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今天又不上朝

《丞相今天又不上朝》

措施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楚舜也主持了好几次开机宴了,也浪费了三个猪头了,寻思着要不要干脆拜广目天王和电母,正所谓上广目下电母,得到庇佑则天下无敌!

《甜蜜蜜》剧组开始运行。

刚来需要磨合,所以开场两组镜头有点不顺利,但在楚舜的强大掌控力下轻松度过磨合期。

在广东道上的戏份,基本是远景,所以两周时间就全部拉完了,魏长韦运气霉了一点,但演技的的确确没有辜负楚舜的期许。

然后剧组就挪到了内景拍摄。

“杉姨,一会注意镜头,但又别太刻意。”楚舜提醒。

“我会注意,楚导放心。”回答的声音有些老态。

饰演男一黎小军姑妈的演员是香江的老戏骨了,以前是女打星,没错和猫姐一样。

并且这位杉姨在七十年代是被称作“亚洲三斗”,另外两位是男子,他们已是国际巨星,在好莱坞都闯出名气那种。

相比之下真是机遇,杉姨的外貌比实际年龄憔悴程度大了至少十五岁,楚舜会选中,不是因为老戏骨演技,是因为外貌真的就像,一样的潦倒。

“难怪都不做打星,莫说女的了,即使是男的成龙大哥和那位功夫皇帝,身上的伤都比人想象中要多,打星混出头,是用身体换的,也短寿,有福也享受不到,而混不出头更惨。”

楚舜心里不理解:“为什么敏姐要在一棵树上吊死?演演文戏不好吗?”合作过一次,虽说杀比不需要什么演技,但能看出于敏演技不说多好,但还是水平线往上。

暂且不去想这些,在楚舜的指挥下拍摄井井有条。

又过去三周,《甜蜜蜜》距离开机过去一个多月了,请演技派和老戏骨就是好,基本上说一遍就懂了,都不用楚舜亲自示范。

要拍摄豹哥死的剧情。

“蔡哥,一会镜头会扫到你,注意一点。”楚舜提醒,在地球上尸体是替身演的,只是纹了一样的纹身,所以从头到尾也没露面。

据说是豹哥演员不愿意演尸体,关于这个传闻楚舜不知道是真是假,可在他剧组,蔡立很愿意,楚舜也可以设计个原本没有的巧妙闪镜,一晃而过。

“我演的角色十个会死十一次,其中一个就是死了还会被主角鞭尸,说真的如果问我最会演什么,尸体我擅长!”蔡立笑说。

躺在停尸台,灯光以及镜头全部安置好,演医生穿着绿褂的群演也准备好。

楚舜喊:“开始。”

顾酥演技是真可以,特别是哭戏,她饰演的李巧,哭得是梨花带雨,让人怜惜。

但这不是楚舜想要的,下一秒:“停。”

“收拾收拾,化妆师补妆,再来一条。”

楚舜说完,在旁边待命的化妆师立刻上前给演员补妆,而顾酥深吸一口气,放松情绪。

第二条。

“停。”

“第三条也不行。”

“你……”面对已NG三次的顾酥,楚舜本来准备讲戏,但后来又想了想把一大堆话咽了回去。

楚舜想起了地球上陈可辛在接受访谈时,说的一段,这场戏曼神开场的笑是她刻意设计,第一遍哭着哭着笑了,也就是看着纹身上的米奇,但还是演完了,第一遍陈可辛很不满意,人都死了你笑个什么鬼,所以顺理成章的拍摄了第二场戏,不知道拍摄了多少次,演到最后张曼玉都哭不出来来。

直到陈可辛在剪辑时,才发现了第一次张曼玉自己设计的是最完美的,选择了第一场,才有了观众们所看到的经典。

网上所说的什么是张曼玉笑场之说,也就是当传言听个乐子,看过这片段的人都清楚,这种顺滑的感情转换,神TM才可能是笑场。

当然影视上很多经典镜头都是演员失误,或无意间造就,像《被解救的姜戈》、《枪火》、《无间道》等,充分说明也是有未知性。

顾酥不是张曼玉,如果直接了当的告诉顾酥,让她先笑后哭,表演痕迹就太浓,先伤心然后破涕为笑,然后由笑转入悲伤,要顺滑太难了。

并不是非要完全还原,第一部杀比楚舜还追求一模一样的还原,但从《让子弹飞》他就明白,演员不可能百分之百相同,所以随机应变就可以了。

但这镜头,给楚舜印象太深刻了,沉思片刻后,想到办法了。

“顾酥过来,我们聊聊。”楚舜将其招过来。

“好的。”顾酥也听说过楚导是非常会调教演员的演技,关于这点是管案老师在节目上透露。

“楚导对演技要求是真高,刚才的哭戏,我觉得都是超水平发挥了。”魏长韦坐在摄影棚下,感叹了一句。

摄影棚很牢固,楚舜让生活制片检查了七八遍,为了安全魏长韦拍完就赶紧坐回来。

“否则楚导为什么能获得金狮奖呢,就是如此精益求精。”威廉作为讲师,中文还是有点口音。

魏长韦深吸一口气,虽说有点亚历山大,但同时有点小兴奋,他喜欢演技潜力被榨干的感觉。

趁这个空档摄影师蒋今和摄影助手李简洋,后者递上一根华子,两人抽起来。

“蒋哥、李哥,马上导演出来了,你们这……”场记是新来的。

“导演没四十分钟出不来。”摄影助手李简洋道。

“四十分钟?小李你这是在侮辱谁?起码一个小时。”蒋今斩钉截铁。

蒋李二人是杀比老人了,在《杀死比尔》的演职人员表上还能找到二人名字,所以对导演喜欢和演员说戏见识得太多了。

场记显然很迷茫,脑子里面都是黄色废料。

另一边顾酥跟着楚舜来到旁边临时搭建的导演棚,表示她已准备好接受调教了,一群LSP肯定会想歪,是演技方面调教。

楚舜道:“这场戏比较重要,所以顾酥无论如何只要我没叫停,你就继续演。”

顾酥点头,这点算是演员的基础她知道,等着后续。

“好了,过去吧,别让剧组的其他人等久了。”楚舜道。

“???”顾酥一脸惊讶的看着楚舜,不解的问:“楚导这就完了?”

“不然呢?”楚舜反问。

顾酥觉得管案老师说的,会调教演员,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楚舜率先回到拍摄现场,还在抽烟的蒋今和李简洋一口烟差点呛住堵喉咙。

“今天为什么导演这么快?”

“卧槽奇迹。”

蒋今和李简洋很震惊,但动作一点也不慢,两人立刻把烟熄灭,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并不是说,剧组不能抽烟,主要是想给导演留一个好印象,毕竟楚舜这样大方的老板,以及好伺候的导演,圈子里是真不多。

旁边的场记,他现在唯一的感想是,这两位老哥可能脑子不太正常。

“肠胃你过来下,我和你说件事。”楚舜又叫来魏长韦,然后小声的嘱咐了一件事。

魏长韦闻言,从眼神就能看出他的迷茫,不知道原因,但还是点头照办。

第四场开始,随着楚舜的指令,顾酥快速的进入状态,伤心的情绪表露无疑,但在这时,魏长韦在顾酥对面做鬼面。

魏长韦的鬼脸是真让人忍俊不禁,顾酥瞬间笑场,剧组的所有工作人员都惊呆了,这尼玛是在干什么?捣乱?

顾酥笑场后瞬间反应过来,但导演没有喊停,所以脸上的笑容强行转换为悲伤。

“好,停。”

待这场戏都完了,楚舜才喊停。

魏长韦苦笑,他完全能够感受到剧组小伙伴的目光,如芒刺背,可导演刚才这样吩咐,眼看着顾酥有点生气的朝他走过来,但半途被楚舜叫住了。

“顾酥你过来看。”楚舜招来顾酥。

她走过去,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导演继续道:“你看你刚才那段表演,我要的就是这效果。”

什么效果,顾酥迷惑的看着显示屏,导演看的监视器画面,是从现场的数字摄像头传回来的影像,不是来自胶片摄影机,所以没有那么清晰。

顾酥看着自己开始很悲伤,然后笑场,再然后强行让自己陷入悲伤。

“你说我在你笑场的这里,剪入个豹哥身上纹的米老鼠图案,你觉得是什么效果?”楚舜问。

米老鼠图案可以说是豹哥和李翘之间的秘密,所以无论是看到米老鼠笑,还是回想起刚看见这纹身时笑,这个笑容会承托得后面的伤心更加悲痛。

“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楚舜看着顾酥。

“明白了。”顾酥点头,她终于知道为什么之前全部都被卡了。

顾酥问:“导演,魏哥刚才是你安排的?”

“很明显。”楚舜回答:“先让你演一次,明白后再演,就不会那么生硬。”

啊这……顾酥明白了什么叫调教演员。

“开始。”楚舜再次叫开始,这次顾酥表演比之前笑场顺滑得多,但楚舜还是有点不满意。

“再来一次,笑容有些刻意。”楚舜道。

顾酥把脸鼓的像包子一样,然后把口腔中的气全吞下,继续开工。

先苦,顾酥想到自己奶奶死的葬礼,再然后的笑容想到的是家里那只“蠢狗”萨摩耶的蠢事,最后回到上山送奶奶最后一程,一套行云流水。

“停。”

“好,这次好。”楚舜鼓掌,终于是把最有难度的一场戏完成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