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居密爱

《蜗居密爱》

二零九得到什么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公子......这......这是怎么回事?”

陈世恒将刚送给她的玉佩要了回来,又递给她一块鹅卵石,道,“这回再试试。”

娟儿接过鹅卵石双手用力去捏,结果手都捏痛了,鹅卵石仍然完好。

陈世恒将玉佩再次递给她,拍了拍她的肩膀,嘱咐到,“收好,别弄丢了。”

娟儿又不傻,自然听懂了陈世恒的意思,她瞪大了眼睛,低头看向手中的玉佩,吃惊到,“这竟然是一个宝贝?”

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自己?娟儿犹豫了一下,赶紧追上了陈世恒,双手将玉佩奉还。

“公子,这玉佩太贵重了,娟儿不能收。”

陈世恒哗啦啦又抖出来四枚玉佩,“我这里还有,收着吧。”

于是娟儿这才安心地收下,她将玉佩贴身放好,跑回小院,从花坛中取出一块鹅卵石咔嚓捏碎,脸上眉飞色舞。

路上遇到陈大安,陈世恒也给了他一块玉佩,并直接告诉了他玉佩的神奇功效。

“佩戴这枚玉佩,可以让你变成先天高手,贴身佩戴不可示人,不要弄丢了。”

陈大安自然知道什么是先天,正因如此他才更加是震惊不已。

陈世恒,“不用那么震惊,没你想得那般夸张,这个功用只有一年,一年后我给你换新的。”

他之所以多嘴解释,也是怕陈大安不明所以突然飘了。

毕竟我都成先天高手了,为什么还要给你做长随?产生这种想法是很有可能的。

“你熟悉熟悉先天的感觉吧,有空最好练一练武,刀剑拳掌轻功都可以练练。”

陈大安嘴唇嗫嚅,一时间有些感动,眼睛都红了,他朝陈世恒拜到,“谢公子。”

谁心中没有一个武侠梦呢?

陈世恒摆了摆手,去见他母亲宋青燕。

陈世恒离家三日,却只带了一个长随,宋青燕自然是担心的。

见陈世恒平安归来,她眉宇间的一丝忧色才终于消散。

这让陈世恒感到不忍,而今后他还要经常离家,于是他决定跟父母摊牌了。

他摊开手掌,七种属性的法力外放,先后凝聚具现出了一柄上下翻飞的小剑、一株青翠欲滴的小草、一条凌空游动的水鱼、一颗熊熊燃烧的火球、一座微型沙堡、一个小型旋风、一道噼啪作响的闪电、一顶五彩琉璃的冰冠。

在宋青燕吃惊的目光中,陈世恒坐到了她的身旁,道,“娘,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修仙者吧?”

宋青燕点头,这就让陈世恒省事了不少,他也并未撒谎,去编撰什么偶遇老爷爷,收徒修仙的桥段,而是将自己重生的事也告诉了她。

“五百年后,这个世界真的要毁灭了?”

陈世恒点头

宋青燕也不免为陈世恒担心,“据你所说,你的资质并不好,你真的有信心在五百年修炼到那个什么化神期吗?”

陈世恒,“娘你放心,我心里有数的。”

宋青燕点头,“那就好。”

陈世恒取出先天道兵符的玉佩,给宋青燕详细讲述了一下功能。嘱咐她贴身佩戴,不求变成高手,走起路来身子轻便些也是好的。

傍晚陈宜春回来,陈世恒不免又演示了一番法力凝形,并将玉佩奉上。

陈宜春一个读书人,对练武并不感兴趣,不过他如今也三十多了,总感觉自己精力有些不济。听说了成为先天高手之后的诸多好处,他到是也欣然接受了玉佩。

第二天,宋青燕根陈宜春,十分郑重的找来了陈世恒。

宋青燕道,“我跟你爹昨晚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是叫你去专注修炼的好,你无需牵挂爹娘,爹娘也不想拖累你。听你爹说修仙之人多会寻找仙山福地闭关清修,你也去吧,得了空闲回来看看我们就好。”

陈世恒摇头,“孩儿暂时无需什么仙山福地,对于修炼也有自己的计划,爹娘无需操心。重生前因为怀宏图的陷害,咱们家遭逢大变,没能赡养父母,我的心中颇为遗憾。既然重生了我自然要有所弥补,修仙者有心魔之说,爹娘就当是帮助我修行吧。”

陈世恒既然都这么说了,陈宜春跟宋青燕只好作罢。

陈世恒这时却道,“爹娘,孩儿正好有件事跟你们商量,孩儿修仙不想太早成亲,所以,要不爹娘你们再生一个吧。孩儿经常要外出,再生一个,我不在的时候,也能有人照顾你们,也能为我陈家传宗接代。十几年后儿孙满堂绕膝间,你们不至于感到孤单,孩儿在外也能放心。”

“这……”陈宜春跟宋青燕相视一眼,宋青燕脸颊微红,责怪陈世恒到,“休得胡说。”

陈世恒知道说这个,母亲肯定不好意思,遂朝着父亲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考虑考虑。

陈宜春老脸也有些挂不住,陈世恒十分贴心地告辞离去。

回到住处,陈世恒取出一颗灵气丹,如吃糖豆一般扔进了嘴里。

为了能进一步加快修炼速度,他这几天驱动神篆又推演出了一枚新符文,被他命名为炼灵符。

顾名思义,炼灵符就是具有将灵气炼化为自身法力的功用。

灵气丹入肚,炼灵符运转,将灵气丹中的灵气炼化为了法力。

法力注入丹田,灵息符紧接着运转,如洪炉一般将法力不断进行淬炼精纯,然后反哺回丹田。

查看了一下炼灵符跟灵息符的配合流程,陈世恒顿时乐了,这不就相当于可以后台修炼了吗?

只留一丝心神关注灵气丹的炼化,陈世恒取出一阶妖兽血、下品法器符笔跟十张一阶符纸。他笔走龙蛇,一口气画出了十张一阶火球符。

跟用朱砂画出的符篆不同,这次用妖兽血跟符纸画出来的,才是真正的符篆。

一口气画出十张一阶火球符,也直接耗光了陈世恒体内的法力。

又扔了一颗灵气丹进嘴里,他躺到床上稍稍歇了一会儿。

在炼灵符跟灵息符的配合下,他体内的法力很快就再次恢复充盈了起来。

这时陈大安来通报,说是金俊吉登门求见。

陈世恒起身下床,挥手将桌子上的东西都收进了储物袋,出门去见客。

待客厅,金俊吉有些忐忑地来回踱步。

见陈世恒到来,他欣喜之余又有些讷讷,最后心一横,直接开口询问,“陈兄那天说能让我成为先天高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陈世恒直接取出了画有先天道兵符的玉佩扔给了他,金俊吉接了玉佩不明所以。

可是下一刻玉佩入手,一股清凉之气顿时从玉佩上传递进了他的身体中,令得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好似轻盈了许多。

陈世恒解释到,“这枚玉佩可以让你变成先天高手,需要贴身佩戴。功效只有一年,一年后我给你换新的。”

“想来金兄应该也晓得财不露白的道理,如果被其他武林中人知道了你有这么一枚玉佩,定会给你惹来大麻烦,所以一定一定不要四处张扬。”

听说功用只有一年,金俊吉明显稍稍有些失望,不过对于能感受一下成为先天高手的感觉,他也还是颇为欣喜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