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先森博客快猫qq

      陈孝对沈利民抱拳道:“抱歉,表姑父,我还是想知道您是怎么知道陈家村ᑬ惨案的。”

      沈利民拿出一物回答道:“因为它。”

      陈孝:“这是⵬什么?”

      沈利民:“游缴大印。”

      ⎦ “凡是在武扬镇发生了死人,这游缴大印就会立马报警,便于我们立即前往辿案发现场。”

      陈孝惊匞讶的道:“好神奇的宝贝。”

      沈利民道:“这是那些道꭪士炼出来的东西,确实非常神异。” 껒

      陈孝:“那盥这游缴大印四月初四的时候在谁的㺎手里。”

      沈利民一个激灵就站了起来,“在县尉手里。”

      陈孝、沈利民:“这县尉有问题。”

      陈孝:“旕县尉提前散布谣言说娄山土匪会下山,这是第一步混淆视听,同时为他第二步做准备,众所皆知除东南西北四村,武扬镇各村人少有外出,而得知有娄山土匪下山,东南西北四村人心惶惶,就连四蛙村做生意的行商也闭门不出,这一步遮住了武扬镇的眼睛,让武仡扬镇一下子变成了瞎子,在这期ዚ间县尉又以防范娄山土匪攻打镇里为由,调␑遣府兵巡逻四村,此为第三步调虎离山猧,府兵有了命令,荙也就只巡㕬逻四村,这样一来,由于各村巡逻的府兵藬被调走,各村的消息更难被武扬镇得知,从而让凶手有充足的时间造下杀孽。”

      “这一步紧跟一步,一环套着一环,其真正目的不可而知,现在却成功的制造了一个村的僵尸,这其中全有县쮼尉的影子,쏃实在不得不让礮人怀疑县尉믶大人有问题,就是不知道县尉这样做目的何在?”଎

      沈利民高看陈孝殲一眼,居然在一堆的查证里,找到了一个比较合理的推断。

      沈利民摇头,“你的推断都基于县尉大人有问题而۔作出来的判断,可是如果县尉大人没问题,那么他的这些行为其实也是合理的,只佟不过恰巧被凶手利用了。”

      “而且我知道一个消息,县尉大人与娄山土匪有大仇,所以县尉大人是不可能与娄山土匪串通一气的。摀”딏

      陈孝:“什么大仇。”

      沈利嘕民:“屠村血仇。”

      陈孝大惊失色,“表姑㺲父,您说娄山土匪造下这么大的孽⩕,朝廷怎么也不管一管。”

      沈利磱民冷笑道:“谁说没管,但娄山土匪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山头的土梔匪,而是几葍十个山头,整个娄山山脉都똘被土匪占山为王,而且娄山䜜土匪只是娄山道士᩺的外围势力。”

      陈孝:“娄山道士?”

      沈利民继续道:“这是道门的一大分支,亦正亦邪,擅长养尸቎炼尸䘛,娄﬊山土匪替娄山道士干脏活,娄山道士为娄山土匪撑腰。”

      陈孝:“这么大的一颗毒瘤,大周就不管管揠,直接派大军过瀜来,把娄山道士灭掉不就万事大䡐吉。”

      沈利民摇峻头道:“事情没这么简单,娄山道士为祸一方,但娄山道士也镇守一方,娄࿐山为大周最南边,更鞵南有好几个小国,这些小国国쳐小民强,其中有一ԥ两强国就是大周也头疼。”

      ᳻“你可听过,狐之国、鬼之国与妖之国。”

      陈䮫孝:“莫非这些小国都在大周的最南方?”

      沈利民道:“嗯,娄山道士如此任性妄为,也是因为大周需要他们。”

      陈孝一拍桌子,“难道就这样让他们逍遥法外。”

      陈成’:“哥,怎么了?”

      流 ⬅“小孝,发生了什么事,沈利民你这个臭小㟆子,我兄弟可就只留下这一两根独苗苗,你拍什么桌子,吓唬人小孩。”陈老夫人骂骂咧咧的进屋道。

      沈利民感觉很冤枉,“娘,我没有吓唬他呀!࿓”

      陈孝也解释道:“姑奶奶,表姑父没ㄝ吓唬我,是我自己气愤难耐,拍了桌子。”

      ⻨ 又拉过从屋里睡醒的陈成,介绍道:“表姑父,这是我弟陈成䇋,陈成这是表姑父沈利民。”

      陈成给沈利民鞠躬끶道:“见过表姑父。”

      沈利民赶紧把陈成扶起来,“好孩子,不用如此大礼。”

      陈老夫人道:봯“一家人,就是要嘽和和气气,陈成是个懂礼数的娃娃,可读书认字。”妺

      陈孝道:“村里倒攍是有先生教他,可惜没ꭏ读出啥名堂。”

      沈利民道:“是个读书的苗子,到时候我和镇三老说一声,让他去镇里的学堂读书。”

      陈孝拉着陈成对沈利民道:“㴇那就多谢表姑父了。”뀦

      陈老夫人点头道:“你们能相处的好,墠也是老身的福分,我看天色也不早了,我去弄些晚饭,⫳大家将就着吃吧!”

      陈孝、陈成:“那麻烦姑奶奶了。”

      沈利民倒是没说什么㎚谢谢,看来没少在丈母娘家蹭饭吃。

      嗧沈利民对陈孝道:“陈家村是⤶没了,你们两兄弟可有什么打算。”

      陈孝更大,陈成没开口,陈孝道:“现在陈家村乃僵尸窝,我们怕是回不去了,我弟还小,需䁀要庚去学堂读书,长大了才有出息,我ୈ看看在西村能不能找到事做。”

      沈利民也是个心善之人,对陈孝兄弟俩道:“小孝,你可有啥特长,我好给你介绍一两门手艺。”

      陈孝想了想道:“我力气很大。” ᘨ

      “哦…”沈利民指着屋外道:“那我们出去,你和我搭擶搭手,我읮瞧瞧你有多撝大力气。”

       陈孝应下,三人一起出了房썸间。

      沈利民对陈孝道:“你我两人手勾着手,看谁能拽动谁。”

      陈ਗ਼孝伸出右手,勾住沈愦利民同样伸出的右手,两人对视一眼,皆发力。

      ᘃ陈孝只觉得,浑身上下一股大力发出,沈利民便蕡被他拽退好几ঘ步。

      沈利챡民心里大惊,自家知道自家的事,他是有练武的,练武第一步就是站桩,在府兵里他呠也算是桩功大成,加上力气也不错,现在居然在陈孝手里一Ⲍ个回合就拽过去了。

      “小孝,你练过武吗?”

      㫆陈孝摇头,沈利民又道:“那쭧你可真是天生ݨ神力啊!”

      訣 陈孝问道:“表姑父,就我这一身的力气,可能谋一个好差事?”

      儈 沈利民点头道:“我这就有一个好差事,要不你来我手下当府兵吧!就你这一把好力气,不愁以后没有出路。”ᨉ

      暲陈孝犹豫了,他实在不想当兵,当兵一辈子都在打打杀杀的,很容易就英年早逝。

      沈利民看出了陈孝的拒绝之意,为了得到一个人才,加大筹码道:“当府兵有福利的,可以领取十亩良田。”盷

      햵 沈利民没骗陈孝,府兵半农半兵,确实有福利可以领䵪取,不过不是十亩而是五亩,不过现꡹在沈利民是游缴,五亩、十亩也只是他一句╼话的事。

      ࢀ陈孝这下心动了,不是因为那十亩地,而是喜欢当兵的感觉,正是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