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罪

《贩罪》

力量才能带来和平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袁艺正要提刀上去,桓典轻轻一叹,站了起来:“段公,这一场,我们羽林军还是认输!”

袁艺一怔,自己上去面对袁术的确不是很好,第一,以实力来说自己很清楚自己是这十人中战力最低的,第二,身份的确有些尴尬。

全场哗然,羽林军居然主动认输了两次,怎么可能?

“羽林军脓包……”

“太怂了……”

“是啊,太让人失望了……”

……

桓典转身对着张任说道,“公义,第四轮你来吧!”羽林军看台申明和崔西傻眼了,这算怎么回事,崔西刚才都做好热身了,不应该崔西上的吗?不过脑子一转,或许更好,这孩子会选择梁刚,这样最后就是赵先对崔西,一场真正的比斗。

段颎看了一眼纪灵,宣布:“这场羽林军袁艺放弃,虎贲军胜,虎贲军两分,羽林军一分!下一轮,羽林军出战人员出场!”

张任拿起枪,起身,下了看台,一步步走上了擂台,对着刘宏一礼,然后淡定的说道:“我选择赵先!”

“这小朋友也上来了,选择的是赵先,居然不是梁刚?不是玩田忌赛马?难道羽林军要放弃?”

“这不是应该崔西上吗?下场崔西不就要对上梁刚,哪有胜算啊?”

“这是直接认输,团队战都不用了!”

“是啊,这羽林军是脓包军么?”

……

这下看台的申明和崔西真正傻眼了,等于崔西直接可以认输了,对手直接四分,连团队战都不用了。

赵先很意外,本身以为羽林军找个弱者选择梁刚,没想到是自己,自己欺负一个小孩胜之不武啊!但还是离开了位置,下了看台,本来自己的武器是枪,但对手是小孩子,所以选择了棍子,拿起棍子,轻轻一跃潇洒上了擂台,对着张任说道:“小朋友,这里刀枪无眼,要不你认输下去吧!”

张任知道赵先用的是把枪,但是现在选择了棍,明显是不想欺负自己,顿时有了些好感:“赵将军,小子我是来学习一下的,选择赵将军就是因为你也用枪,而梁将军用的却是剑,希望赵将军多多指教!”于是拿起枪使出少林枪棍十三式,手上不怎么用力,赵先的祖传枪法也有一部分是由棍法演变而来,以仁慈为主,棍头轻轻一点,想击中张任的手,让他枪离手,张任假装将枪脱手,但一个滚地堂,又顺势将枪捡起来,只要武器不要掉出擂台就行乐。所有人都为张任机智鼓掌,觉得这胜负不重要了,这小孩输定了,就看他表现如何了!也算是这场无聊的比赛中一个亮点吧!

张任当然不会说,那梁刚自己根本不想跟他比,因为他的路数自己已经很熟悉了。

皇城上,刘宏差点忍不住笑出来,他是知道的这张任虽然才十三岁,却比纪灵还强,这小子明显是藏拙,打算扮猪吃老虎,于是摇了摇头,对身边张让示意了一下,张让偷偷的下了皇城,刘宏当然知道,这张公义是为自己拖延时间,足够自己将钱取了。

旁边袁逢笑道,“这小东西真可爱啊,羽林军怎么会招这么小的孩子,这比试他出场就是给大家娱乐娱乐的。”

羽林军看台的桓典和袁艺也摇了摇头,低下头偷笑,不想让人看到,这小家伙装的也太像了吧。

皇城边,曹操和袁绍还有杨彪在看着比试,曹操当然知道张任的想法,当桓典赢了之后,他就让人到皇宫外的开赌盘附近侯着,一公布消息就去取钱,拿着钱就跑,马车都准备好了。当然张瑞也按着张任的意思,早早安排人到朋来等待,桓典一胜就做好万全准备,只待消息一到,就准备取钱。

“这孩子声音有点熟悉,但想不出来那里听过的!”袁绍对着曹操说道,害的曹操心都吊起来了。

宋奇在一边看到张任出场,认出这孩子是当时是狮子山头参战的一员,虽然当时是实力最低的一个,但也有二流境中期吧!他这样明显的扮猪吃老虎,看来这是一个很大的变数,心里在想辛亏自己多余的钱砸在皇城外的赌盘上,买的是羽林军胜。虽然不一定,但是这孩子出场就意味着羽林军和虎贲军实力相当了,但自己不想提醒袁杨两家,毕竟羽林军赢了赚的更多,何况父亲一直想取代两家的地位,更何况现在提醒了,也没人信,信了,也改变不了结果。

张任左蹦右跳才堪堪躲开,还好赵先用的是棍,不然衣服早就破了几个洞了,但就算这样,张任依然没真正被赵先打到,赵先也很郁闷,都五十回合了,一个十多岁的娃儿都没拿下,大招全出了啊!一见张任躲避正好低下脑袋,棍头朝张任扎过去,张任纵身跃起,左脚踩上赵先棍身,右脚像赵先头上踢去,赵先头往后仰,张任右脚回收,对着赵先拿棍子的右手踩了一脚,赵先右手松开,张任机灵的用枪将赵先的棍子挑到场外。全场寂静,赵先老脸通红,认输。

“赵将军你是让小子,你如果用你熟悉的枪的话,小子身上早就多了几个洞了,承让承让!”

“没事,赵先,我们会赢的!”纪灵很敞亮的声音。

“废物,连个小孩都赢不了!”袁术在看台轻声的说道,自己可是要大胜,现在居然二比二,虽然最终还是自己一方赢,但没有达到自己的要求,本来想全胜的,至少是大胜啊,大胜啊,大胜!

赵先对着张任说道:“小子,你真不错,这么小,真厉害,迟早比我们都强!”然后走下了擂台,回到了看台。

“没想到这场居然是这小家伙赢了,这小家伙叫什么啊?或许那个号称羽林军第二战力的崔西都未必能赢赵先吧,没想到在赵先的大意下,这小家伙赢了。”

“这对决有意思了,谁说道羽林军必输的?为这小家伙,我也要喊:羽林军加油!”有几个女人在下面母爱泛滥起来,当然羽林军那彪悍的身高也是荷尔蒙增多的因素,女人所谓一白遮百丑,而男人是一高遮百丑。

张任还是拿着枪,沿着梯子,一步一步的走下来,回到羽林军的看台。

“这场是羽林军胜,比分二比二,羽林军领先,下一轮,虎贲军参战人员上场!”

这样赢得更漂亮了,对手这么选择,后面一场就不用比了,因为个人赛最后一场崔西必定赢不了梁刚,而且由于团战的存在,无论何方赢得第五场,实际上意义不大。

桓典看了一眼没有起身的崔西,然后起身对着裁判团方向说道:“我们羽林军放弃第五场对决,直接进入混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