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向东

《爱情向东》

高楼上的黑影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顾宁刚要牵着弟弟顾安去青凰殿找顾绪,就在半道中被一个脸熟的木氏内门弟子告知,木寻在青凰生风雨阁设宴,要请顾宁两兄弟去风雨阁赴宴。

他喜清净,连这次木氏问剑礼都是顾绪非逼着他来的,不然他是绝对不会来这种喧闹嘈杂的场合的。

因此他原本打算婉言拒绝,但那弟子说是顾绪让他来请他们兄弟两的。

既然是顾绪的意思,那他也就只好去了。

顾宁很快察觉出这弟子有些不对,他老是眼神飘忽向着四周瞟,跟顾宁对话的时候也不敢看顾宁的眼睛,说话也有些吞吞吐吐。

不过他看见这弟子身上配带的内门弟子玉珏,即便是心中存疑也没有说出来。

随着弟子带的路越来越偏,刚开始的路还只是丛丛竹子,现在几乎已经是密林深处的间道了。

早就听闻青凰生百余顷翠竹,盛产灵木,可这竹林苍翠茂密,几乎是遮天蔽日,森森寒意从顾宁的前路里源源不断的涌出,只听得林中莺雀争相乱鸣,连这铺在地上的青石板也都生满了青苔,绿油油的就像涑洲的暖毯一样。这路,未免也太偏了些吧。

年幼的顾安的修行才起步不久,灵力稀薄不足以抵挡这寒意,鼻头红红的他打了个喷嚏,“阿嚏,哥哥,我好冷啊。”

顾宁皱起了他的骏眉,叫住前面带路的弟子问道:“敢问阁下想带我们到什么地方?”语气中夹着寒霜。

顾宁早就觉得不对劲了,只不过想看看这人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但现在他才想起身边还有一个灵力低微的顾安,这泽川卧虎藏龙,如果前路有埋伏,他不一定有十全把握带着顾安全身而退,他得保证顾安的安危。

弟子显然被他的语气给吓到了,打了个寒战,有些语无伦次的说:“就,就快到了,风雨阁就在前面。”

“那为何没有丝竹管弦之乐?没有觥筹交错之声?我久居涑洲竟是不知木宗主为何在这密林深处设宴。”顾宁握紧了顾安的手,带着慎人的气势直逼那木氏弟子。

弟子内心崩溃,小姐你到底在哪里,这活没法干了!就是请我二十顿饭我也不干了!

不过他还是有些职业素养的,哆哆嗦嗦的壮着胆子回道:“公,公,公子莫急,就,就要到了。”

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根竹针飞刺向顾宁面门。

虽然这针来的太猝不及防,但是顾宁又岂是池中物。他抬手用灵力一挡,那竹针又原封不动的射了回去。

不过这伏击又哪有那么容易,突然无数竹针从四面八方射来,无一例外,每根竹针都直指顾宁,都奇迹般的避开了还没搞清楚情况,处于懵逼状态的顾安。

不过顾宁也一直都小心应付。这竹针光滑圆润,看似坚不可摧实则剑芒一碰就化为灰烬了,脆弱得不行,这种东西拿来剔牙都闲费事。

顾宁担心的当然不是这竹针能伤人性命,而是怕它身上淬了毒,要是伤到顾安就不好了。世家弟子又有哪一个不是在算计和阴谋中长大的呢。

躲在暗处的木昭和苏黎相视一笑,木昭一个眼神,苏黎就飞身而上,一脚将顾宁踹到他们早就准备好的陷阱里。

木昭和苏黎当然不是让竹针伤到顾宁啦,他们自己做的东西,自己心里有数,根本就是木寻为了锻炼木昭和苏黎的用剑精准度而让两人削的。

木昭本着勤俭节约艰苦奋斗的精神,用来废物利用。他们当然不是用这竹针来捉弄顾宁。

而是让这铺天盖地的竹针吸引顾宁的注意,然后就给了苏黎趁虚而入、背后偷袭的机会。

木昭也飞身前去,把顾安一个手刀打晕。因为她敏锐的发现,这孩子马上就要哭了。

别问她为什么打晕顾安,因为她对会哭的小孩子有心理阴影。她有次不小心把七长老家的小儿子逗哭了,结果这孩子直直哭了一整天,导致孩子的三个哥哥天天在青凰生里追杀木昭。

她劈晕了顾安后,立马把孩子丢给了那站在一旁的木氏弟子,仿佛这孩子就是烫手山芋一样。

“你这次干得好样的,记得把这孩子送到个地方好好休息,保护好他的安全啊。”木昭看着顾安,仔细的交代道。

“好的,小姐,我的饭呢?”弟子顺手接过顾安,问道。

“放心,少不了你的报酬,哈哈哈。”木昭豪爽的大笑道。

“不,小姐,我要二十顿饭。”

木昭没想到,这弟子竟然坐地起价,她惊讶的问:“为什么啊?不是说好了两顿饭嘛?”

“小姐你刚刚是没有刚没看到这个顾氏大公子的眼神,我觉得我看了两天都睡不着觉了,好吓人!”弟子现在回想起刚刚顾宁的眼神,脸色苍白,看起来还非常心有余悸。

苏黎显然心情不错,走过来拍了拍那弟子的肩膀,一脸哥俩好的样子,说:“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你回去吧,记得,老规矩,不要告诉别人哦。”

弟子闻言,高兴的应下,“好勒,公子你放心,我一定守口如瓶。”

“嗯嗯,走吧走吧,不要让别人看见。”木昭摆手说道。

“遵命。”木氏弟子抱起顾安就离开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