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之轮回直播

《诸天之轮回直播》

重生神医王者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卫红,我看那个季知青把她老姨家的孩子都敢打,不像会是举报你的人,你不要听信别人谗言冤枉了人家,如果你实在不想在乡下受苦,就给你爸妈发电报找份工作回城里吧,省得让他们为你担心。”

周芳一边往村外走一边对身侧的江卫红劝慰。

江卫红猛的停了下来,冷着脸大声指责道:“我是让你们过来给我撑场面教训那个季冬晨的,结果看了一场戏你们啥也没干就要回去,我都对欺负得差点被……你们还是不是人。”

周芳、宋秀丽,以及一个高大帅气的青年,听到江卫红如此口不择言的指责谩骂,纷纷变了脸色,特别是那个帅气的青年一脸铁青,眼神冷冽如刀。

江卫红看着眼前三人的表情,心里也后悔刚刚一时的冲动说出那番话来,可是,她不是太害怕和伤心难过了嘛,他们就不能体谅体谅她。

齐向前早就十分后悔来这一遭,看都不想再看那蠢女人一眼,丢下一句:“愚蠢。”然后就头也不回,大步流星的走了。

周芳与宋秀丽也露出一脸伤心和无可奈何的表情也转身走了。

“喂,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丢下我不管,向前哥我错话了,我不是故意的。”

江卫红一脸焦急的说,然后见几人不理会自己,她神色慌张的赶紧朝着几人追了一些距离,最后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愤恨的跺跺脚,又不管不顾的大喊道:“周芳,你给我等着,我要给我爸妈,给我在部队的大哥写信,让你做不成我大嫂。”

还没走多远的周芳听此,先是皱皱眉头,随后嘴角露出了个讽刺的笑容。呵呵,早在家里出事儿爸妈被下放后,与自己有婚约的那家人虽然没有明说,可她也知道那婚约已经成为了过去、泡影。

转眼过了五天,时间来到了九月五号,秦天明在两天前已经正式成为了一名小学体育老师,每月工资12块钱,还有每天10个工分,每周末两天下工后交民兵们军体拳,但是学生放假和秋收时他也要下地干活,这个好处让其余的男女知青都羡慕不已。

秦天明开始是说啥也不愿意当这个体育老师,他觉得这岗位理所应当是季冬晨的。

可季冬晨不想当的理由,一是没耐心与孩子沟通交流。

二嘛,她一个未婚姑娘交一群大老爷们不合适,对名声实在不好。

要是如果秦天明不愿意,那么这体育老师的岗位就不存在了,秦天明这才麻溜的同意了,能不同意嘛,多好的事儿啊,这样,他就能可以多些时间练习军体拳了。

军体拳是季冬晨交的,体育老师的岗位是季冬晨提议,大队长争取的,这便宜对于秦天明来说不能白占。

所以,季冬晨欠秦天明的工业券不用还了,还拖京市的爸妈给淘了个二手的烧水壶寄过来给季冬晨。

至于大队长就好说了,买了一瓶酒和几包烟算是谢礼了,就这两样东西,可把大队长乐得是见牙不见眼,看秦天明的眼神就跟猫见了老鼠一样。

季冬晨这几天上工,总是感觉到江卫红与李春燕向自己投来不善的目光,季冬晨连看都懒得看她们。

一个一瓶不满半瓶咣当的傻缺,一个自以为聪明做了坏事天衣无缝,其实早就被人看穿和知晓的蠢货。

与这种人计较实在是降低自己的智商与档次,这日子过的实在太无聊了,还有啥手段尽管来吧,让姑奶奶看看你们能使出什么花样来。

这边季冬晨暗搓搓的期待着,江卫红和李春燕能整出啥名堂来对付自己,九月六号这天,忙碌的秋收开始了。

先收水稻,再收高粱,九月十十三号,季冬晨的三哥季树民转业,带着媳妇孩子回来了,果然轰动了整个季家屯,但是由于正是秋收忙碌的时候,大家都没有那闲工夫串门打听啥的。

季冬晨也只是当天晚上下工后,给三哥家提了一篮子蔬菜过去。

三嫂随军后,在那边也没有工作,所以她家的三个女儿、两个儿子的户口都跟着三嫂,还是乡下户口。

而三哥这次转业回来去县里工作,户口要直接转到县城吃商品粮,在没有分房或者在县里买房的情况下,三嫂与几个孩子都要在乡下生活。

季树民要到来年年后才能去县城工作,还有四个多月,所以,他在回来的第二天就下地干活参加抢收了,三嫂和几个孩子因为赶了四、五天的路实在太累,就没有着急跟着下地干活。

十五号这天,是季冬晨老妈百天的日子,二哥一家并没有回来,嫁到几十里外的大姐可能因为秋收太忙也没回来。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当了二十几年兵,老妈走时都没来得及赶回来见上一面,铁骨铮铮、高大硬朗的季树民跪在老妈的坟前泣不成声,眼泪横流,鼻涕都快流进嘴里了。

但是大家都被他的伤感所感染,就连季冬晨都红了眼眶,不仅仅是老妈对原身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放心不下,也有她自己十分想念现代的家人和啥时候能吃饱饭的哀怨脑回路思想。

九月二十七号,收获大豆已经进入了尾声。

可就在这节骨眼上,一辆拉满大豆秧的马车,车上的大豆突然倾斜,尖厉的大豆秧直接大片的扎在马屁股和那背上。

马匹受到惊吓和身上传来的疼痛,直接仰蹄子尥蹶子,不受控制发了疯般在地里狂奔。

而负责赶车的齐大驴根本反应不过来,一下子就从车缘上给扥(den四声)了下来,好巧不巧的一只脚挂在了马匹两边架着的木头内侧的绳子上,整个人倒挂在车缘,他现在只能勾着身子,双手用力拽着绳子不让自己的头着地,如果一但头着地,那么地上大片收割大豆留下的根刺就会划破他的脑袋,到时哪还有命在啊!

“哎呀我滴妈呀,大家快躲开,马受到惊吓发毛了。”

周围正在忙活的人见此早就吓的不轻,人们的大喊、大叫声,刺激得那匹马拉着着车跑的更快,咋眼间就跑出好远一段距离。

“大家快救人啊,齐大驴挂车缘上了”

“我滴老天爷呀,这可咋整,追不上啊!在说这谁敢上呀,那不得玩命。”

“快看,那是刚刚从部队回来的季树民,他快要追上马车了。”

孙娟听到远处有人朝这边大喊马惊了,看到周围的人跑,她也赶紧跟着跑,还不忘喊季冬晨一声。

等她跑出去一段距离气喘嘘嘘的停下来,这才感觉腿肚子直打哆嗦,可结果,她一回头,就看见了另她终身难忘的一幕,她感觉脑中一片空白,只听见从自己嘴中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吼:“冬晨,快躲开……”

季冬晨是想跑,想躲开的,这也太危险了,这可不是拍电影,要是被马蹄子踢一脚或者踩一下,我滴妈,那后果简直难以预料。

可是看到由远及近车缘上倒挂着一个人的时候,吗蛋,为毛她的视力这么好,看着那疯狂的马车朝着她这里飞速奔而来,季冬晨的脑子开始发热,心脏猛缩,然后如马达般加速跳动。

十米、六米,季冬晨手持两米多长的九齿钉耙,朝着迎面而来的马车助跑几步,然后撑着钉耙纵身跃起,一个后空翻就稳稳的落在了马背上,然后双腿立刻夹紧马腹身体趴伏,双手快速抓住马脖子两边绑着绳索用力一扯。

惊马嘶叫一声仰头双蹄蹄抬起,由于马匹还拉着厚重的车架,所以不能后蹄抬起尥蹶子,马匹被季冬晨这一身蛮力扯着,前蹄只是仰了两下就原地不安的踏步不在向前跑了,季冬晨温柔的摸着马脖子努力安抚它,马儿抖了抖脑袋,喷了喷鼻息终于安静了下来。

季树民这时候也终于跑了过来,第一时间去看还坐在马背上的妹妹,见她没啥事儿,心里不仅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快步来到马的身侧一把拉住绳索,然后抬头看着坐在马背上还没心没肺东张西望的某人,立马脸色铁青的厉声大喝道:“你个虎b玩意儿还搁那瞅啥看瞅,还不赶紧给我下来,你都快把哥吓死了知不知道。”

季冬晨被这一声吼,从愣神中终于反应过来,赶紧麻溜的跃下马背。

心里却直犯嘀咕,季冬晨觉得自己肯定是被某“圣母”给附体了,我滴妈,这要不是仗着自己有身蛮力,身手也够灵活,在现代休假的时候经常去马场骑马,有些不错的经验,此时估计不挂也得残废了。

哎,她季冬晨到底是得罪哪路大神了,玩玩儿逗逗乐就行了呗,可别玩老娘的命啊,老娘都死过一回了,可惜命得很。

“哎呦喂,这还有个大活人呢,树民哪,你赶紧搭把手把我弄下来呀,我感觉脚都要断了。”

倒霉的齐大驴一脸痛苦,有气无力的求助道。

季树民和季冬晨赶紧手脚麻利的把人从车缘上整下来,那齐大驴的鞋都丢了,衣服裤子也破了,那只脚腕被勒的已经血肉模糊,不知道有没有伤到筋骨。

随后赶来的众人,包括得到消息的大队长,赶紧坐着本来在远处地里忙活拖拉机与周围的众人纷纷都聚拢了过来。

大队长立马吩咐一个社员把这马车赶回打谷场,这马今天受到惊吓得养一段时间才能用了。

然后,又把受伤的齐大驴抬上拖拉机,叫上他的家人,和几个壮劳力,赶紧上公社卫生院,如果伤口处理不了,只能拉到县医院了,这可不能耽误大意了,整不好残废了可咋整。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