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脱内裤的软件

      恭姬不知自己在房间里磨蹭了多久,现在天已经黑了。

      看了眼身上这满身这瓊染红了的绷带,脏兮兮,又看了眼放在床头那破⒫烂不堪的白背心还有身下那灰不溜秋的黑色工装裤,恭姬长叹了口气。

      “哎,又弄坏一件衣服,再这样下去,衣服都买不起了.ㄞ...”

      在自己粗浅的治疗术下,恭姬身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伤不及本源的内伤也会被神迹逐渐修复,随后解开身上勒着难受的绷带,露出强壮的身子⯤,芉这一刻全身的舒坦。

      低头看去,这千疮百孔的ꊅ身体,满是仴伤疤,叹惜自己当初的治疗术只学了点点皮毛啊...不过想着自己又不是靠身体赚钱的,也没多在意。

      ꌮ转身就走进洗浴间,洗完澡得再去买一身衣৏服了....

      正当恭姬洗澡的时候,明珠和偌轩回来了,一个手提饭菜,一个手提着个购物袋。

      他们换上了新的衣服,估计是先前的打斗中弄得太脏了吧!偌轩穿着一身蓝灰色运动装,明珠则穿着粉灰色的运动装,看这样子他们是在同一家店买的....

      恭姬从头到脚淋去身上香香的泡泡,舒舒服服地围上毛巾迈出了洗浴室。

      长舒口气,道了声✠“舒坦”

      洗浴室门开,恭姬上身赤裸地走出,陶醉时却听见一声突如其来的惊⸍呼声。

      看着恭姬这满是肌肉的身体还点缀着伤疤,﫟这是这个世◢界里男人梦想中的身材。

      쾩偌轩挝见此兴奋的欢呼着,像是返祖了一样。

      恭姬见到坐在房间沙发上的两人不禁一愣,道:“你们怎么进来的!哎呀讨厌,都让你们看光了!”

      说着话还一边用擦拭头发的毛巾尽可能遮掩自己的身体。

      明珠被眼前这一幕气得有些语塞。

      恭姬这男人梦寐以求的둈身材在明珠这可不好使。

      “快点吧衣服穿上,这身子x老娘才不稀罕呢!떘又丑又恶心,呕!”明珠心直口也快。

      一连串的嘲讽让恭姬如遭雷击。 㣢

      明珠也没理会对方的情绪,伸手抄起身旁的购物袋就朝恭姬丢了过去ܖ。

      敏锐的恭姬龾轻描淡写抬手一接,姿势还有点帅。

      ꦋ打开一看,是衣服,伸手进去,扒拉出一套新买的衣服,面料柔滑舒适。

      恭姬看着新衣服,笑着呢喃“嘿!ꃆ这就不用我花钱买新衣服了!”

      衣服换好,恭姬走出来一看,自己这身黑灰色的运动装,打底还有件黑色背心,再看看面前两人统一的衣服₾样式....更重要的是牋,背心居然不是白色的,这些年来,恭姬一直都是穿白㣸色背心啊,穿得都已经成为了信仰,如今换了身黑色的,很是不喜欢。

      “啥玩意,为什不是白背心啊?”

      瑶明珠娇怒一声:“少废话!白背心穿久了染了灰뤅发了霉,黑一片绿一片黄一片的,㷤难看死了!黑色正好,你怎么折腾都看不出来。”

      恭姬憋屈地闭上了嘴,ಸ敢怒不敢言。

      㧌 接着明珠起身,朝两人说到:“今天这事儿没完,青岩社那帮家伙펣要不是仗着人多,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说实话明珠这话说的自己也没太多底气,那场架执打的,叫一个憋屈,先让人用土元素压制,还差点让人一个技能给活튭埋了。回想当初,似若非正好是在芝乐轩门口,青岩社的人不敢大动干戈,明珠ꏵ当时也不会梅这么顺利.....

      “失败了就总结教端训呗,抱怨啥?”恭姬若无其事的说了句。

      这让明珠立马感到不爽,没好气的呵斥道:“那你给总结总结呗?”

      恭姬궽对明珠的情귃绪变化并不在意。

      总得来说都是自己太冒失了,本以为只氈是些跳梁小丑,乌合之众,大摇大摆地就过去挑事,怎想对方是个硬骨头.....

      恭姬刚才在洗澡的时候就已经再想这个问题了,组织了一下语言,说到

      “望月塔的审判司和裁决司之所以疏忽于收拾支付卡诈骗案归根结底就几种可能,王城忙于前线战事,裁决司的人能力有限,诈骗团伙造成影响不大....根据冷闫的说法,是因为裁决司的人效率低下......”

      恭姬正说着,一直没插上话的偌轩突然打断到:“这我知道!”

      就简单的一句话引起了恭姬的注意,便做出一副“愿䌓闻其详”的模样。

      偌轩道:“王城设立在没座主城中的执⻍法机构主要是起到一个检查作用,所以롂当中的裁决司员工质量比较普通,说白了,实力极强的能力者都上前线了,稍逊一筹的都去了边防,这两个ྦ地方的待遇都是最好઱的,其次就是各个ᠧ主城的城防军ꦌ和这执法机构了,按照我们的等级规划制度来看,后者的等级最高也就是将士级的能力者。”

      ツ 聊到这,明珠也补充到:詤“没错,王城的驻扎在各个主城内䃁的军事力量普片较弱,因为也存在着一些拥有强大实力,却不甘于吃这一眼看得到头的公粮,所⦋以就加入或成立一些来钱更快,收益更高的佣兵组织。”

      몟 “没错,我们望月塔中的执法机构较为懒散松懈,那些诈骗团伙也从不招惹达官权贵,而对于那些外乡人,反不反应得过来都是一回事,就算是立马发펬现不对劲的游客,他们没几天也都要离开了烗。报了案,过几天你走了,当事人不在,执法机构就更不会理会。”

      돩 恭姬起了一个۞头,就像是点燃了一个导火索,偌轩,明珠的思路瞬间就打开了。

      接着就是一直在一旁侧耳倾听的恭姬最后把他们的思路整理起来。

      䩆 恭姬站起身,慷慨激昂地说到:“从今天的战况来分析,就青岩社那帮人实力上并不能完全压쌋制我们,只要莜我们能够樥借来执法机构的力量,一定能够一把将他们铲除!”

      明珠听完就是斣一个白眼翻过去。

      “刚不是说了吗?执法机构懒散松懈!凭什么你开口他们就要帮你啊!”

      恭姬自信的淡笑着:“因为那青岩社怎么也想不到,他们当时把我们身娇肉贵的偌轩少爷给欺负㯼了!”

      说着,恭姬饶有兴致地看先偌轩。

      刚还聊得正起兴的偌轩,看着恭姬的目光,脸上的兴致渐渐收歇,越发觉得恭姬的眼神越来越奇怪,像是在看一个能够任其摆布的小娘子。

      偌轩家里就是开饭馆的,虽有钱,也有地位,但家中请来看家护院的能力者不过就是些臭鱼烂虾,但也因为偌轩家在望月塔有一䮳定地位.......

      深夜.㢖...一片环山的别墅区中,傲立着一栋独栋豪宅,上千平米,以山为地基,霸占整个山头。

      泳池,花园,野炊烧烤,阳光牧场一应㢦俱全,而室内就算是让人放飞想象也想不尽它的模样。

      豪宅大门前,两个瞠目结舌的人儿不敢继续往前。

      恭姬感叹:“敢情你家上百间分店不是说说的!?”

      东昼一共就二十一座城,上百家分店什么概念可想而知,如果东昼的城池能在多些,恐怕就峯不只上百家了。

      然而唯一回应他的,只是身后偌轩委屈的哼唧。

      过了一会。

      别墅内传出惊呼....

      “少爷!您怎么成了这副模样!”簾

      “快来人啊!少爷受쭈伤了!”

      “治疗师!治疗师呢?”

      “快找冰块给庂少爷冰敷一下!”

      鏨“快点通知夫人啊!”

      接着,富丽堂皇的客厅中,只能听见沙发上偌轩那惨绝人寰的哭声。⻟

      沙发上还坐着一个金镯玉坠的妇女,虽上年纪却仍然絋看起来水嫩白皙,淡雅的妆容,柔美的身段,放在大街上都茒没人能想象这是个二十多岁大孩子的母亲。

      然而她那二十多岁大的孩子,偌轩,正哭得像个刚出生的婴儿。

      “啊啊啊!妈!我让人给揍了!”偌轩爬在妈妈腿上嚎啕着。

      潟妇女则是满脸心疼,轻轻地将偌轩搂入怀中,柔声道:“宝贝啊,这么伤成这样啊....”

      再看看偌轩的脸,简直就是在高压锅里炖了六个小时的猪头,也不知道府邸管家是怎么认出他来的。

      再看看另一边沙发上的恭姬,一副做贼心虚模样....

      明珠小声在ஊ恭姬耳边呵斥道:“我都说了,留个巴掌印就可以了,⌧你非要打两个!”

      馏 恭姬顿时委屈,反驳到:“后来明明是你嫌打的一深一浅不对称,又补了一巴掌....结果又没打对称,然后һ足足打了他半小时!你还怪我?”

      这边,恭姬和明珠窃窃私语的争执引起了偌轩妈妈的注意。

      偌ˌ轩妈妈见礼问到:“两位?是偌轩的朋友吗?我家宝贝为什么变成这副模样啊!”漡

      顿时恭姬一改常态,声泪俱下,回答到:“哎!阿姨,这事说来话长,我和偌轩是同学,不久前刚到望月塔,正巧在偌家私房吃饭,谁知碰上个吃㚲霸王餐的流氓地痞,偌轩上过去好声好气地交涉,谁知对方不讲理,闹了饭馆,还打了偌轩,我赶紧上去帮忙啊!可是对方太厉害了,讓我们两个根本打不过⮷,最碣后,偌轩就被打成这样了....”

      偌轩妈妈打量了恭姬几眼,恭姬现在这模样完全不像是被人打过的模样,顿时脸就黑了。

      鈔恭姬一看不妙,立马撩开上衣,露出他满身的伤疤,虽然他用治疗术修复了伤口,但是淤青还在,满身的淤青很有说服力汿。

      偌轩妈妈一见,忽觉瘆人的很,脸色立马发生了改变。

      “我确实听说了,前膤几天偌家私房有人吃霸王餐,偌轩也有去交涉,没想到居然事态这么严重!”

      偌轩妈妈所听说的,自然就是恭姬吃的那份霸王餐。

      恭姬便借势,说到:“吃霸王就算了,还打人!您看看,偌轩那白白嫩嫩的脸蛋똓都被打成什么模样了!”

      꽍“哼!!欺人太甚!真当我偌家是吃素的吗?”

      槣 ꝇ 果然,偌轩妈妈在恭姬简单几句后,火冒三丈,女人有了孩子以后,一切都排在了末尾,动了裪钱财可以忍,瘵动了地位可以忍,但是动了她的孩子,那便是䋒不共戴天。

      然,偌轩妈妈正巧瞥上一眼明珠的位置,突然开口道:“呀,这姑娘长得可真秀气,叫什么名字啊?”

      偌轩妈妈情绪突然转变起来,这让明珠愣了一下。

      恭姬悄悄蹭了蹭她。

      “啊?哦!阿姨㯴您好,我叫明珠。”明珠起身,恭敬见礼。

      “明珠?哦!我刚才就看你眼熟,你是芝乐轩那个明珠姑娘吧!我经常到芝乐轩买衣服呢!”偌轩妈妈说到。

      明珠尴尬笑着,撱还没明白话题怎么突然跑到自己身上去了。

      “呵呵呵..阿姨您真有钱..啊不是!您真有品味!!”明珠笑着附和。

      “哈哈哈,明珠姑娘长得真是好看,又懂礼貌,让人看着就喜欢,哎!明珠姑娘,今年多大啦?有对象没有?我有个儿子啊跟你年龄差不多大咧!”

      .......

      明珠被偌轩妈妈连珠炮一样的问题问得一愣接一愣。

      突然,偌轩颤抖着开口到:“妈...您还记得您有个儿子呢?” Ự

      偌轩妈妈顿了顿,看了眼身抱在怀里的猪头,咋呼着吥道:“哎呀!妈妈把你给忘了,放心✽宝贝儿,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妈妈一定帮你讨回公道!”

      䋲明珠还在一旁陪맄笑着龶,恭姬则尴尬得咧着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話,安静地听着偌轩扯着Ԧ嗓子嚎啕,听着偌轩妈妈哄小孩一样哄着偌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