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雷天尸

《吞雷天尸》

助梦师之悲欢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雒阳,北宫,九月的秋风吹过皇宫,有点冷的感觉,刘宏去永乐宫看了董后、小万年和辩儿,(为了安全,辩儿还是道士衣装,偶尔跟着史三会去北邙山的道观,后来公开后,刘辩被宫里人私下称为“史侯”),然后去了宣明殿看了何美人和那个假皇子,看着何美人很是疼惜这假皇子,特别是将这个将皇子的头埋在两个山峦之间的时候,刘宏心里一阵不爽,本来打算在宣明殿过一夜的,这下看着其他男人在自己专利山峦间游玩,自己还没办法发脾气,一下子兴致全无。

“陛下,我感觉太后不喜欢我们辩儿!”何美人也很纳闷,唯一的孙子,哪有奶奶不喜欢孙子的,连抱都不肯抱一下!只会见到的时候说:“辩儿乖,奶奶喜欢,嗯,去玩吧!”这明显是敷衍小孩子的话,明显喜欢那个小万年,还好小万年只是个姑娘,要知道何美人曾经特意去永乐宫,叩见太后之后,特地去看侍女们给万年大小便,以证实这个万年真的不是男的,不过,太后见到自己还是很好的,对媳妇比对孙子好,这是何美人的结论,自己反正想不清楚,但是对自己儿子不好,那自己何必在乎她的感觉呢?这两天特意不去请安。

“呃,不会,太后最喜欢自己的孙子!”刘宏没去解释,但说的是大实话,索然无味就找了个理由离开了宣明殿:“我那有事,先回去了!”

“哎,你……”何美人郁闷了,快半个月了吧,刘宏都没碰过自己,每次来都是看了看就走了,自己可是关注过的,虽然依然走过长秋宫,然后回到了德阳殿,这皇帝跟皇后一年多没见过面了吧?这后位该腾出来了吧!自己母凭子贵,那后座应该是自己的。

刘宏没给何美人说出口,赶紧就溜走了,走到长秋宫附近开始减慢速度,刘宏看着长秋宫的一个窗户,他知道皇后还在那后面看着他,只是自己看不见而已,大长秋曹节早就告诉自己了,曹节也希望皇后继续得宠,并不知道两人问题在哪里。

宋后依然看着刘宏,快两年了,皇帝还没来过,也没废后,每次他们之间就是隔了这窗户上的布,自己看的清楚他,他却看不到自己,而自己很清楚刘宏知道自己所在,看着刘宏手指轻轻敲打龙撵上的龙椅,每次自己的心都会莫名的紧张。

“走吧,去长秋宫!”刘宏下令道。

张让一愣,一下子有点不习惯,但还是发出命令:“摆驾长秋宫!”

龙撵方向一变往长秋宫,整个北宫的耳目们都看向长秋宫,近两年来,陛下第一次摆驾长秋宫了。而长秋宫中,侍女门马上通知娘娘,侍女们突然忙活起来,脚步快了起来。

长秋宫内也忙活起来,整理的整理,帮皇后换衣着的换衣着。

“秋兰,帮我把箱底的那件淡粉色的肚兜拿过来!”

秋兰愣住了,忙跑过去找,找到一件蕾丝淡粉色的肚兜,这是宋后一年前准备的,自己虽然不能穿开裆裤当众迎合陛下,但在床第之间,作为妻子的自己怎么吸引陛下,随陛下怎么蹂躏总可以吧!但这件肚兜自己看了都脸红,陛下没来过,也来就没穿过。

“这件吗,娘娘?”

“嗯,给我换上吧!”宋后红着脸,让秋兰给自己换上。

“可是来不及了!陛下马上就到!”

“换上吧,把那件我大婚晚上用的那层纱给我披上!”

宋后记得那时皇上最喜欢的。

“娘娘,这么冷的天气里,你会着凉的!你身体又不好!”

“没关系!”

“发型呢?”

“来不及了,让它披下来就行了!对了,让其他人退下吧!这里面只需要我一个就够了!”

“是!”

秋兰让其他人退了出去,然后自己也出去了,将门关上,留下偌大的长秋宫给了皇后一个人,宋后就在镜子前梳着头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整理容装。

刘宏在长秋宫前下了龙撵,一步一步的走上去,心里非常沉重,手在袖子里轻微的颤抖着,旁边张让跟着。

“阿父,按计划行事吧!”

“诺!”张让一怔,看来要动了。

走上台阶后……

“皇后呢?”刘宏没有理会一边的秋兰,而是问大长秋曹节,每次来这里,宋后总是老早在门口跪下来迎接了,这次是怎么了?生病了?刘宏心里一紧,但突然放松了许多,毕竟没有宋后,自己早就动手了。

“在里面等候着陛下!”曹节心里一叹。

刘宏看了一眼一旁的秋兰,看得秋兰心里慌慌。

刘宏心里一叹,轻轻推开长秋宫的宫门,走了进去,然后关上,轻罗幔帐,隐隐约约看到一个身影在镜子前坐着,鬓发如云,长发及地,犹如一道黑色的瀑布一泄到底,从背后,看得到宋后躲在自己的长发之后,颤抖着身体,刘宏掀起幔帐走进去看到宋后坐在镜子前,也没回头,只是静静的梳着头。

“我来吧!”刘宏拿起宋后手里的梳子,为宋后梳着长发,宋后没有吱声,两人都没有语言,刘宏对着宋后,两人之间,刘宏是称“我”,而并不是“朕”。

宋后身体有点颤抖,毕竟秋风起,房里已经开始冷了,穿的很少的宋后忍不住自己的身体颤抖着,然后感觉自己被抱了起来,那是像荒古一样遥远的感觉回归,那是幸福的感觉,如同时光回溯,如果世界可以停止,宋后宁愿不要动了,宁愿变成雕塑,让他这样一直抱着,全身感觉到温暖,自己的身体被放在床上,然后身上的那层纱离开了自己的身体,不知道为什么却感觉到身体上的热意,但身体颤抖着,不知道为什么七、八年前第一次被这个男人解掉自己全身装备的感觉又回归了,对就是这种感觉,自己以为永远感觉不到了,陌生的幸福感,自己被这种感觉融化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