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途

《仙途》

永不相见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非常有意思的是,就在罗广亮忍不住琢磨宁卫民和张士慧衡量财富的标准,面对财富的心态时。

张士慧这小子尤不知足,居然又当众跟宁卫民抱怨起生意中,他觉得不尽人意的遗憾来。

“我跟你说,卫民啊,原本我还能再多拿回几沓儿的。可惜啊,真应了你那句话了,伟大的生意首先都是天意,然后才是人意……”

宁卫民不解地问,“怎么了?生意上遇到麻烦了?”

“嗨,还不是那川蜀飞虹厂的事儿嘛。本来呢,我给老魏他们还留了一手,打算最后再把减下去的利润拿回来的。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啊……”

张士慧再次扼腕叹息了一次,但还是没说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反倒更让其他人听得如坠云里雾里。

“什么?你还留了一手?我记得那笔生意是……是四台原装进口彩电对吗?那不是单面锣对面鼓,早就都谈好了嘛,怎么到你这儿还有后续啊?”

面对宁卫民的不解,张士慧情不不禁狡黠一笑,这才详细解释起来。

“价格是谈好了呀,可我呀,临交易的头一天灵机一动,现抖了一攒儿。我就没一次性把货全交给他们,只是说原装进口彩电不好弄,需要时间筹措,就先给了他们两台。”

“你想啊,四台彩电他们是必须要的吧?那是影响到他们生产大局,属于必须完成的任务啊。我先按他们的价钱,卖了他们两台彩电。他们就吃着了甜头,觉得找我又靠谱又省心又放心,我再跟他们提要另外两台的一千块的定金,他们二话不说就给了我了。”

“可他们总不能在这儿一直住下去,总有走的那天吧?等到他们该办的事儿办完了,厂里一个劲的催他们,他们能不急嘛。再找别人怕来不及了,更怕被骗,而且定金已经给了我了,他们肯定左右为难,一天比一天急,一天比一天上火。”

“就他们住那重文门旅馆是什么地儿啊?那是咱的地方啊。咱的内线多了,绝对跟‘克格勃’似的全盘掌控他们的情况啊。我呀,我的计划就跟那放线钓鱼一样抻着他们,等抻到他们实在忍不了的时候,我再跟他们聊聊客观困难。”

“比如说最近京城彩电行情上涨,或者我的上家出事了,总之,编个借口还不容易。反正我会让他们认为事出有因,我想尽办法,按照老价格也弄不到货了。那到时候我……”

这时候宁卫民抢过话来。

“那到时候你就说多少就是多少啦。既然被你的鱼钩吊住了,他们再肉疼也得认啊。最后两台彩电,你打算吃他们一口肥的。这就等于前面降价的部分又贴补回来了,甚至没准还能多要出点来嘛……”

张士慧则激动的一拍巴掌。

“可不嘛。要不说跟聪明人说话就是不费劲呢,就我这点小伎俩,跟你一说就明白……”

两个人随即相视而笑,颇有默契的感觉。

只是他们的话听在罗广亮的心里却是截然相反的感受。

因为以他有限的想象力和实在的为人,一时间还真的有点难以接受如此市侩的盈利设计。

不为别的,他觉得这样的生意场有点太黑了,这样的生意算计也有点太过分了。

尤其是看着宁卫民和张士慧这么毫不避讳地把怎么算计别人的阴谋诉之以口。

罗广亮是非常想不通,干嘛非得这么做生意,这么干到底算不算是缺德?

为此,除了吃惊之外,他也隐隐约约的生出一种反感,控制不住地皱了皱眉头。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随着宁卫民和张士慧的谈话继续,他心里的这份别扭很快又被清空了。

而且对两个朋友的人性再无怀疑。

“那后来呢?到底哪个环节出问题了啊?我还真挺好奇的,你这招儿没什么漏洞啊?是出了什么事儿,让他们识破了你的打算……”

在宁卫民继续追问下,张士慧是一个劲地拨楞起了脑袋,揭露了出人意料的答案。

“哪儿啊?那老魏和老刘都实诚着呢。他们从头到尾也没起疑心,我说什么他们都信。可……可就因为他们太实在了,太信任我了。弄得我反倒不好意思对他们下手了。”

“这两位啊,就因为在京城事情办得顺利,为了感谢我帮忙。让他们厂子那边专门给邮寄来了土特产送给我。什么麦冬、核桃、蜂蜜酒啊,给我弄来一大堆,就连洋芋干和豆油都弄来几十斤。”

“这还不算,隔三差五就约我吃饭聊天,每次一喝酒就把我往死了夸,说我做生意实在,那彩电质量没的说。他们托运回去的两台,厂里已经研究上了,赞不绝口。还说他们知道事情难办。觉着他们这次来京能遇见我绝对是运气,否则,他们都不知道去哪儿解决问题去。”

“结果这么一聊,还越聊越深入,那两位把他们飞虹厂的情况已经未来展望都跟我说了。我这才知道,合着他们原先是一家军工企业,上彩电项目是他们军转民的首次尝试,而且目的不光是为了挣钱,更关键的是为了打破外国人的生产技术垄断。”

“那老魏喝醉了拍着我肩膀跟我说,他干了十年厂长,到现在还是觉得自己骨子里是个当兵的。然后拍着胸脯跟我保证,说最多十年,他就要让他们厂的彩电卖遍川蜀,甚至是半个共和国,坚决不让小鬼子再这么猛挣咱们的钱。还说我也是这件事的功臣。”

“好嘛,我挣他的钱,还成了功臣了?你说说,天底下有这么可笑的事儿没有!可要说也怪了。听着老魏这些醉话,我就忍不住想起我爸我妈,他们跟老魏他们应该算同一个系统的,这么多年扎根大山里,过年都未必能回趟家。那图得是什么呀?”

“得了,哥们儿,反正越琢磨我这心里越不是滋味,总之是下不去刀了,那就趁早放生好。这事儿要让我自我检讨一下吧,就是吃软不吃硬,关键时刻不够心狠。后来我自己还寻思呢,我是不是碰见高手啦!就这老魏和老刘不会是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呢吧?弄不好他们是发现什么苗头了,是专门利用我心软,把我给涮了一把?”

听到最后,张士慧如此不自信的反问,宁卫民一下忍俊不禁,终于哈哈大笑起来。

“不是不是,哥们儿你想多了。我跟你保证,这飞虹厂的两个人绝对是实在人,这飞虹厂的情况也和老魏他们说的没出入。而且你这也不叫心软,在我看来,应该算是有情有义吧。”

“没错,心软的人做不了生意。可另一方面,生意人也得有底线,更需戒贪啊。否则就会急功近利。一样是会倒霉,犯大错的。像你这样的,反而不容易出事。我现在对你独立撑起这个店,真的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了。”

“其实我知道你,不是为了没多挣几个钱而沮丧,主要是没能施展出手段,有点不甘,就像下了一半的棋,忽然找不着对手了。”

“嗨,你就别跟自己太较劲了。该赚的钱咱就赚,不该赚的就不赚,可赚可不赚的凭心情。就跟咱们卖烟酒杀富济贫,只赚有钱人,公款消费的钱,不赚普通老百姓的钱一样。”

“你就这么想吧,毕竟天下的钞票咱们不可能都挣自己兜里来。攒自己赚钱又为什么?除了生活能好点,不就图个心里痛快不憋屈嘛。既然你跟老魏他们挺投缘,又已经赚了不少兜里。当然没必要为了挣俩钱,非得让自己不痛快。”

这话张士慧当然爱听了,他痛快的呼出一口气。

“没错,卫民,你算是说出了我心里话了。我可不就这意思嘛。钱挣谁的不行?肥羊多的是。等下回啊,下回我再逮着这么一主儿,非把他们兜里的钢镚都掏干净不可……”

而这时候,刘炜敬却不失时机的地插了句嘴。

“得了吧你,你可千万别再吹了。下回你做生意归做生意,只要别再大包大揽的多管闲事我就知足了。卫民,你是不知道啊。那什么老魏临走的时候,他还帮人家四处托人搞回去的火车票,帮人家跑前跑后办托运,还自己搭钱大包小包给人家买京城的土特产呢。就他送那俩川蜀人,都跟送亲戚差不多了。最后在火车站还跟人家拍着胸脯说,今后京城有什么事找他就行,就跟他是市长似的……”

来自至亲之人毫无保留的大揭秘,让张士慧措手不及,登时窘迫起来。

“去去,你懂什么?我这叫放长线掉大鱼。”

而这次,也不光宁卫民了,罗广亮一向板正得有些麻木的脸,也裂开了笑纹。

是啊,这样的人才是他的哥们儿!

有能力又不缺侠义,有头脑又不缺率性。

他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善良是天生的!

刚才的不信任,他应该为之羞愧才对。

他应该百分百的相信,自己的这两个哥们,即使日后真有一天能成了百万富翁,也绝对绝对不会变成那种眼里只有钱的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