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假妻

《完美假妻》

242他的自尊心又受到了亿万次暴击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天倾谷,乱古戈壁外南行三千里处

天穹高渺,一辆金色古战车轰鸣而过,卷起成片霞光。

已经寻了一炷香的时间了,王腾伫立战车中央,眸光扫视四方,隐约有神符缔结纹路,显化出斧之形,符之相。

嗖!

自他的双目中,猛然迸射出两道星辉,破开云雾,遥遥望见一处山脉连绵,当中凹陷下去老大一块,很突兀。

好似是被巨力摧毁、撞击过生出的一般。

“应当便是那里了。”

王腾心中念头转动,调转古战车方向,向着中央那凹陷下去的山谷轰鸣而去。

昂!

缠绕在王腾手臂上的蛟龙轻吟,金色的竖瞳中有一丝凝重。

它微微探出头颅,暗红色的鳞片不自然的颤动着,似乎感受到了某种巨大的威胁。

王腾见状心中一凛,看来这倾天谷内比自己想的还要危险啊,连临近王者境界的蛟龙都有如此反应······

轰隆隆!

金霞高举,神曦挥洒如雨,古战车划过一道绚烂长虹,径直驶入了连绵山脉中。

呼啦啦!

天风怒号,卷起尘土飞扬,山脉内乱石层叠,古木林立,青葱与苍凉并存,生长着诸多形态各异的宝药。

王腾驾驶古战车一掠而过,自古林深处感受到了几股庞大气机,如同在示威一般。

他不语,随手打出几道法印,化作大手探出,将路途中的宝药收起,既然他看到了,那就是他的了。

自然是没有放过的道理。

吼啊!

不远处,一头鳞甲古兽窜出,头生犄角,细密的鳞片自脖颈铺展而下,胸腹两边有红毛杂生,倒是长得别致。

噗!

金色古战车携无匹之力碾过,那古兽直接肉躯爆碎,留下一地血骨,几片破碎的鳞片跌落在一旁。

周遭地界里,诸多古兽都默默退去,不再冒头,任由那古战车轰鸣而过,在自家领地里掀起尘土漫天。

“这处山脉内,古兽还挺多。”

王腾若有所思,离那中央倾天谷越近,出现的古兽就越多,有不少都是扎堆齐聚,远远的注视着他,有些忌惮。

他并不理会,缠绕在他手臂上的蛟龙却是坐不住了,猛然间探出身躯,硕大的龙头挤出古战车,仰天长吟。

昂!

这是一尊临近王者境界的蛟龙,一声长吟搅动风云,掀起了莫大的白浪。

周遭古兽好似被威慑了一般,四下逃窜,空出好大一片地界。

王腾轻笑,古战车疾驰而过,化作一道流光远去。

一炷香后

山脉中央,一块凹陷下的大圆面中,古战车徐徐而落,自其内走出了一道身披紫金战衣的身影。

他面容英武,气宇轩昂,气机蓬勃而张扬,淡淡的环顾周遭。

“倾天谷,便是此地了。”

王腾迈步,在碎石堆中走过,这里似乎迸发过某种剧烈的大战一般,四处都有乱石堆积。

他心中微疑,愈是往谷中行去,周遭散落的碎石就呈现出一种淡淡的红晕,好似被渲染了一般。

随手捡起一块,很炽热,如同在真火里煅烧而出的一般,沾染着淡淡的红光。

哒、哒、哒

王腾不语,缓缓前行,这谷中倒是未曾见到古兽的身影,似乎没有生灵存在一般,一片死寂。

唯一有所变化的,便是路途中的古木与山石,皆是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猩红色,似血在蔓延,似火在燃烧。

“不对劲,按照鹤老所说,那修士甫一进入谷中便听到了凰鸣回响,猩红血火滔天,有莫名的心跳声震荡。

但我一路行来,却是什么也没有,安静的紧,是时间过去的太久发生了变化,还是当年传闻并非那般?”

他心下犹疑,目光细细打量起周遭来,已经行了半炷香,几乎临近了山谷中央,却依旧未曾感受到那些异象。

脚边的碎石已经通体呈现出一种猩红的光泽,好似沾染什么了什么一般,愈发浓郁。

“开!”

王腾心下有了决断,眉心刺啦一声裂开一道紫痕,天眼显化而出,扫视四方。

一下子,王腾的视野就不同了,在天眼的观察中,整座倾天谷都笼罩在一片滔天血火中,无声无息,汇聚成一道巨大的凰影。

“原来如此····”

他低语,借助天眼观测到了这倾天谷的真正面貌,那滔天的血火静静燃烧,附着在山石、古木之上,蕴荡起蓬勃生机。

而汇聚而出的那道庞大凰影,源头赫然就在前方。

王腾心中一动,快步向前,身躯融汇璀璨星辉,化作一道白金弧光掠过。

熊熊!

似有无边热浪席卷,那源头之地一片殷红,整片土地都显出血一般的光泽,隐隐勾勒出一道圆环。

“便是此地了。”

王腾眼底眼底闪过一抹喜色,五指探出,贴合地表,感受着其中蕴藏的波动。

隐隐的,有凰鸣回荡在心头,掀起惊涛骇浪。

轰!

他挥拳,漫天神纹交织缔结,显化出一道巨大斧影,垂落混沌气,轰然斩落。

嘭!

地表微微震颤,殷红血土崩裂而开,显露出一方巨大的坑洞,蒸腾出绚烂彩霞,有五色交织,缔结凰影。

自其中猛然间传出一股巨大的吸力,好似要将王腾整个人都吞纳进去一般。

他没有抵抗,这是属于他的机缘造化,便任由那吸力大炽,将自己身躯卷入其中。

嗖~

扑通!

王腾身躯垂落了不知多久,轰然坠入了一片血潭之中,溅起浪花朵朵,炽热如火。

洞窟内很黑,幽暗无比,一片死寂,几乎感受不到其他事物的存在。

王腾身躯微微紧绷,自凰血中探出头颅,打量着周遭环境,似乎在某处秘地的内部,隐约能瞥见不少古器的残片。

充斥着岁月的痕迹,很斑驳。

咕嘟咕嘟

凰血微微荡漾,泛起涟漪,王腾似有所感,体表传来阵阵热浪,面庞不自觉的有些泛红,生出些许燥热。

“凰血炼体,四象齐聚。”

他喃喃低语,乱古帝经运转而开,手捏法印,整个人的气机都霎时拔高,与天地呼应,时而化作开天之斧,时而化作演道之符。

不死神凰血愈发璀璨,逐渐将王腾身躯覆盖,缠绕,绵延而上,缔结出一方猩红大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