵皤可能只司有一日的脚程。”

      “我在山中也曾听闻张牛角的威名,不想竟然病死在瘿陶,造化弄人啊。”

      许安附和了一句,旋即说道。

      쒕걆“既然汉획军将至,张将军可以让人先行入关,我看军中厘有不少家眷,到时汉军一来,不知道会生出什么乱子。” 螝

      张燕略微有些㯺犹豫,家眷先入关内,许安几乎就净拿到了他麾下大半军卒的命脉,但现如今形势逼﵏人,他还਑是点了点头,除此之外已经没芽有更好的办法了。

      “这☵里不是什么说话的地方,张将军层不如入关一叙。”

      许安看到张燕点头,面上露出笑容邀请道。

      张燕下定了主意,也没有再次迟疑,点了点头,便带着Ⓑ随行的骑士跟着许安一并走入了关内。

      ੵ 张燕心中微微有些恐惧,跟在许安␛的马后通过了高大井陉关关门,关内大队的黄巾军军士已经集结了起来,组成了一个个整齐的军阵,诡异頢的尖鸣音,还有⁥稀奇古怪的背旗和军旗,看的张燕楞了神。

      跟着许安下马走上关墙,有黄巾军的军士牵过战马,张燕内心稍微放松了一些。

      耵但媈一路上,张燕又越来越心惊,沿路的黄巾䤽军军卒,比他麾下的军卒看上去都健壮不少,整个关墙之上,几乎人人鏣披着铁甲,再不济也披着革甲,手上持着퀍基本都是制式的兵刃。

      而关墙䶥之上巡逻的军士,连步伐都几乎一致,一架架床弩立在强头딥,竖立的矛枪还泛着冷森森的寒光。

      ꟞各式的守城器械堆积在关墙之上,简直犹如铜墙铁壁。

      墨 ⥍ 几人上了关楼,分主次坐下,四周甲士环卫。

      ꬔ 张燕不由的혍暗忩自舒了口气,庆信自己当彾时没有冲动,ꭚ不然就算侥섴幸杀了许安,自己也没有可能攻下这井陉关。

      튱张燕眼中豳的惊讶尽收许安的眼底,许安笑了一声问道:“张将军看我麾下军容如何?”

      张燕听到许安问话,连忙应道:“许将军面前不敢␷自称将军,唤某张燕即可,将军麾下兵强马壮,燕远不如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