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举之家有考生

《科举之家有考生》

终成白纹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之后的日子里,小崇文便在青木镇上过着规律又充实的生活。每日练一个时辰拳脚,休息时就约少女阮雨眠一块玩儿,也认识了几个她同私塾的同学,月底便回家一趟。一开始,每次回家母亲和奶奶都很激动,嘘寒问暖,担心这,操心那的,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

不知不觉四年已经过去,小崇文已经十一岁了,身高已经近六尺,拳脚也得了几分神髓,加上每日上下山的锻炼,身上皮肉也渐渐能显些形状了,如今上山也是健步如飞,只需小半个时辰就能到师父的院子。

随着小崇文年龄增大,越来越不喜欢出门有人跟着,在一次回家时,他就跟父亲说了这事。吴青枫考虑了一下觉得青木镇附近也确实没有什么危险,便把护卫减到了两人,允许他自己去山上上课,但同时也告诉他过了青木山再往东,便不在是蛇木县管辖的范围了,要他绝对不许过去。

一日凌晨,吴崇文早早的上了山,准备在山顶上看日出。在他在山顶上向东边眺望时,忽然,看见前方的山后冒一股浓烟,心头一惊:“难道是起了山火,”想到这里,也顾不得那边已经是父亲说的别县之地了,连忙往那奔去。

下山又上山,花了大概半个时辰到了那山的山顶。低头望去,下方半山腰一处平台有一所小院子,烟雾就是从那里飘来的,吴崇文连忙小心翼翼的往下靠近。

等近至离院子十余丈时,吴崇文停在一小片菜地边,躲在一颗大树后面,终于看清楚了状况,一个木架上绑着两个不知什么生物的大腿,下方生着一堆火,滚滚浓烟就从那里冒出来的,边上一个穿着兽皮的男人正在用一把砍刀肢解一头黑色的野兽,他估摸着是一只野猪。

吴崇文津津有味的看着那个男人的动作——把野猪的头颅砍下,身体切成一块一块的挂到一个一个木架子上晾着,内脏扔到一个竹篮中。

不知过了多久,吴崇文突然听到身后一身弱弱的声音:“你是谁,为什么在这啊?”他猝然一惊,浑身毛发耸立,一顿顿扭过了头,见后面是一个看起来不过五六岁的小女孩,一拍胸口,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小女孩全身都穿着黄褐相间的毛皮,头顶一个毛茸茸的白帽子,怀里抱着一团白色的小动物,红扑扑的小脸甚是可爱。

吴崇文瞅了眼山下的院子,低着身缓缓往小女孩靠过去,问道:“小妹妹你怎么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外的啊,”“我就住在这里啊,我来找叶子给我的小兔子吃的,”小女孩甜甜的回到,说着一举手里的兔子。

小兔子只有三寸长,两只小爪子抱着翠绿的叶子,小嘴一抖一抖的啃着。“哇,好可爱,我能摸摸吗?”吴崇文惊呼一声,手就往兔子伸了过去,小女孩把连忙把兔子往怀里一收,同时一脸警惕的说道:“不行,你一会儿不还我了怎么办,”吴崇文尴尬的收回了手,忽然,他一拍膝盖,从随身带的布袋里翻出一个纸包,拆开后拿出一块白色的糕点递向小女孩:“我把这红豆糕给你吃,你让我摸摸兔子好不好?甜甜的,你尝尝。”小女孩脸上有些纠结,但还是缓缓伸出了小手接过了糕点,轻轻咬了一口,随后嘴里含含糊糊的说道:“真的是甜的,好吃。”

吴崇文看着小女孩开心的吃着红豆糕,把纸包递向她,试探到:“我把剩下的几块都给你吃,你把兔子给我摸摸好不好?”

小女孩瞅了瞅右手的糕点,又看了看左手的兔子,想了一下,把兔子递了出去:“就摸一会儿哦。”吴崇文两忙接了过来,小兔子还茫然不知的吃着菜叶,他揉了揉,软软的,爱不释手。

吴崇文逗弄着小兔子,小女孩开心的吃着红豆糕,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原在,小女孩名叫张玥玥,一家三口才搬到这里一个月,父母都是山中猎户,她父亲是在晾干,熏制野猪肉,这样能放的更久一些。

不知过了多久,一束阳光透过树叶照到了小崇文脸上,他忽然一惊,一拍额头:“啊,迟到了。”他连忙起身将小兔子递给了小女孩嘱咐道:“我明天还带糕点给你吃,你先不要告诉你爹爹哦,不然我就不来了,”说罢就连忙往回跑了。

一个时辰后,吴青枫气喘吁吁的跑进了师父的院子,抓起一杯水便喝。屈先生正在院中坐着,见他这样,皱着眉头问道:“崇文,今日怎么迟到了这么多?”吴青枫放下茶杯,喘着粗气回到:“我早早便到了山上,但见东边那山后冒着浓烟,以为是山中起火,便赶紧赶了过去,到后才见山那边新搬来一家猎户,正在在生火熏肉,就急忙赶了回来。”“下不为例,进来吧,”屈先生也不多言,起身往房内走去。又是一日的如常的学习。

之后的三天,吴崇文每天都带些糕点给小玥玥,也打听到她爹爹一共抓到了三只小兔子,好说歹说并答应经常給她带吃的,才换到了一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