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狐王妃嫁到

《灵狐王妃嫁到》

木叶的复仇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这种脸红无关感情的波动,纯粹就是他靠得她太近,衍生出来的正常生理现象。

景桃心被放在景家娇养二十年,除哥哥外的异性,从来都没靠近过她身边一寸。

就连屁颠追在冷季屿身后跑的时候,连他的衣角,她都没挨过。

司辰曜说完这句话后,没再说别的,直起身子远离了她,就好像刚才开口的不是他一样,她想解释,都没有机会。

景桃心怔怔地抬起下巴,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男人坚毅流畅的下颌线条,完美得找不出任何缺点,思绪飘到远处。

猝不及防就在脑子里产生了疑问,明明她还是冷季屿粉丝的时候,瞧他哪都不顺眼。

他的推广硬照,她带着黑粉们组团围攻说丑。

他发的新歌,她听都不听,直接说口水歌,垃圾得不得了。

他演的电视剧——

那可就别提了,她开N个小号去论坛上刷负分,好多剧的开头黑他三生三世的弹幕,就出自她的手。

现在好了,求助人家的时候,张口胡诌喜欢人家。

景桃心这样想着,又好像觉得他现在这样对她也不算特别过分,刚才情绪上来,她对他发脾气,也没见他把她扔下。

她从小就是个会自我消化的,思忖了半天,渐渐地,也就气消了。

刚打算跟司辰曜开口说话,于展将车开来,停在两人跟前。

司辰曜腾出一只手拉开后座车门,直接把怀中的人扔进柔软的座椅里,没带半分怜惜。

景桃心:“……”

她爬到最里边的座椅,离他最远的一隅里待着,司辰曜坐在另一边靠近车窗的座位,没再分给她半分眼色,习惯性地捧着一本杂志开始阅览。

景桃心原本还觉得同待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会像前两次一样局促不安,但她今天实在太累。

短短半小时的车程还没到一半,她就已经缩在角落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司辰曜从杂志里侧目,就见到她小鸡啄米一样地打着瞌睡。

车厢内的灯光昏黄而柔和,她偏着脸,曲卷浓密的睫毛在眼睑下投下一排阴影,眼角挂着一滴还没干的泪痕,静谧平缓的呼吸,显得美好宁和。

他专注地看着,不自觉就和几年前那张带着青涩稚嫩的小脸重合起来,唇角不自觉染上星星点点的笑意。

前方有一个急转弯,于展踩了一脚急刹车。

景桃心原本往左侧偏的身子由于惯性,直接顺着那个方向摔了过去。

脸砸上男人硬邦邦的胸膛,她瞬间清醒了过来,手忙脚乱地刚想从他身上撑起。

司辰曜早就有了动作,快速推开她,没让她再挨到他任何一片衣角。

那不苟言笑的俊脸,从任何一个角度看,都写满了高冷禁欲,生人勿近的淡漠疏离。

车在别墅前停下。

男人打开车门,高贵的脚迈下,“砰”地一声又关上,完全无视了她的存在。

景桃心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坐直了身子,刚想探头去从半开的车窗看他的背影,旁边的车门却倏然被拉开。

司辰曜因身高的优势,看上去显得更加颀长。

深黑色的西装加上浓黑的天,给他原本冷淡的脸庞更添了几分高深莫测。

“包拿好。”

她没反应过来,就听见他慢条斯理地命令,匆匆哦了一声,听话地两手抱着自己的小包,静静地望向他,美目里充斥着深深浅浅的疑惑。

男人低身,拦腰抱起了她,极具技巧性的角度,没让她的头碰到车厢的顶端。

被他抱着,景桃心莫名觉得有安全感。

动了动,在他怀里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乖巧地窝着。

司辰曜一直抱她到房间,又叫来卫妈帮她准备好一切洗漱的东西,最后从柜子里找出一只药箱,放到桌面。

对忙碌的卫妈吩咐:“她脚受伤了,洗澡后帮她上药。”

“不用了,我自己会……”景桃心坐在床沿,不好意思地出声打断。

这么大晚上的,看见卫妈为她瞻前顾后,她到底脸皮薄。

司辰曜瞥了她一眼,没理会她的抗拒,继续对卫妈说:“帮她上药。”

“哎!”卫妈欢欢喜喜地应答着。

“司辰曜……”等卫妈风风火火去浴室放水,景桃心出声喊住他,想就今天的事情和他道个谢,毕竟他也救了自己。

除去中间那段小插曲,他兢兢业业地把她从门口抱上了楼,不管怎么说都得道个谢的。

道了谢然后再为自己今天的情绪失控道歉。

现在住在人家家里,她还敢跟人家发脾气,他要是计较点,把她赶出去,到时候哭都没用。

只能一再装乖。

他以为她还在纠结刚才叫卫妈帮她上药的事。

于是,他迈开脚步走了过去,弯腰蹲在床侧,视线终于与她平直,抬手捻了一把她柔顺的黑色秀发在手里玩弄。

她干净又清浅的眸子里好像时刻都有水汽,乖乖地看着他,说不出的撩人心神。

景桃心抿了抿唇,在心里酝酿着措辞,怎么说才能显得极致的真诚——

然后,她就听见男人带着低笑的磁性嗓音敲入耳膜。

“不想要卫妈,要我亲自来?”

景桃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