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老师在都市

《修真老师在都市》

六界哀歌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砰……永和侯世子拍案而起:“既然你们都喜欢吵、喜欢, 干脆大家给你们腾出个地儿。”

队游击将军和熬将军异口同道:“属不敢。”

“不敢?”永和侯世子世子冷笑,“我看你们敢的很。果你们不喜欢坐在这,不喜欢这个职位, 大可递交辞呈上, 我不会勉强你们的。”

“属不敢。”队游击将军和熬将军低着头,脸『色』白了, 被吓的。

别看世子平时很温和,很好说话。但是十二岁就上战场的,格会是软的吗?

永和侯世子也不看他们,着他们站着,他转而对秦放道:“你继续,怎么个化整为零法?”

秦放道:“是。”他对熬将军有些过意不,知道熬将军是为了他和队游击将军对上的, 他看了眼熬将军,见熬将军对他眨眨眼,他也就不求情了,继续刚的话,“属的意思是, 不管他们是真心投诚的, 还是假意投诚的, 都可以让他们成为我们启国的子民,然后等他们成了启国的子民之后,把他们化整为零,也就是说, 把他们安顿在不同的地方。比说,他们有千个,那么把他们拆开, 每百个为个队,分别安顿在不同县城面的村,然后派遣专和他们住在起,这样,就有双重效果了。既有专监视他们,额外还有县衙监视他们。

而且,果他们是真心投诚的,必然不会在意我们的安顿方式。果他们是假意投诚的,那么就算在意也有办法,更重要的是,这样分散他们,量他们也玩不出多大的花样。”

永和侯世子鼓掌道:“好个化整为零,不错。这个法子甚好,百个对上个县的,就是大的本,也玩不出什么花样。秦放,你不错。”

秦放谦虚道:“世子过奖。”

永和侯世子也有多说:“你且坐,其他呢?还有什么意见?”

接着,大家又纷纷针对秦放提出的化整为零讨论了起。

关于蛮子投诚这件,整整讨论了两天,永和侯世子把大家的观点都记录了,然后和永和侯商量之后,就给朝廷上了折子。至于结果何,就看朝廷的安排了。

京城

永和侯的折子此刻已经到了御案前。其实,在这封折子到御案前,皇上就已经知道蛮子中有部分部落要投诚这件了。真以为皇上派了世家子弟只是军营历练,或者安排位置吗?其实不然,他还秘密中安排了监视的。

皇上今年二十七岁,在历朝历代夺嫡成功而登基的皇帝中,他算是年轻的了。果有元王妃件,他也有想过要夺嫡的意思,但是心爱的女和嫡子身处在后宫中,让他开始了夺嫡计划。

不不说,果有魏家和杨家联姻,让魏家知晓了杨家那边的计划,他的夺嫡也不会那么快成功。还有点,先皇对他的愧疚,也是他掌权成功的因素之。

皇上翻开永和侯的折子,折子很厚,皇上看折子也看了很久。尤其是,折子上记录了军营各武将对投诚这件的看法。看完之后,皇上眯起眼沉思了会儿,然后道:“。”

“陛?”

皇上:“速传魏宏、胡游鼎、杜科进宫。”这三位都是他的心腹。

“是。”

很快,魏宏、胡游鼎、杜科进宫了。

待他们行礼之后,皇上把永和侯的折子给他们看了:“你们有何想法?”

三起看了折子,看完之后,胡游鼎道:“这折子中提出的化整为零的办法倒是不错。”

杜科跟着道:“的确不错,此……”他顿了,“此,这计划是永和侯那边的提出的,那么负责监视的也从永和侯身边的开始挑选。挑选的也不能是泛泛之辈,依微臣看,是从千夫长开始,不然有品级的将士不足以担此重任。”

魏宏道:“按照杜兄的意思,等那些千夫长被派监视蛮子了,那么千夫长的职位就空了出,到时候可以……”魏宏后面的话有说出,可谁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其实,皇上也有这个意思。他安排了世家子弟那边,本就是冲着这个的,现在永和侯给了他这样好的机会,不好好利用都可以了。皇上很快有了决定:“既然此,这件交给杜卿安排,你速永州走趟。”

杜科:“是。”

永州,永和侯府。

永和侯把世子叫到了书房。

永和侯世子刚从军营回就被叫了,心中也纳闷:“父亲叫儿子这么急切,可是发生了什么情?”

永和侯道:“这是朝廷送的文书,你看看。”

永和侯世子看了朝廷文书:“杜科?皇上派了兵部侍郎杜科处理这件?杜科虽然是兵部侍郎,但是谁都知道,现在的兵部尚书已经不管情了,兵部是杜科的言堂,就等兵部尚书任期满了。”

永和侯道:“皇上会派杜科处理这件,你有什么看法?”

永和侯世子想了想道:“按照常理说,就部分蛮子部落投诚这件,还用不到兵部侍郎解决,父亲已经上书给皇上,皇上若是同意,我们直接带部落首领进京便可。可皇上特意派兵部侍郎永州,那么这件就不是同意不同意这样简单了。”

永和侯点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要知道这位兵部侍郎向心思甚密,以手段非凡闻名。而且,他还是皇上的心腹。皇上能夺嫡成功,他功劳不。希望者为善啊。”

永和侯世子道:“父亲也不必过忧,不管杜科者何意,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便是杜科想找茬,也找不出什么。”

永和侯也有多说。虽然他已经决定交出兵权了,从孙子开始从文,但是面对这种结果,他还是难受。他们家世代镇守永州已经习惯了,对他说,永州不仅仅是启国的河山,同时也是他长大的地方,他把永州看成和自己的生命同在。而现在,生命要割开了。

……

秦放回到家,就把厚厚的披风脱了。披风面是皮『毛』,皮『毛』挡风效果好,所以杨海燕在做的时候,就在披风缝了皮『毛』。现在是冬天了,外面风沙大,天气干燥又冷,秦放上值回的路上,还要夜值的时候,有披风能保暖很多。

秦放搓了搓手,又放到炉子上烘了烘。

杨海燕道:“冷吧?快喝完汤暖暖身体。”

秦放接了汤,面是生姜红糖,他口气就把碗汤都喝了:“这几天军营很忙,蛮子内部矛盾大,有个别部落要投诚启国,所以世子带着我们讨论了关于蛮子投诚这件。”

杨海燕愣,原剧情也有这件,但那是几年后了。那个时候韩臻彻底的解决了蛮子部落,有了蛮子部落的投诚,可现在怎么提早了?

杨海燕因为有疑『惑』,所以就问了:“年初了仗,怎么蛮子突然就想投诚了?”

秦放道:“蛮子现在情况不太好,年初那场仗损失太大。而这年,我们盯的他们太紧,他们现在的生活很困难。今年果解决粮食问题,恐怕明年他们会很难熬。”

实上,还有个原因,是因为秦放把蛮子盯的很紧。尼姑算命的情秦放虽然有提起,可是心到底是根刺。

杨海燕听了,也就有想了。每个的发展已经变了,不能按照说的剧情想了。“不管怎么说,这情朝廷会解决,也不用我们多想。”

秦放嗯了。

“太太,饭菜摆放好了。”范婶的音适时的响起。

冬日的晚上不适合散步消食,因为天气太冷了。所以饭后,杨海燕会贴着墙壁站着消食。见她笔直的站着,秦放也会陪着她。

两站了半个时辰,就沐浴了。冬天泡澡很舒服,杨海燕能泡上半个时辰,等水的温度不够了,余婶会把刚烧开的热水拎进,然后和面热度不够的水兑在起。

泡好后,皮肤都红红的,躺进被窝,真是舒服。

秦放沐浴很快,因为这个月是白天当值,所以每天回家都会沐浴,身上不脏就洗的快了。

秦放用冷水冲了冲,然后又把身上擦干。回了房间,他也有马上进被窝,就怕把身上的湿气传给杨海燕。等身上暖和了起,他进了被窝。进被窝,就把窝着的抱进怀:“媳『妇』,现在是十二月了。”秦放沉着音提醒。他从八月份看了册子之后,等到十二月,都熬了四个多月了。虽然,他已经缠着他媳『妇』把册子上的姿势试了个遍,可到底有上最后垒,他还是觉兴致不够。

杨海燕抿着嘴不说话,她知道这家伙每天算着日子,说起,两同床共枕年多了,他身材又那么棒,作为个二十九岁的女,她对他当然是渴望的。可是,这具身体太幼嫩了,她必须忍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